[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拉美是世界的希望/塔里克·阿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2日 转载)
    
    这个世界或者是深陷于新自由主义的死气沉沉(欧盟、美国和东亚),或者在遭受“新秩序”带来的军事和经济掠夺之苦(伊拉克、巴勒斯坦、黎巴嫩、阿富汗和南亚),而拉美给世界带来了新的希望。大部分选民都是义愤填膺地选择了查韦斯。整整10年里,他们的声音被漠视,传统政党背叛了他们,他们反对当时实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这些政策以穷人利益为代价来维持一个寄生的寡头政体,以及腐败的文官和工会组成的官僚机构。刚一发现查韦斯打算对本国的社会结构进行温和的改革,华盛顿就敲响了警钟。最能反映美国恼羞成怒心理的无过于它对委内瑞拉采取的行动与宣传战,《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出头为这场大规模的侮蔑攻势做先锋。
     (博讯 boxun.com)

    丹尼尔•奥尔特加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变得平庸。他得到教会的祝福,挑选了一名前“反抗军”成员做副总统,依然为美国大使所憎恶,但他的胜利无疑反映出,尼加拉瓜人希望看到改变。马那瓜会向反帝国主义的加拉加斯学习,实施激进的再分配政策,还是谨小慎微,继续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附庸?
    
    奥尔特加此次取胜正值拉美再度迈上征程。阿雷格里港、加拉加斯、布宜诺斯艾利斯、科恰班巴、库斯科等许多城市都发生了表达公意的大游行。这个世界或者是深陷于新自由主义的死气沉沉(欧盟、美国和东亚),或者在遭受“新秩序”带来的军事和经济掠夺之苦(伊拉克、巴勒斯坦、黎巴嫩、阿富汗和南亚),而拉美给世界带来了新的希望。
    
    来自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古巴政府的声音,来自墨西哥、阿根廷、厄瓜多尔、秘鲁和巴西诸国下层的大规模社会运动,自然不为全球精英及为其充当辩护士的媒体所喜。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领头的反“华盛顿共识”斗争激发了白宫的怒火。为了推翻乌戈•查韦斯,他们已经策划了三次行动(包括一次美欧支持的军事政变)。
    
    1999年2月查韦斯首次当选委内瑞拉总统。1989年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野蛮镇压了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调整计划的平民起义,而佩雷斯的政党一度曾是“社会党国际”最大的成员党。佩雷斯当年在竞选中指责在世界银行领取薪水的经济学家是“受经济集权主义雇用的种族灭绝工作者”,而IMF是“杀人于无形的中子弹”。
    
    但后来他就向这两个机构屈服了,中止宪法、宣布紧急状态、下令军队向抗议者扫射。军方射杀了2000多名穷人。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革命就是从那时扎下了根基。
    
    查韦斯与其他下级军官组织起来,抗议军队滥用权力、腐败成风。1992年,激进军官组织了一场针对当年大屠杀授权者的叛乱。因为距1989年的伤痛过近,政变失败了,但人民并未忘记此事。正是因为人民没有忘记,新的玻利瓦尔主义者才能当选执政,有条不紊地进行社会民主主义改革,这让人想起了罗斯福新政,以及1945年英国工党政府的政策。在一个由“华盛顿共识”主宰的世界,这是不可接受的。于是就有了试图推翻他的活动。于是美国基督教政治派别领导人帕特•罗伯逊就出来呼吁,要华盛顿立即组织刺杀查韦斯的行动。此前一直默默无闻的委内瑞拉遂突然之间矗立为一座灯塔。
    
    大部分选民都是义愤填膺地选择了查韦斯。整整10年里,他们的声音被漠视,传统政党背叛了他们,他们反对当时实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这些政策以穷人利益为代价来维持一个寄生的寡头政体,以及腐败的文官和工会组成的官僚机构。他们反对以那样的方式使用国家石油资源。他们厌恶委内瑞拉精英阶层的傲慢,精英们拥有浅色皮肤和财富,努力维持自己的地位,代价则是皮肤黝黑、占人口大多数的穷人的利益。选择查韦斯是他们对旧秩序的报复。
    
    
    
     刚一发现查韦斯打算对本国的社会结构进行温和的改革,华盛顿就敲响了警钟。最能反映美国恼羞成怒心理的无过于它对委内瑞拉采取的行动与宣传战,《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出头为这场大规模的侮蔑攻势做先锋。
    
    
    
     他们的共同点是对查韦斯的偏见,认为他的当选是选民非理性的失误,而利用石油收入进行的社会改革,包括免费医疗、教育和为穷人提供住房,都被认为是向旧时代的倒退,以及将最终导致集权主义。
    
    
    
     但查韦斯从不掩饰自己的政治主张。18世纪的两位先辈西蒙•玻利瓦尔和西蒙•罗德里格斯教给他一个简单的道理:不要为他人效忠;进行自己的政治和经济革命;将整个南美团结起来抵抗所有帝国。这是他政策的核心。
    
    
    
     1994年在哈瓦纳的一次演讲中,查韦斯说:“玻利瓦尔曾经说过,‘政治溃痈不可以止痛药疗救,’而委内瑞拉已是遍体溃痈……体系自身已经无法自愈……60%的委内瑞拉人生活困苦……20年时间里就有2000多亿美元平白无故地流失。钱到那里去了?卡斯特罗总统问我。钱都在委内瑞拉历任掌权者的外国银行账户里……即将到来的世纪在我们看来是充满希望的世纪;那将是我们的世纪,将是玻利瓦尔的梦想重生的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