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平:于建嵘想与虎谋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9日 转载)
    
     山西屯兰煤矿出了事故后,安监出身的王君省长又伤心又生气,在媒体面前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流下了心痛而悲伤的眼泪。
     (博讯 boxun.com)

     这个镜头让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先生看到了,除了对工人死亡表示伤感以外,对工作付出巨大心血的王省长一点都没有同情,而且还在文章中批评我们这位专家型省长是"只崇尚权利,而没有从矿工权利方面进行反思"。
    
     于教授特别指出,矿工权利方面是有国际标准可遵守的。并说明1995年6月22日,国际劳工组织通过的《矿山安全与卫生公约》是劳动保障的一种宣示,是政府、雇主、和劳工等各方面共同智慧和意志的集中体现。"国际劳工组织还特别强调工人集体谈判能力,认为劳工的权利需要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劳工组织和工人代表来维护。"
    
     说实在的,于教授不同情不理解王省长一点都不应该。他不用行政手段管住他属下的书记、市长、县长们,把安全责任分解到每一个主管官员,让他们为他的煤炭安全生产分点忧愁,难道直接去管四千多家煤矿矿长?再说,对于煤矿企业目前的发展现状来说,最有效的管理办法就是让他髦下的干部们恰当的使用权利,通过对煤矿企业开采权利的收、放,达到保证安全生产的目的。
    
     屯兰煤矿是安全系数很高的的国营煤矿,谈不上黑心矿主,如果这个矿主是黑心的,也是国家培养和选拔的。事实上,这个47岁的博士矿长还是一专家型矿长,是舍得安全大投入的矿长。屯兰矿是山西乃至全国的安全生产标杆煤矿,安全投入也非常到位,本次事故,也不一定就是人为疏忽所导致的。煤矿工作面瓦斯涌出综合治理是一重大课题,在复杂的地质条件下开采,保证瓦斯时时刻刻都能按照工程师规定的技术标准出现,也实在是强瓦斯所难,更是强技术人员所难。这里的开采面瓦斯含量适当,可突然遇到瓦斯高度积聚区,有时候还真是措手不急。
    
     再说了,也不能因屯兰矿难,就抹杀了山西这几年煤炭生产安全治理的成绩。山西很多大型国营或民营煤矿的煤炭开采都采用了新的技术,安全投入非常客观,原来安全投入每吨5块钱,现在达到了50多块,现代化检测、运输、开采设备,自动化瓦斯报警系统、矿区视频监视与卫星定位系统,等等,让地上的管理者们一览无余。年轻矿工们是在地下偷懒、捣蛋还是打架、侃天都看得一清二楚,不按照规程操作的,也迅疾发现,立即制裁......如果不看这些,实在让那些除了力流了汗费了心血的官员们感到冤枉和"寒心"。从人性的角度讲,他们也不愿意整日里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自己多年辛苦得来的职位、将来的政治前途,因煤矿事故,顷刻失去。
    
     至于于教授说到的国际劳工组织通过的《矿山安全与卫生公约》规定的矿工权利,"最为核心价值在于把工人当成了与政府和雇主平等的主体",对中国的煤矿企业来说,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命题。尽管"中国是承认和遵守这些以保障工人生命权为核心内容的国际劳工标准的"。可谈工人、政府、矿主三者为一平等的主体,在当下的现实,实在是过于远大和苛刻。工人与政府平等、政府与矿主平等、工人与矿主平等,这话说给三者中的任何一个,都觉得好笑。或许政府为了语言通顺,冠冕好听,可能说个平等,矿主为取悦政府也可能说个平等,惟独矿工说不出。何也?矿工是卖方市场,是人微言轻的群体。安全归安全,平等归平等,你在下面采煤,上来与我谈平等,不想干了,是不?立即卷铺盖回家!后面有人排队呢。
    
     现在要当一个大型国营煤的矿工,是要走门路的。即使有门路可走,还要高中毕业、参加过高考,分数线正好是被大学刷下来级别的才有资格当矿工,要不脑子不好使,现代化设备使不了,反而成了一个安全隐患。进入矿工队伍都这么难,还想为了什么权力谈平等,矿工哪里敢去想。
    
     对于那些官员与矿主纠缠在一起的小型私人煤矿,尽管安全生产投入不足,但利益诱惑巨大,流出去的煤炭和滚回来的一捆捆人民币,让矿主们有了神通的本领,通到的"地方",有时让地方官员都有点摸不着边际,有时,还要通过矿主的本领,为自己的升迁做点"撮合"工作。
    
     而有些能与煤矿扯上点工作关系"个别"官员,也敢于放下身段,为了自己的某些方便,与财大气粗的矿主们"推心置腹"地交流,不失时机地把上面将要实行的" 不甚重要的"信息传达给矿主,与问题矿主和谐相处,各取所得。矿工们为了娶上老婆或喂养嗷嗷待哺的儿女或供养年迈的父母,也只有乖巧地在地下老老实实工作的份。
    
     当然,煤老板也不是各个都财大气粗的,有的财大气并不粗。但凡是个“人物”或政府里来的或政府里人的八竿子才能打着的亲戚,来给你找点事情,你的日子就不要太平,上了供奉,还要享受一段“敲打”。在人家管辖的地盘上,不顺着点,给你个茬,连穿警服的都能来给你点见识。四处公关、八处打点,他哪里有心思搞安全,更甭谈什么工人的权利,他一年四季能去见一下工人就已经是很仁慈的了。
    
     学识深厚的教授先生认为,要让工人有能力与黑心矿主或心思用在别处的矿主和追求政绩的矿长书记们说不。可问题是能力是谁赋予的,靠现在这个被公认的弱势群体自己去争取,似乎不大现实,连国家的煤矿工人的组织都是个摆设,还指望与官家结合巧妙、事事处理圆滑的私人小煤矿出产个强有力的劳工组织?他们不笑掉大牙才怪呢。
    
     人家还以为教授中了邪,在做梦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株洲市纪委书记杨平实名上网震动官场 起初被骂作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