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齐戈:从陈云一言堂看《新闻法》的流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读者推荐 作者:齐戈
    
     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是政治文明的基石,也是现代社会具有普世价值的共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可见我国政府对此并无异议,也认可言论自由的普世价值。言论和出版自由居于四项“人类的基本自由”之首,可知言论和出版自由的重要性。四项“人类的基本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和免除恐惧的自由,是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致国会的咨文中宣布的,被认为是关于美国人民准备为之奋斗的原则的最简要声明。对于四个基本自由的意义,罗斯福在国情咨文中阐释说:“这并不是对一个渺茫的黄金时代的憧憬,而是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实现的一种世界的坚实基础,这种世界,和独裁者想用炸弹爆炸来制造的所谓“新秩序”的暴政,是截然相反的。” (博讯 boxun.com)

    
    经过文革十年浩劫,中国人痛定思痛,总算是懂得了言论自由的可贵,它是人民免于奴役的重要防线。1979年,中国提出“新闻改革”,“新闻法”也开始酝酿。1983年,作为全国人大教科文委员会副主任的胡绩伟,接受了彭真委员长交给他的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闻法》。这个任务当然是由通过最高决策部门(中共中央)决定,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来实施的。然而,有个权威人士(指二十年前与邓小平一起充当中共二个权威的陈云)对此竟然说:“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们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胡绩伟:《胡绩伟自述》第四卷,还有一个说法是,中共革命家陈云说,共产党在国统区的报社、刊物国民政府取缔一家,他们就再重新登记一家,与政府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所以现在绝不能出[新闻法]让敌对势力在合法的情况下和我们斗。)
    
    就因为这一句话,2002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一位副署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考虑到中国国情,中国制定《新闻法》的条件还不成熟,过早出台可能不利于新闻传播的发展。因此,中国目前不会制定《新闻法》。
    
    为什么“中国制定《新闻法》的条件还不成熟”呢?
    
    据称,主要原因就是制定《新闻法》的目的难以确定。大多数赞成制定该法的人士认为,新闻立法应该遵循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原则,保护和发展新闻自由。法学家张友渔认为,新闻法应尽量保护新闻工作者使用合法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使敢说话的新闻工作者不受非法的干涉和打击,因此,保护新闻自由应该是新闻的基础。简言之,新闻法应是保障之法,而非限制之法。
    
    这让我想起1906年7月13日,光绪皇帝发布上谕:“时至今日,惟有及时......仿行宪政,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以立国有道之基。”一个封建帝王尚且知道“庶政公诸舆论”,我们这个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竟会愕然不知?过去,我们国家的起源是由家族演变而来的,即钱穆所谓的“化家为国”。在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领导下,反其意而用之“化国为家”,所谓“自己的子弟自己放心”就是明证;言之戳戳,搞家天下才是其本意。由此观之,提议《新闻法》的命运可想而知。
    
    客观地讲,对于中国经济改革的事业而言,这个权威人士(陈云主管全国经济)是做过不少好事的人,无论是三年苦难时期的恢复,还是改革之初那些艰苦的岁月,他的好处人民总会记住的。但他阻挠我们的言论自由,扼杀《新闻法》的制定,对中国不断恶化的舆论环境所起的负面作用,怎么估计也不过分,确实又做了一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的坏事。对此,人民也是不会忘记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齐戈:举乌托邦的旗 走一党专制的路
  • 齐戈:一党专制——绕不过去的鬼打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