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倡议全国人大授予“人民法院”“拉动内需”大奖/王卫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五

     
       为“人民法院”颁奖理由非常简单 (博讯 boxun.com)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人民法院”就被广大人民群众誉为“大沿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一些法官也因此步入了先富起来的阶层。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那场政治风波过后,“人民法院”腐败持续升温,终于2004年1月与公安、检察院结伙以百分之38.53的高票率,以落后第一名万分之一的及其微弱劣势,当选为百姓评选出来的五大腐败重地第二名。其后几年,在“人民法院”腐败变本加厉影响下,马克思主义伟大革命理论再一次被植入到人民心里,与“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革命烈士杨佳和与法院院长、庭长准备决斗的老英雄彭北京一样或者类似的个人与群体不断涌现。
    
     杨佳妈妈受到不法侵害时,开始就特别相信“人民法院”,结果相信了法律却掉进了苦难的深渊。活生生的事实教育了血气方刚的青年杨佳,所以当他也无辜受到不法侵害,并几经维权无果时,只好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在人民的心中树立起一座永远的丰碑!
    
     由于“人民法院”违法成性,使得广大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法律丧失信心,致使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人身权利受到不法侵害时,宁可到各级政府与行政部门或者到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机关去告状,甚至头可断血可流也不到“人民法院”打官司。于是乎,极具中国特色且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极其悲壮惨烈的上访大军出现在东方的地平线上。
    
     据体制内人士游贤林介绍:
    
     “建国以来,我国出现过三次大规模的信访高潮。第一次出现在1954 年至1957年。这期间,三大改造和抗美援朝取得胜利,200 多万军人复员转业,因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问题导致进京上访。据内务部等11个机关1956 年的统计,全年来访人数共42000人次。第二次信访高潮出现在1979 年至1982 年。这期间,"文革"中遭受迫害的党员、干部群众以来信来访的形式,要求平反昭雪,落实相关政策。中办、国办信访局仅1979 年就收到来信108万件。第三次信访高潮,从1993年开始持续到现在。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改革的深化和利益格局的调整,各种深层次矛盾逐步显露,导致了这一独具挑战性的信访高潮,表现为:
    
      1、信访总量大。就全国信访整体形势而言,全国31个省、区、市、县以上党政机关受理的群众信访总量,1998 年比1997 年上升37.3%,有的则高达205.4%,1999 年比1998 年上升了7.6%。2000 年全国县级以上三级信访部门受理的群众信访总量则是1995年的2.13 倍,而且信访总量逐年持续上升,给信访工作带来巨大的压力。
    
     2、涉法信访多。涉法信访涉及面广,涉及到公、检、法、司的各个方面,而且涉法信访总量居高不下,上升幅度在信访总量中所占的比重高达70-80%。其中,对审判机关裁判结果不认同和生效判决长期得不到执行等方面的信访占涉法信访总量的81%。并凸显出公众对司法救济公信力的显性质疑。
    
     3、主体多元化。从信访人员的职业构成来看,参与信访的人员从过去以普通群众和干部为主扩大到了各行各业。以前的信访主要是反映生活、工作和落实政策等方面的问题,所以信访主体集中在某些特定的阶层。而现在信访所反映的问题门类繁多,应有尽有,信访主体遍布各个阶层各个行业各个部门,信访人员身份错综复杂。”
    
     从互联网2008年3月11日发布的湖南省隆回县委政法委游贤林《对我国涉法信访问题的几点思考》并结合当前实际可知:第一、二次上访高潮都是发生在中国“无法无天”的时期,那时的人们只有上访这一条路可走,且第一次上访高潮在毛泽东时期起止时间为四年,结果上下都比较满意。第二次上访高潮在胡耀邦总书记任期内起止时间也是四年,满意和勉强接受的占多数,少数也主要是总设计师领导"反右"斗争时所划定的那些所谓右派,人家根本不服至今仍然在上访。而第三次上访高潮则发生在中国的法制已经比较健全的时期。
    
     这第三次上访高潮相信世界各国领导人、政治家都匪夷所思:
    
     其一,经过时间长,文化大革命十年,就被称之“浩劫”,可第三次上访高潮从1993年开始至今,16年过去了居然不知道何时得以落下;
    
     其二,中间经过了两届国家最高领导人;
    
     其三,国家知错不解决;早在2003年11月,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就向媒体公布了“国家信访局经过调查所掌握的四个80%”,即:“在当前群众信访特别是群众集体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反映的是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问题。”可这么多的80%实际上解决了多少呢,媒体也作了公布,实际解决的不到千分之二。
    
     别看各级党委、政府解决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的上访人员的心思没有,以截访或者其它违法暴力手段阻止百姓上访的干劲却是有余。在它们的指令下,政府工作人员、警察、协防甚至黑社会势力(即马克思笔下的流氓无产者)纷纷加入到截访的队伍中,使得本来就形象不佳的公安机关又背上更多的骂名。
    
     按说,不服法院生效判决找上级法院申诉是最正常不过的,可是,在那位自称文革十年让他一个学法之人学无所有,有上访人拦他车,一定叫下人收下上访材料的前首席肖大法官直接领导下的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处,居然是首都截访最厉害的地方。别的地方,如全国人大信访办、国务院信访办,中纪委信访办等,各地截访人员只能站在院门外以推搡等手段辨别上访者是何地人氏,再由当地截访者将上访者护拥而去或者架走。可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站的截访人员,则直接深入到发表、递表的窗口边上截访。在该院好几个监控摄相头的监视下,申诉人员在一个窗口排队领上访登记表时,要接受这伙截访者查验身份证等,到另一个窗口递交上访登记表时,还要接受他们的查验。前些时候,截访人中有两个着黑色警服的东北胖妞那叫凶,如果你不接受她俩的查验,两个黑肉球没有一点女孩的矜持,一、二、三地往你身上挤,一下子就把你拱出了排队的队伍。你要是不服,边上五大三粗的一群彪汉随时可以“修理”你。当她们知道你是哪的人了,一声呼哟,只要那个地方有截访的,还没等你明白过来人就被架走了。你要是不肯走,拳打脚踢少不了。到那个时候你提出来查看录相,肯定是监控录相机坏了,各地司法机关都是这么玩的。
    
      其四,上访大潮已由涓涓细流即将汇成滔天洪水,以致当权者不得不要求军队作好社会的维稳工作。不错,指望破坏当今社会和谐与稳定的司法机关去维护社会的稳定与和谐?就跟指望小偷抓小偷一个样。早留后手非常必要。
    
     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尽管“人民法院”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犯罪行径,把千百万老百姓逼上了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但面对当前严峻的经济危机,“人民法院”对促进国家GDP增长和拉动内需还是作出了杰出贡献。
    
      第一,增加了就业机会
    
     一曰,“人民法院”为了应对海量的上诉与申诉案,有的还得到上一级法院去截访,各级法院势必增设机构、增加领导位置,增加法官和法警人数;
    
     二曰,人们有纠纷不去上找法院纷纷找政府了,各级政府必须增设信访接待部门,增加领导位置,增加工作人员,有的还增加了不少的截访人员;
    
     三曰,公安为了承担加压下来的截访任务或者处理与上访有关的各项事物,也得增加编制,要么大量雇佣协防人员;
    
     四曰,由于上访大潮引发的群体事件越来越多,动用武警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武警的编制也得相应增加。
    
     五曰,……
    
     第二,缓解了就业压力
    
     越来越多的人忙于上访,自然无暇与大学生争夺工作岗位,与农民工争夺劳动市场。这一下帮了国家多大的忙呀!
    
     第三,刺激了市场消费
    
     下面的上访人员乌泱乌泱往上面跑,外地的上访人员乌泱乌泱往北京跑,各地的截访人员夹杂其中。这么大的人群流动难道不刺激各地交通、餐饮、宾馆等行业的消费吗?
    
     上访人员刺激的主要是一般交通(坐火车也只是硬座),小饮食店、小旅店或者民房租赁等低级行业的消费。
    
     截访人员刺激的则是高级一些的交通(如飞机、火车卧铺等),中档餐馆、中档宾馆等行业,特别是应对上一级信访部门的中、高档消费。
    
     尽管众多上访人员的消费比截访人员的消费少得不是一星半点,但二者加起来,每年最起码也是上百亿的天文数字哟。如果加上法官这些腐败高危人群的奢华消费,钱数更是不得了啊!
    
     “人民法院”只用一个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就为国家的GDP增长做出那么大的贡献,特别是在当今世界经济危机下,这样的法院难道不该授予“拉动内需”大奖吗?
    
     当然了,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成绩属于“人民法院”,功劳更应该记在它们的直接领导身上。
    
     至于“人民法院”拼着命的往中国共产党的脖子上套绞索,不管共产党今后能不能挣得开,也不管用什么方式去挣开,都应该再为“人民法院”授予另一项大奖,叫做“推动社会进步奖”!
    
       北京转业军人王卫平
       写于二○○九年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四/王卫平
  • 报告警察/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人民法院”强令申诉人向“毒品贩子”支付“毒资”/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为五老师书写的控诉北京司法腐败的申诉书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是总理自愿当诱饵还是有人别有用心地拿总理当诱饵/转业军人王卫平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