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保不如妓女是谁之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转载)
    
    郭永丰(广东)
     (博讯 boxun.com)

    妓女是靠出卖肉体和灵魂谋生的,或者说以此来达到或过上她们以为比较奢华排场生活的。当然,妓女一般都没有人格、尊严、气质和修养,固然也绝没有同情、怜悯之心,以及慈悲的情怀。而有的仅仅只是讨好每一个只要能出得起价钱的嫖客的阿谀笑脸。除此之外,便对任何他人冷酷无情,尤其是与己没有丝毫亲情关系的任何他人,即便她们面对的是特别需要帮助或救济的人,即便她们确实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仅仅只是举手之劳,也一定不会作出任何施舍的。也许这话可能说绝对了,妓女中也有很多好人的,但据普遍的议论,这种无情之人还是占绝大多数。
    当然,以此也不能说她们就极为可恶,毕竟她们也是靠出卖某样东西才能有所生存的,比起中共腐败官员,应该是高尚一万倍的。虽然在一些人看来非常不是滋味,但毕竟她们还是循规蹈矩的,既没偷、没抢、没骗、没故意刁难或者伤害他人。只是像绝大多数上班族那样,按照自己所在生活圈子的规律按部就班、循规蹈矩、一丝不苟地生活罢了,而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如此说来,她们中绝大多数人,按照笔者对大陆人的划分,应该归于食草类。虽然她们也经常与食肉类(腐败官员)的人打交道,但却是间接的,没有丝毫联系。所以,她们都很无辜,应该受到道德和法律的保护。
    
    为何笔者在此要把国保与妓女拉到一起进行探讨哩?这主要是因为根据笔者亲身经历发现,在专制国家的国保人员,与妓女有着很多相同相似之处。当然仅仅指专制国家的国保人员。这是因为,毕竟笔者是生活在中共一党专制的国度里的,所以,在此所谈国保,也便仅仅是指中共党卫军的所谓“国家保安”人员了。
    
    之所以说国保像妓女,乃是由于作为堂堂男子汉,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大陆就业极为紧张的现状下,他们可以说也是高素质的人。否则,一般人绝对难以乞及到这类工作。所以,他们一般都是要学历有学历,要才能有才能,要智商有智商,要长相有长相的。但为什么他们却要堕入为专制政权全面效忠和服务的魔窟中哩?尤其是给中共党贵私人做保镖和帮凶而故意践踏《宪法》,侵犯所有大好人(民主人士,笔者称之为真空人)的人权哩?也许这对于比较正直善良的国家保安人员来说,一定就是最为严重的侮辱、轻蔑和践踏,就仿佛一个好端端的良家女子,由于某种原因胁迫,不得不从事卖淫的营生一样。因而,长期以来,便确实把一个本来很干净、纯朴、清爽、善良或者还很正直的棒小伙子,变得连妓女都不如了。
    
    当然,如果国保仅仅依照国家法律制度,只维护国家安全,维护最广大人民的切身权益,这倒另当别论。可在一党专制的国家,他们确实仅仅只做着这样一些事情吗?恐怕就远远未必了。尤其当他们仅仅被那些本来就是贪污犯的,但眼下却高高在上,权倾一时的官僚罪犯们随意指挥时,就仿佛纯粹的工具那样被随心所欲使用着,而作为指挥使用他们的这些罪犯们,实际也根本不计较他们的个人感情,这对于比较纯朴善良,有理智和独立思考能力的高素质国家保安人员来说,无疑就是最大的侮辱和羞耻,是着着实实被这些罪犯们戏弄玩耍了一番。就仿佛把一双刚刚从粪坑里拔出来的臭脚,连屎尿带鞋子地踩踏在他们无限纯洁清爽的心坎上一样。固然,这种侮辱才是他们感到最无法容忍和接受的,也是他们终生感到最愤怒异常的奇耻大辱。
    
    由于在现实中,尤其当看到同行们全部都无动于衷,丝毫无所谓地干着这类极为肮脏的活计,自己也便豁了出来,昧了良心极其恶毒且更加肆无忌惮地撒开大脚牙子大干特干了起来,这就是当代中国某些国保人员远远不如妓女的地方。
    
    毕竟,妓女中虽然也有恶人,但却远没有这类国保没有主见,实际也不纯粹是利益诱惑,或者说也是,但其所取得利益,与妓女所取得的比较,也许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但他们却还依然乐此不疲、干得津津有味,甚至在干后还津津乐道着。由此可知,某些国保实际根本不如妓女。
    
    当想到这些方面时,有很多国保,便很羡慕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崇高、善良、质朴的人群,那就是所有真空人(民主人士)的天不怕地不怕,只为正义、良心和弱势群体鼓与呼的大胆作为,以及天马行空,坦坦荡荡的潇洒与豪迈的美妙日子。但由于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那胆识、气魄和傲骨,尤其舍弃不得已经到手的所谓既得小利益,当然仅仅只是小利益而已。如果与腐败官僚比较,实际连小利益也算不上,只是饿不着罢了。
    
    固然,作为这类人,由于跟民主人士跟得最紧,民主人士究竟做了什么伟大正义的事情,他们心里最清楚。但是,他们却必须每时每刻对民主人士做着恶。否则,就难保他们的饭碗还依然是稳固的,也许某一天一不小心被弄掉了,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固然,他们绝不认为这就是专制制度的邪恶所导致,而是无端嫁祸于某民主人士。在此时,这所谓的国保,还会如妓女一样,至少不会害人吗?也许就截然相反了,而是确实要加倍坑害真正属于无辜的,这个世界上最崇高、善良的某民主人士了。这便是眼下所有罹患专制囚牢沉痛打压的民主人士的真正敌人和障碍物。当然,如果民主人士有相应巨大的能量,则应首先彻底清理并坚决消灭这一类人,毕竟他们才是对民主人士最直接的害人虫。并且他们这类人一旦做起恶来,那可远比真正的强盗和流氓还要专横跋扈,野蛮到极顶。
    
    所以,作为今天的民主人士,应充分认清现实,仔细分辨究竟都是哪些所谓国保人员对你作着恶。也许我们眼下确实把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但只要一旦有办法时,首先依照相关法律制度,控告、审判或制裁这些人,才是正在今日患难的所有民主朋友的当务之急。
    
    也就是说,如果某国保人员硬要与民主人士对着干,硬要做人民和国家的罪犯,那就让他自己给自己积累罪孽吧!
    
    同时,笔者希望那些本来很干净的,或者即便做了一些恶内心就很难受,且时常感到万分惭愧的人,最好还是悠着点,如果自己眼下没有条件彻底背叛邪恶制度本身而做纯粹的好人,那就还是由自己开始,即便干这种工作,也应凑合着干,不要表现那么积极了。虽然积极踊跃很受本来就是罪犯的上级的无限欣赏和重视,能够早日被提拔上去,但作为一个人的一生,毕竟不仅仅只为了象一般动物那样平平淡淡的活着。其实,只要社会果真很清明,即便中国人口最多,让所有公民轻松活着甚至还要活得更排场和潇洒,这本来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由于专制制度的重重束缚与限制,却总是只让绝大多数国人变为奴才和庸才苟活着,而真正生不如死地终生困惑不已。
    
    为此有很多人才,当忍无可忍时,便想尽一切办法跑出了国,结果,大家都看明白了,只要国人一旦出国,该发财的发了大财,该搞科研的马上都得了世界级大奖,等等,就举不胜举。可为什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只要是土生土长的人,所有人都表现极平庸、平凡,甚至还很无知哩?其根本原因就是,在专制大酱缸里,制度本身所决定人事上的很多事情,已经把每个人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精力和才识浪费光了。绝大多数人,也便只有在这种荒唐和无奈中,成天不干正经事,而仅仅只知道人与人之间相互拆台和栽赃,尤其是给自己竞争对手使拌子,等等,大家想想,如此无谓耗费,几乎已把终生搭进去,这人还会有那份精力、时间和兴致干出其它任何象样的或者够水平的事情出来吗?恐怕就根本不可能了。
    
    因此,作为今天的国保人员,应积极努力推广我们眼下已准备充分的民主启蒙资料,也许才是每一个具有上进心的国保人员的正当作为,才会对自己真正有所建树和大有作为。否则,成天只跟着民主人士,并给民主人士使拌子,设计谋,搞陷阱,不但与己是造孽,与国与民则是更大的犯罪。而作为今天的中共党贵,谁又不是最纯粹的经济罪犯哩?如果中国实现民主制度了,对于这些人,国家和人民到底应该怎么办?只要与真正属于自由民主制度的所有国家的这类人比较,这还不是显而易见的?
    
    更何况在当年,毛泽东也曾说过:“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而今日中共党贵,当在这样一种制度重重束缚与限制下,让所有当权者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罪犯时,你还为他们做帮凶和走狗,这值得吗?确实有此必要吗?
    
    因此,在此笔者还依然劝告所有公安国保人员,你最好能为你自己的前程着想,仅仅只为了你自己的未来,就应多行善积德,千万别做孽。并且,只要处于你们那样一种位置,如果向大陆民众广泛推广这些民主启蒙资料,也许你们才是最便利的。那么,就应从即日起开始,与民主人士私下交朋友,扎扎实实地站在民主化一面,为中华民主伟业做你们力所能及的伟大事情吧!
    
    当然,笔者想,只要有国保、网警的广泛参与其中,实现民主伟业,也是很容易的。而这些人眼下所做丰功伟绩,人民和国家一定会永远记着他们的。可是,在眼下中国,确实已经有这类人开始参与其中,并积极行动起来了吗?我想一定大有人在。只不过,为了保险他们的饭碗,他们眼下根本就不需要声张。固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只要他们扎实作出卓越贡献了,人民和国家一定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为民主中国的实现所做卓越贡献,实际也不可能抹杀的。
    
    很明显,实现中国民主,必须只有让大量国保、公安及网警人员全面涌现出来,并参与其中,届时,在邪恶制度的庇护下,依旧我行我素,有恃无恐做着恶的中共经济罪犯们,确实就要惶恐不安,而心惊胆颤,寝食难安了。也许就会着着实实思考究竟该如何实现真正的民主制度了。否则,这中共腐败江山,如果不依靠国安、公安和网警们踊跃参与其中,确实就极难撼动得了。
    
    2007-1-4
    --------------------------
    原载《议报》第28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2》》/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要求中国政府取消国保警察编制/高洪明
  • 成都国保神精过敏,维权人士黄晓敏今日被再次被成都国保“请”(图)
  • 郭泉:“国保”警察应该保卫国家人民,而不是保卫共产党/民主先声295
  •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吴高兴
  • 国保警察奥运期间要造反了!/党老大
  • 偿付能力危机透露中国保险业行将就木/何必
  • 余杰: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吴高兴
  • 强烈谴责上海国保警察围困反腐英雄张宝亮
  • 郭永丰与深圳国保合作了!/郭永丰
  • 孔强的公开信(四)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的黑幕
  • 决不能让江泽民自杀/广州国保大队张正义
  • 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司马函
  • 重庆国保危胁右派领袖,是“彭水诗案”的延续/陆清福
  • 光天话日下的谎言,竟然出自郑州国保人员/蔡爱民
  • 维权人士陈卫被遂宁国保请“喝茶”
  • 王译、陈卫等人遭重庆国保非法侵犯人身自由 陈大杨遭遇暴力
  • 英国保安划皮艇上班以应对个人经济窘迫(图)
  • 我被国保约谈情绪很稳定
  • 中国保八?温家宝说行 外界怀疑
  •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 曾伯炎:答国保有关《零八宪章》签名问
  •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公安国保传唤、抄家
  • 公民监政会筹备小组成员上海刘义良被国保谈话
  • 《零八宪章》签署人秦耕再次遭海口国保传唤
  • 福建陈焕辉签名支持《零八宪章》再次被福州国保传唤 (图)
  • 江天勇:我因08宪章被国保约谈(图)
  • 西安《零八宪章》签署人杨海等多人被国保传唤
  • 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家庭教会受到国保大队的冲击 三位同工被拘留
  • 曾金燕:国保警察的权力大到什么程度?
  • 余杰因参与签署《零八宪章》被国保查问和警告
  • 武汉国保长沙抓肖昌海,经租房主派出所抢人(图)
  • 婚礼前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被“国保”强行带走
  • 云南异议诗人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带走下落不明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被中国保安拒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