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剑中:欲盖弥彰的“躲猫猫”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剑中
     (博讯 boxun.com)

    2月13日,媒体披露24岁的玉溪青年李荞明因在看守所玩“躲猫猫”游戏,导致“重度颅脑损伤”不治身亡,舆论为之哗然。和“不折腾”一样,“躲猫猫”在网络迅速窜红,成为热得发烫的流行语。
    
    云南警方确认:2月8日,晋宁县看守所的李荞明、普华勇等6名在押人员擅自玩起了“瞎子摸鱼游戏”(“躲猫猫”),普华勇与李荞明发生争执,普华勇拳打脚踢,致使李荞明头部猛撞在监室门框上受伤,12日不治身亡。
    
    中共司法公信力因“躲猫猫”事件再遭强烈质疑,云南省委宣传部隧于2月19日下午发布《关于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参与调查“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的公告》,声称“将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委员会,其中包括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10名,于20日前往事发地调查真相”。自网络诞生以来,公开邀请网民参与刑事案件调查还是破天荒头一遭,当局急于洗清自己、显示开明、取信于民之心,真是日月可鉴啊!
    
    当局从510多个报名人员中随机进行了选择,于19日当晚公布“躲猫猫”事件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其中,风之末端、边民以“网民”身份入选“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并分别担任调查委员会的正、副主任。相比警方的拖沓,宣传部门的效率之高,实在是令人钦佩。
    
    但是,且慢,风之末端、边民何德何能代表广大的普通网民,并领导整个调查委员会?短短几小时的时间,云南省委宣传部是如何完成筛选、甄别工作的?
    
    让我们来逐步撕开这些“网民”的画皮:
    
    2007年3月30日,一场以“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互联网与当代大学生”为主题的座谈会在云南师范大学举行,包括云网、彩龙中国、新浪网云南频道、人民网云南专栏、云南博客网、云南网络联盟、云南大学生网和春城晚报在内的云南网络报纸主流媒体的负责人与来自昆明多所高校的一群大学生网民朋友及教师欢聚一堂。主持人介绍:提起"赵立"这个名字,也许大家会很陌生,但相信大家对"风之末端"这个网名都很熟悉了。今天我们也很荣幸的请到了彩龙中国网的风之末端--赵立先生来到我们的座谈会现场。[1]
    
    在一篇题为《看云南台09年如何转身》的新闻报道中,“热心观众边民”和“热心观众赵立”对云南台如何转身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2]
    
    可见,风之末端(赵立)与边民的亲密合作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再看《生活新报》首席记者温星(“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调查委员会成员,云南省委宣传部“从报名人员中随机选择”的“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的大作《风之末端:最富争议的网络写手》:
    
    “官方网络评论员、写手跟网民打成一片而又保持较为正确的政治立场,云南成功范例,虽是孤案,就是风之末端。”[3]
    
    读者可能想破脑袋也搞不明白,风之末端(赵立),身为昆明日报社宣传委员、官方网络评论员,何以“最富争议”?请看风之末端于2005年“1月4日凌晨 泪眼中”一挥而就,被人民网、强国论坛等广泛转载的雄文《和温总理一起流泪》:
    
    “总理流泪了。我相信,看着电视在同一时刻流泪的,还有我们中国大地上的数亿人民,人民的总理,为人民流泪,人民一样会跟着他流泪!”
    
    要说争议,余含泪的灵感来自风之末端的“泪眼中”也未可知。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说,确定“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调查委员会成员的人选,要考虑理性、独立判断事实等因素。[4]
    
    在云南省委宣传部“从报名人员中随机选择”的“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中,风之末端和边民(生活新报网站评论总监)再次携手合作,与记者温星也是老熟人,据“风在歌唱”等网友提供的资料,包括“网民”吉布(昆明信息港编辑)、能石匠(天涯社区天涯云南版版主)在内,彼此之间都相当熟悉,都是充当中共正确舆论导向的先锋。
    
    “躲猫猫”舆论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风之末端等“网民”的身份非常特殊,是为人所不耻的“网评员”、“五毛”。其他“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亦非“随机选择”或出于“理性、独立判断事实”的考虑。这种鱼目混珠、仰官方鼻息的真相调查委员会,能够查出的只能是“真象”。
    
    “躲猫猫”事件之所以令民意汹汹,就在于玩游戏玩死人太过荒唐,令人难以置信,直觉其中必定有诈。黑监狱一般特指非法劫持、关押访民的处所,拿来形容大陆的所有监狱亦无伤大雅。中共司法施行一条龙服务,无论是打官司还是蹲班房,有理无钱莫进来。如果无钱向狱警、牢头行贿,把头蒙住以“游戏”的方式打得你“三羊开泰”、“风调雨顺”是常有的事,狱警对此早已见惯不惊。
    
    打你一个人事小,不打不成方圆,都向你看齐,无油水可捞,那还得了?
    
    不巧的是,李荞明竟被打死了。涉嫌盗伐林木、身体强壮的李荞明怎么就被打死了呢?如果舍得花钱治疗,四天时间未必不能把人救活,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警方草菅人命、救治不力。问题是,现在连怎么打的都搞不清楚,又怎么可能去弄明白是怎么死的呢?
    
    如果警方当初含糊地通报说李荞明因琐事纷争挨了打,而不是死于“躲猫猫”,相信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撒谎成性的警方偶尔“诚实”一把,公众难免“如雷贯耳”,觉得匪夷所思。
    
    警方根本就没把“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放在眼里,有不准会见当事人和浏览监控录像等一系列的严格限制,世界刑警组织去调查也是英雄白跑路。
    
    那么,既然谁去调查都是同样的无言的结局,当局何苦要在调查委员会的人选名单上煞费苦心地大做文章,搞那些弱智、恶心人的小动作?
    
    这是因为,万一警方露出马脚,没被揭穿的五毛们“好钢用在刀刃上”,足以“亡羊补牢”,内部消化,而且,他们不会提什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令警方难堪;再者,李大同先生说得好:
    
    “专制使人愚蠢。”
    
    如果要加以补充的话,那就是专制使人特别愚蠢、特别盲目,积重难返,在网络时代还想用一戳即穿的谎言欺骗世人,掩耳盗铃,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形成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错误,还自以为长袖善舞、花枝招展、顺应民心。
    
    纵观欲盖弥彰的“躲猫猫”事件,实质上比“正龙拍虎”还要下作、龌龊和凶险。
    
    注释:
    
    [1]吴梦婷《网络文明之风唱响校园》,新浪城市联盟-云南,2007年4月4日 。
    
    [2]《看云南台09年如何转身》,云南《生活新报》,2009年1月23日。
    
    [3]温星《风之末端:最富争议的网络写手》,云南《生活新报》,2008年3月20日;转自http://bbs.city.tianya.cn/new/TianyaCity/content.asp?idItem=5027&idArticle=70。
    
    [4]《云南特邀网友彻查“躲猫猫”》,钱江晚报,2009年2月2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剑中:中共入侵越南30周年祭
  • 剑中:吃饱了没事干的中共官员
  • 剑中:“谁叫你不是日本人?”
  • 剑中:决斗,为了自由和尊严
  • 剑中:感谢美军飞行员
  •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 剑中:2009,大陆沦陷六十周年(上)
  • 剑中: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说起
  • 剑中:庞德与郭路生的异同
  • 《逃北》:罪恶薄上有中共的一半/剑中
  • 剑中:“郭路生现象”不是党文化的产物
  • 剑中:欧洲国家为何愿意收留17名维族人?
  • 中国之大,竟容不下一个书生/剑中
  • 公安部公然包庇明星犯罪嫌疑人/剑中
  • 别急着对暴力反抗投以冰冷的眼神/ 剑中
  • 让中共胆战心惊的“枪与玫瑰”/剑中
  • 剑中:杨佳之死
  • 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在哪里/剑中
  • 剑中:中共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
  • 剑中:2009,大陆沦陷六十周年(中)
  • 剑中 :刘自立扯下了谁的遮羞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