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力工:坐穿牢底的土耳其库尔德领袖奥查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坐穿牢底的土耳其库尔德领袖奥查兰
     (博讯 boxun.com)

    俞力工
    
    
      这两天,土耳其街头,尤其是库尔德民族生活区发生严重警、民冲突事件。原因是十年前的2月16日土耳其当局宣布逮捕库尔德劳动党党魁奥查兰(Aabudullah Ocalan)。从此,在将其判处死缓之后,单独监禁至今。库尔德民族为表示抗议,纷纷上街游行示威。
    
    
      土耳其的库尔德族人口约有1200万,为该国历史最久的原住民,由于不甘受同化政策压迫,争取独立已数十年之久。自库尔德劳工党于1984年展开武装斗争后,辉煌时期不仅获得叙利亚与希腊的支持,并一度在叙利亚境内拥有13000人规模的游击队。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俄罗斯与叙利亚逐渐疏远,使得叙利亚处境势孤力单;希腊则眼看土耳其国势日强,必须改弦易辙、采取睦邻政策。于是乎,首先由叙利亚对奥查兰下逐客令,迫使他于1998年10月9日投奔希腊。
    
    
      奥查兰飞抵希腊后,该国情报局断然拒绝让他逗留到获得其他国家的庇护,数小时内即安排了一架飞机将他驱逐出境。此后,奥查兰投奔俄罗斯、意大利未果,辗转又飞回俄罗斯、中东等地,进行了一趟投靠无门、四处碰壁的艰辛之旅。最后,在上百名希腊议员联名邀请,和其海军将领纳克萨奇斯(Naksakis)的殷勤安排下,1999年1月16日又搭上原机踏上了希腊土地。
    
    
      2月初,希腊当局借口“南非政府愿意给与政治庇护”,将奥查兰哄骗至肯尼亚,并谎称“等待南非政府办妥庇护手续”将他暂时安顿在希腊大使馆里。数日后,肯尼亚政府向希腊大使出示卫星照片(显然由美国提供),以证明大使馆窝藏了该“恐怖分子”,而要求大使将奥查兰驱逐出馆。此时,由于希腊大使拒不从命,希腊政府当即派送4名警员前往肯尼亚,准备强制执行之。不料,该4名警员抵达机场时,为肯尼亚边防人员逮捕、缴械,由是使强制计划搁浅。此际,希腊外长重施故技,再度哄骗奥查兰将其送抵荷兰。然而当2月15日奥查兰跨出使馆大门时,即为几名黑人警察(至今不明是肯尼亚警察,还是美国黑人)逮捕。事后,虽经希腊大使向其政府紧急报告,却获得外交部“别再干预此事”的指示。
    
    
      该事件经希腊媒体揭发后,迫使三名部长(内政、外交、安全)狼狈挂冠而去。如今,奥查兰仍旧不屈不饶,甚至还委托律师通过希腊法庭对其政府提出控诉。
    
    
      奥查兰依凭的是,库尔德劳工党在希腊不属非法组织;其次,他第二次投奔希腊可说是受到官方邀请;第三,根据希腊的宪法规定,根本不允许将外国籍的自由斗士引渡给迫害人权的国家;第四则是,将奥查兰送入土耳其虎口有伤其生命之虞(最初判处死刑,后在欧盟干预下,改为死缓),因此也违背一系列有关国际条例。
    
    
      此官司无论怎么收场,想不至于改善奥查兰的命运。他的目的无非是等到希腊的诉讼失败后,继续将官司打到斯特拉斯堡的人权法院去,从而再度引起国际视听。笔者感到最为吊诡的是,同样为了自决权益进行武装斗争的伊拉克库尔德领袖可以以伊拉克总统、库尔德自治区首长身份成为美国白宫的座上宾,甚至还可凭借库尔德地区的特殊战略地位,与美国结为颠覆伊朗的同盟军;而“生不逢地”的奥查兰,却因为与美国的天然盟友土耳其当局作梗,下辈子就注定要坐穿牢底。
    2009/02/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剖析政客与媒体的平常心/俞力工
  • 美国校园枪杀案是个什么文化?/俞力工
  • 战略机遇期还是生死攸关期 — 与胡锦涛先生一席谈/俞力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