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司马牛读书记--文革纪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3日 转载)
    
    在自己的故事里,我是主人公。但在别人编写或导演的戏剧里,包括文革这出闹剧,我却很少充当或进入角色。有清醒的间离感。基本上当观众,而且够随便的,愿意看就看几眼,不想看可以设法走开,可以在台下闭目养神,看书,想问题,或作别的感兴趣的事情。
     (博讯 boxun.com)

    要说最感兴趣的事情,当然还是读书。读书,在我来说,那是一种需要、愿望、乐趣、爱好,甚至成了习惯。一段时间不读书就觉得难受,空虚,无聊。文革期间,尽管读书极其困难(书源、限制以及对我的监视和突然搜查[见前文《大革命中的小插曲——搜查》]等),然而,不读书,这漫漫十年怎么熬呵!我所谓当观众,在文革中跟“逍遥派”的意思差不多。逍遥派大致是指旗帜不鲜明、革命热情不高、行动不积极的那类人。文革中,除了干革命,还能干什么呢?换句话说,不积极投身革命,就没有多少事情可干。所以逍遥派有充裕的时间——而这正是我所需要的。
    
    在前面的另一篇文章(《读鲁迅,兼谈鲁迅的长相和个子》)里,我写过一点读书的情况,主要是读鲁迅。“我正经八百读鲁迅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那时,我的个人藏书被搜查过几次,有问题的都抄走了。图书馆里摆出的那些读物,我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找不到;我感兴趣又找得到的,只有鲁迅的书——书架上正有一套齐全的十卷本《鲁迅全集》。拿到它,我就有事可干了……尽可以逐字逐句地细嚼慢咽。”
    
    读鲁迅,上头是准许的,而且是提倡的,但读其他书籍却不那么理直气壮。这里也要斗点智,主要是理由的正当性和方法的灵活性。举几个例子:
    
    批林批孔,就要了解儒法斗争的历史,当然两家的书都要读(其中有许多文章大家)。要继承祖国文化遗产,“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不读古籍谈何取舍?于是乎弄来一大堆古书。
    
    毛主席提倡干部读几本哲学史。我不光读哲学史,还借此机会广泛查阅哲学史“资料”,即古今中外各主要流派哲学家和思想家的著作;并通读了罗森塔尔和尤金编的那本《简明哲学辞典》。
    
    《毛主席语录》,我用英文版的,以兼学英语(不过,这个办法没有坚持到底)。
    
    查字认词,无可非议。我就背词典。方法是,把难记的内容写成卡片,揣在衣兜里,得空就看,背熟的记住的就扔掉:空了,再装一兜;没有可装的了,就标志着这本辞书的上万个条目已经储存在牛头里了。我因此得了个“活字典”的称号。其实,我并不主张读或背辞书,可是处在那样一个特殊环境里,总得找点事干嘛。看来也没有白干——日后读书写作省了不少翻字(词)典的时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 “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祝勇
  • 在“文革”初期的狂热动乱中/龚英辅
  • 求助:文革冤案
  • 冯骥才《文革进入了我们的血液》的读后感/曹瑞涛
  • 文革记忆:政权残暴折射出民族的劣根与愚昧(图)
  • 全面认识文革中的"红卫兵"/陈益南
  • 金庸小说的“文革”意识
  • 「文革」還會再現嗎?/李大同
  • 重估天安门升旗和文革毛像复原重庆的中国元素/亚笛多星
  • 重庆严打:打的是草民贪官?还是文革机器的翻新牌?/亚笛多星
  • hwx拍案惊奇之2: 文革竟然是蚊子发动(图)
  • 史学:从文革中的恩恩怨怨说开去
  • 在文革的评价上不存在普世价值
  • 见证红海洋——文革的翻版/中直
  • 不要抱着文革遗风“爱国” /Unknow
  • 警惕:借“藏独”的尸,还“文革”的魂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文革祭
  • 周东澎:成都部分当年风云人物座谈文革史
  • 朱廓亮:李克强广东行显示中国新闻报道倒退到文革
  • 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文革”?/周孝正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2008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 华新民:长沙市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私房主王季勇被国安抓走了!
  • 北京“文革”档案年底公开,市民可登录查询
  • 北京年底前将向社会开放文革期间档案
  • “文革”成西北影视城新卖点:悲剧当玩笑 (图)
  • 刘少奇之女刘亭亭忆文革: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图)
  •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 反腐败的比较:“文革”前反腐查处10万余人 老干部也不姑息
  • 樵余: 重庆文革墓群近30年简况
  • 文革研究者交流的电子刊物-《记忆》创刊号出刊
  • 文革异见者“李一哲集团”露面粤党报高调报道
  • 结束文革惊天一举:华国锋走入历史
  • 文革时造的“危桥”380公斤炸药都炸不倒 (图)
  • 奥运将近,"文革产"访民肖昌海在武汉又遭秘密关押
  • 余秋雨“文革”年谱/古远清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