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维颖:如此“调演”如何使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0日 转载)
    
    下面一些话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白说不如不说,可不说又觉骨梗在喉,难受得要命,那就再没皮赖脸说上一回。
     (博讯 boxun.com)

    近二年有幸作为评委多次观看了一些县市民间艺术类调演,感触极为复杂。按说,作为一次“调演”,是要经过充分准备的。这“准备”最重要的是要组织力量在发掘、整理、研究、改编、创作作品(演出脚本),以及排导上狠下工夫。所谓“狠下工夫”。就是要就作品改编或创作问题反复讨论,明确指导思想。脚本初稿拿出来后,要请专家审读,提出修改意见,再反复修改。在节目付排后,还要请专家指导,反复斟酌加工。这是基础性工作,领导一定要亲自过问。有人说:民间艺术来自民间,本来就是自然形态的东西,还需要费那个手脚改编或创作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自然形态的东西一般都是比较原始、粗糙的。它随着时代的发展,在流传过程中当然是会被改造而有所变异的,但那被改造而有所变异的东西毕竟还是原始、粗糙的,现在要将它作为一件艺术品展示给观众,不狠下工夫能行吗?更何况如此做的过程本身又是对民间艺术发掘、整理、研究工作的有力促进呢?那么现在的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有些原始、粗糙的脚本(粗糙到连毛坯都算不得的地步),一点儿未加改造而被直接搬上了舞台;有些则在“旧瓶装新酒”的幌子之下,被“改造”成了根本不能算艺术的东西。“旧瓶装新酒”的想法当然是不错的,但如果“新酒”不是“酒”,而是一些水,甚至是一些被拙劣的“意识形态”说教污染了的“水”,那就把那本来颇有价值的“瓶子”也糟蹋了。最可气的是:当我问有关领导,这些“调演”节目事先审看过没有时,他们竟坦承地、毫无愧疚之心地说:没有。在节目看完后,我又问他们观感如何,他们回答:很有教育意义,很好呀!
    
    在这里,我恐怕是不得不说到我们某些地方近年来流行的“中国特色”的组织路线了。文化艺术方面的行政领导由于它所从事的工作的特殊性,本来是应当委派专业人士(至少是懂行的)人担任领导职务的,但实际“选派”的人却往往于文化艺术一窍不通,有的甚至根本不爱或瞧不起文化艺术这一行来。他们之所以“服从组织安排”,只是将那位置看作仕途升迁的一级台阶罢了。上级对文化艺术工作的独特性并非不了解,而是无暇顾及。因为有许多人等着提拔重用呢,内中有些人不提一下领导心里过意不去,于是就安排他们来了文化艺术部门。说穿了,在他们眼里,某个工作岗位再有独特性,也不过是个可安排人的位置罢了,甚至不过一个可作某种交易的“标的”物罢了。只要那个想要被提拔重用的人有足够的聪明和能力让人事权力拥有者满意,给谁也一样。这样一来,选拔干部的所谓公诸于众的“条件”统统变成了日哄老百姓的玩艺儿,真正起作用的只有“潜规则”了。这“潜规则”归结到一点,即为“会来事”。而“会来事”说穿了,即是溜须拍马,懂得并善于以 “适当的方式”对那些提拔他的领导“感恩”。这样一来,那被提拔者还能是痴迷文化艺术的“书呆子”或将人格尊严看得高于一切的刚直之士吗?事实上,被提拔者之被提拔,多数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由此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一待他们掌控了某一方面的权力,就必踞高而独裁,狼顾而专制。因为只有独裁和专制,才可能让他们毫无顾忌地利用手中权力谋取最大的私利,以弥补此前因“通关”导致的经济“损失”,并为进一步升迁继续铺路搭桥。他们自己不懂业务,自然是要“重用”业务人员的。但受重用者亦必是“会来事”者。“会来事”者可能都是难得的外交人才,唯一的美中不足是:他们于专业上往往只是半瓶醋。于是遇有专业性强的事,还是非用“书呆子”或刚直之士不可。但“用”,绝不给你应有的尊重和信任。这样一来,真正懂行的干部积极性便很难调动。遇有业务大事时,你领导不说话,他绝不会主动去用心。这就是如“调演”这类大事,居然在需要文化艺术部门“狠下工夫”时,竟无人问津的原因。作为领导他未过问,可能是太忙,可能是不懂何时需要用力,也可能是根本就不屑于在那事上用心。作为业务工作人员,则是缺乏应有的积极性、主动性了。
    
    前期未下工夫,调演前竟连彩排都未进行。但到评奖时,领导的“作用”却是适时发挥出来了,且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评委请来后,为了体现评奖的“透明”和“公正 ”,是要采用当下全国通行的当场亮分法的。但在正式演出开始前,也即评委“亮分”前,领导却已将观众最关注的一等奖获得者指定了。指定当然是要讲“艺术” 的。领导在这方面绝对是“艺术”的行家里手了。且据人们私下议论,眼下全国各类评奖大柢都是如此(对于这个判断,我不敢苟同,但程度不同地存在“人情奖 ”,恐怕绝非妄言)。而当你将所有参演节目看完时,往往发现:那被领导指定为“一等奖”的作品,恰恰是最为粗糙不堪的,唯一可取之处即在大量意识形态化的豪言壮语的插入。评委面对此情此景,往往哭笑不得,一次次生发被人强奸的感觉。
    
    呜呼!这样的“调演”到底于艺术事业的发展能起多大作用呢?只有鬼才知道。然而领导却是给了很高评价的。而且据说领导的领导还因领导建树了如此辉煌的新政绩而对他极表赞扬呢。真是活见鬼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