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敬畏马克思主义:一个必须的态度/孙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新的世界需要新的视界,一个百余年前的理论学说——马克思主义——还在不断被追问,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终观世界的大思想家,没有一个可以对马克思避而不谈,这也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之所以会这样就在于,人们相信马克思还会不断地给予出“力量”,即改造世界的力量与改造人的力量。
     (博讯 boxun.com)

     事情总是很吊诡。当一种学说曾经辉煌于一个国度的时候,也就预示着人们可能远离了它。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讲,问题更为严重,今天我们有太多对于马克思主义如何走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化中国抑或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反复思量,但对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东西当前学界有太多的话要说。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针对传统教科书批判,到今天可以直言马克思如何切近现代西方哲学,确实走过了慢长的道路。老一辈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成果,在今天看来,已经被当今主流学界基本磨平了。其强硬的理由在于深受当时意识形态的干扰,马克思主义应该被重新理解。
    
     重新理解马克思,的确是马克思身后的人们不断追求的。但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之类的现象在繁花似锦般的各种对马克思进行解读的中,人们又不能不感慨 “千面马克思”中,马克思主义到哪里去了?如果我们真诚地拷问这一问题,它将钩连出以往中国马克思哲学界的“回到马克思”“走进马克思”“走近马克思”。而且在一定的意义上讲,分别意蕴着不同的解释学取向,但目的只有一个,解读出一个“合法”的马克思,开辟出一个“改造世界”的马克思主义,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理论趋向现实,现实当然也要趋向思想。马克思主义提升为一级学科建制,马克思主义哲学放在了哲学的二级之中,它直接带来的问题是,为“马克思哲学” 的研究,注意早已不在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熟悉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人们这一点应该非常清楚,这早已是“马克思哲学”研究者明确划出的界限。通常表现在,马克思哲学属于现代哲学范式,他的哲学革命的意义只有在现代西方哲学的深刻体悟中才能获致,马克思切近了纯粹哲学的思,虽然在历史的本质一度中不同。而马克思主义即恩格斯肇始的由列宁以及中国的毛泽东、邓小平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形态被认为是一种近代哲学范式下对马克思的理解,这样一来,我们看到国内的主流哲学工作者的文章中充斥着这样的话语:“恩格斯误解了马克思”、“列宁在这一点上不可能明白”、“恩格斯根本不了解唯物主义的真正内涵 ”、“马克思的理解与恩格斯的理解差异是显著的”。
    
     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他的使命不在于给我们下多少结论,而在于他能否在各色的思潮中,具有原则高度地揭示出思潮背后的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进而真正在历史的一度中“解释世界”,从而“改造世界”。当然马克思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最后一条显然是包含这一双重任务的。今天的理论界的工作者敢于自称自己比恩格斯更了解马克思的人,从理论杂志的随便翻阅你便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普遍的现象,但确是一个必须深长思之的问题。为什么在老一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那里,我们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现象呢?答案是多方面的,但归结一点,在我看来,就是“敬畏之心”。如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西方现代哲学、西方马克思学等研究深入下,视野拓展到前所未有的阶段,是历史的进步。但拓展的主线是什么?马克思的质点是什么?这些问题一直处于争论之中。可是,理论界更多地发生了一种偏向:以西方马克思主义化马克思主义、以西方马克思学化马克思主义、以现代西方哲学化马克思主义。发生这样的现象其实还是一个理论态度的问题,如果对马克思没有敬畏之心,当然不会在一定的高度中思考马克思的立场、观点与方法,从而把马克思置于了西方思想的同一的位置,当然可以自由解读。所以才会看到海德格尔幽灵的解读方案,才会看到德里达的结构方案等等,如果我们敬畏马克思,也就不会轻易去“嫁接”出这些与马克思相距甚远的理论样态了。
    
     敬畏马克思,它是一个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人必须具有的,否则,你不可能学好,同样,一个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工作者也必须敬畏马克思,否则你的理论尽管做得非常学术化,但那也只是马克思批判过的“词句革命”罢了!对于敬畏之理由,社会主义的理论实践已经告诉我们,对于敬畏之态度,马克思主义理论界研究的现状也正在发出这样的要求。敬畏马克思主义,当然内涵敬畏恩格斯,一个在马克思身边与马克思“共思”与“共著”的同志,一个“伟大的战友”,我们的理由根据在现代西方哲学下颁布了“恩格斯误解了马克思”这样一种裁定时,一个隐喻莫过于这一点“作者”比恩格斯更加理解马克思,如果把这样一个隐喻从后台拉到前台的时候,这又会令“作者”出现多么滑稽的现象,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西方哲学中读到的太多的对马克思主义的训斥,最后都要加上一定的肯定的缘故,因为滑稽的现象是一个“矮化马克思”“矮化恩格斯”者羞于所见的。如何进行马克思主义研究,不是让我们在拆解马克思主义整体性中,圈定人为的学术领地(对于马克思恩格斯的对立论,实质也就是认为开发,在卢卡奇那里与国内对于这样一种问题的态度出发点是有所不同的。)不是在现代哲学要求下,而更多地是清晰地理解哲学现代性基础上才能作到的,这些年来哲学界的主客体二分知识论的批判、对宏大叙述的消解、历史的消解、相对主义泛滥、表面哲学对本质的拒斥,都是在现代哲学的标准“剃刀”下进行的,但是能否说这样的哲学就是一种具有现代性的哲学或哲学现代性,显然这是一个必须考量的问题,现在的哲学界已经将现代哲学认定为具有现代性的哲学,如何对待现代西方哲学其实是一个真问题,我们却掠过了对这一问题的追问。
    
     敬畏马克思主义,就是敬畏人民,从人民的立场,从哲学之外理解哲学!许多问题也许将不再是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