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警的探访令我非常失望/周群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转载)
    周群更多文章请看周群专栏
    
       相信凡是了解我周群的人,仅需智力略高于傻瓜、白痴,都能明白网警会跑来探望我周群是件自然而又必然的事情,不过,尚且更能预料网警居然会空着双手上门以致令我周群大失所望的人,恐怕就不会是很多了。实际上,就连我自己本人当时也对此是颇感始料不及、意想不到,觉得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曾经想象和意料,而此也直接导致了我一时之间的很失望,与后来的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博讯 boxun.com)

    
      事实上,那天下午当网警叫门的那一瞬间,我脑海里猛然闪现的仍还是电视上逢年过节都会播放的领导或首长郑重其事地跑去看望单个穷苦百姓的镜头,特别是其中的那只领导或首长一边笑嘻嘻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红纸包时的特写镜头,实在是我因为渴望而永远忘怀不了更常常所挂念的情景。虽然通常领导或首长在把红纸包递给穷苦百姓时所流露出的那副神态根本就不像是公仆面对主人,反倒犹如是正在做施舍乞丐般的善事,而且红纸包里的那点钱显然对于穷苦百姓来说还绝对可说是杯水车薪、扬汤止沸,穷苦百姓真正需要的是工作与社会福利保障,而这点小钱在这个唯利是图的变态社会中或许一个伤风感冒之类的小毛病再遇上个厉害一点的医生就很可能会被全骗光了。但尽管真相如此,可对于正深处于下岗失业困境中的我而言,无论如何红纸包的诱惑力终究仍然是巨大而又无法抗拒的。因此,当时我已经好多天都睁不大的眼睛,刹那间就放射出了光芒,仿佛就像是已经见到了红纸包似的。
    
      然而,与我想象所迥然不同的是,两个网警进门以后却居然自始至终不仅没有从口袋里掏出红纸包,更没有说要解决我的下岗失业问题,甚至连表示要找出版社帮我出版文集的意思都没有一点。结果,非但使得我珍藏了很久都舍不得泡的茶叶就这么给白白地浪费掉了,并且一个美好的下午更就这么给白白地虚耗掉了。
    
      记得在瞎扯过程中,越来越按捺不住的我,除了为说明我文章的性质和分量而故意讲自己的文章不远的将来必定会进入学校课本之外,还刻意提醒他们其实我早就清楚网警必定会来找我因此早就在等待着了。而其中的一个网警当时还笑着接口说:“你好像在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我们来啊。”
    
      刹那之间,我居然还真以为他会马上就像变戏法那般从口袋里突然掏出一个红纸包来,或者开口承诺解决我的下岗失业问题,或者为了充分发挥我的特长和余热而答应找家出版社帮我把文集出版了,让我因此更能够为祖国多写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文章。可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实际上这竟然又是我的一厢情愿所致的空幻想而已。
    
      直到两个网警拍拍屁股走了很久很久,我依然还是没能从纳闷中清醒过来:咦?不是说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吗?怎么现在人民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境地,却人民警察还没有一点儿要为人民的意思呢?难道说,如今的人民警察已经不再是为人民了?!
    
      而后再使劲一想,就更觉得有些不大对头了:磨蹭了这么一下午,警察能够根据时间拿到优厚的工资——甚至还很可能因此再加上外出补贴,可是我却岂不就这样被莫明其妙地浪费掉了那么多宝贵时间?!这又是从何说起呢?该不会……警察就是利用上班时间来消耗我这等穷苦百姓时间的吧?!
    
      琢磨来琢磨去,猜测了很久也费了好多的时间和精力,却还是怎么也吃不透这两个网警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既不是来送红纸包的,又不是来解决我下岗失业问题的,更不是来帮我出版文集的,哪到底是跑来干什么的呢?
    
      后来,想着想着天慢慢黑了,周围开始变得漆黑一团了,这才令我触景生情猛然打了个寒颤,忽地想到了一个源于自己实在是太善良、太仁慈而一直没想也不敢想的可能性:啊呀,不好!莫非网警是来封我嘴的?!
    
      虽然基于我的善良和仁慈本性,被自己的这个源于身处黑暗而触发的可怕推测吓了一大跳,并随即更非常非常希望能够立刻就否定它、忘了它,然而,这个异常恐怖的结论一旦出现且明显又成为了唯一没有证据可以推翻的论断,却终于让我无法再逃避现实而不得不冷静下来,不得不面对真实世界而开始寻思自己与网警之间唯一可能的联系——即:可能导致网警跑来封我嘴的唯一根源:由于自己日前被社会抛弃——本来拥有的工作权被国企倒闭而剥夺,又基于年龄大的关系找不到可以养家活口的工作——失业大军中年纪轻轻的尚且很多很多,更有特长也无处发挥——写得一手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的实事求是好文章,却源于媒体拒绝进步文章并践踏《宪法》所定的言论自由而始终不得发表或出版,因此,被压榨得实在是痛苦万分的自己,忍不住在网络上哀嚎般地喊出了几声发自于内心的真实苦痛。
    
      难不成,现在的警察真的是已经完全不想真心帮助我等穷苦百姓,反而真的是跑来威胁我不准再在唯一尚可说几句话的网络上哀嚎?!可这也实在源于太过荒唐与恐怖而实在令人感觉不大可能啊,因为经历告诉我,过去的中国人民警察可是举世公认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无论是谁也不管是遇上了什么困难只要找人民警察就保管能够得到圆满解决!故而按理说,即便是深受社会影响而蜕化变质也最多是不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罢了,根本就不可能站到人民对立面去倒戈恐吓人民群众的啊?!
    
      但是,在一再地论证并且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的可能性,以致于足以可断定这个异常可怕又恐怖的结论是最终定论后,摆在面前的事实就更是令我不禁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和不敢置信了:当下的社会正全力以赴砸烂公有制营造私有制,老百姓原有的医疗、教育、就业、住房、养老等社会福利保障由此被实质性地废除了,而新兴的资本家性质使然又不顾一切地专挑年轻力壮的劳动力使用,那么,这样的一个社会让我等无产阶级一旦上了岁数又将如何再生存呢?!要知道每个人都会年老,都会失去最有气力的年轻时期,这可是自然规律啊?!难道说,现在的国家已经完全忘却了国家的之所以存在意义而不再履行国家的职责,已经在任我等穷苦百姓痛苦挣扎于自生自灭中,甚至连叫几声痛都不允许了?!
    
      怪不得如今的自杀者那么多了,犯罪率更是居高不下了,原来自己竟然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心底禁不住涌起的一股寒意,顿使我感到一阵心寒,再也没有胆量和勇气继续思索下去,再也没有胆量和勇气去审视或掂量自己的处境与前途了。
    
      刹住思绪环顾四周,我这才发觉夜已经越发地深了,四下的黑暗也越发地浓重了,连一丝微弱的光明都看不到。猛然之间,仿佛是恍然大悟又似乎是豁然开朗,我不觉然拍了下额头,情不自禁失声对自己庆贺道:“侥幸,今天总算熬过来了!”
    
      而且,自从那天起,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分,我都会毫不例外地对自己郑重道上那句贺语:“侥幸,今天总算熬过来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士辉:我告北京网警的虚拟诉状
  • 廖祖笙:请网警速向党中央和党的总书记报告
  • 郭永丰:成员1000人,网警占9成
  • 郭永丰:深圳网警经常封我IP为何故?
  • 胡锦涛网上做客,留言源源不断,网警忙得不亦乐乎
  • “蚁力神”事件谜团:被政府网警删除的长篇“深度调查”报告(二)
  • “蚁力神”事件谜团:被政府网警删除的长篇“深度调查”报告(一)
  • 十七大前严管:网警与网民斗智斗勇
  • 向光明:网警抓住15岁少年乱转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