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启耀:毛主席有几个?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3日 转载)
    
     第一次离家过年,是文革期间当知青。还没成年,就被弄到边疆修理地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1969年2月9日坐卡车出发,在大山里摇晃了7天,到达中缅边境一个叫盈江的少数民族地区。
     (博讯 boxun.com)

     风尘仆仆刚到,就被分管知青的军代表当头一个下马威:"有人想走?来了就别想走!我要叫你们这些臭知识分子,三代尸骨烂在这儿,臭在这儿!"可惜他话说得太猛,不小心把自己给折了进去--没多久,盈江出现泥石流,他奉命开摩托前往。本来是天灾,他要上升到防止暴露目标给美帝国主义的高度,在漆黑的夜里熄灯急行,结果撞到一辆停在路边的拖拉机,死了。此为后话。
    
     我们在极其沮丧的状态下听到发闷的象脚鼓声由远而近,来了些傣族小伙和姑娘把我们接走。步行一个多小时,走过一条用竹子搭桥的江,来到一个叫"蛮胆"的寨子。我们被一群满嘴血红(其实是嚼槟榔而已,当时却把我们吓得半死)的女人围住,听她们用我们不懂的话议论我们。然后根据各家未来可能的需要,分别领走。
    
    
     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大叔递过来一把砍刀,叫我跟他走。他带我到江边找到竹蓬,砍了几根竹子,让我拖回去搭床。床还没有安妥,天就黑了。
    
     第二天大家碰了头,讲自己那家的情况。有人想起这天就是除夕了,好几个屁孩顿时哭了起来。
    
     好在家家的晚饭都很丰盛。傣族不过这个年,但老乡们知道我们的心思,特意准备了。我记得那餐饭有鸡,那是很久没有闻过的味了。那天最经典的语录是民兵队长说的。他问:“广播里年年都叫一定要解放台湾,为什么还不去呢?”我们支吾:“大概,不好去吧?”“从小路去呀!”他很有把握地建议。他是寨子里公认的好猎手,山里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
    
     为了让这些臭知识屁孩不要想家,有人专门组织了一次忆苦思甜会。傣族老乡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组织者启发他们:所谓忆苦思甜,就是说过去的坏话,歌颂现在。
    
     老贫农上台发言:"过去坏呀!前几年,粮食减产了,还吹牛亩产几千斤,逼我们多交公粮。那些干部,不懂种田,净瞎指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主持人急了:"再往以前说!再往以前说!""再往前,就更坏了,把我们的锅都砸了大炼钢铁!最苦的就是这个时候。"吓得主持人连忙休会,改吃忆苦饭。
     要让习俗不吃稀饭的傣族乡亲知道什么是"忆苦饭"不难,说野菜煮稀饭就行了。一些能干的大妈早就上山采来十多种野菜,剁碎,加米熬了,一人一碗。野菜是她们熟悉的山珍,米是现舂的软米,煮在一起,清香无比。大家吃了还要,连碗都舔得干干净净。
    
     回到我们住的老乡家,老乡的政治热情还没有冷下来。一位大爹十分认真地问我们:"毛主席有几个?"我们大窘:"有几个那还了得!就一个。"大爹指着一张新发的毛主席语录,说:"这个毛主席是假的"。我们大惊,忙看那红纸:"......闲时吃稀,忙时吃干,杂以番薯......正版的毛主席语录,怎么有假!"大爹摇头:"毛主席说要给我们好日子过。我们傣族是只剩一把米都要煮成干饭吃的人,这个毛主席要我们吃稀的,肯定是假的啦。"我们张口结舌,回答不上来。按照忆苦思甜的逻辑,大爹的推论无懈可击。事后想想,幸好大爹问的是和他一样糊涂的人,要换个地方换些人,他这样的问题是有杀身之祸的。
    
     这方面故事太多,暂略。总之,从他们那里,我接受了第一次"前人类学"(叫"山寨版人类学"也行)的“再教育”,这就是明白了话可以有多种说法,事可以有多种想法和做法,而且要从最根本最明白的地方开始,比如穿衣吃饭之类。
    
     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段生活对于我们成长的意义。在全国绝大多数地方政治化军事化的时候,我们却歪打正着完全被放野。除了思想上野了,身体上也野了,一个月差不多有半个月时间到处乱窜--艾芜《南行记》描写的那些地方让我们想入非非。还有就是遍布野物和山鬼的雨林,冬天都可以游泳的大盈江,以及吃到现在都有瘾的傣味。
    
    
    我离开的时候,傣族乡亲给我的评语是:优点,劳动好。缺点,出去乱窜不请假。乡亲们按评语依次放人。最好的是小马,她没有缺点,因为她用针灸治好了一位瘫痪的老太太;第二好的有一条缺点,比如我;第三好的有两条缺点,比如和我一伙乱窜的,多一条“开会不参加 ”(其实我和他们也一样)......依此类推,最后没说的,竟有“幽短社管会”一条(傣话:意为对着社管会撒尿——因为有同志起夜,不去草丛,只图方便)。乡亲们对知青的最差评价是:思想好,劳动不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