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辉:邓式改革三十周年和中国公民社会的未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0日 转载)
    
      邓式改革30年来,以严重的社会分化为特征的经济腾飞是中國大陆的一个重要现象,公民权利的初步成长、公民社会的初步培育、以及公民遭受压制是另一重要现象。本人曾先后写过“努力走向公民社会之一、之二和之三,对中國公民社会成长的路径进行初步的个人探索。现在,适逢”邓式改革“30周年的举国纪念时期,我就公民社会道路继续进行研究,写作这篇论文,当作系列文章的之四。
     (博讯 boxun.com)

      以下分五个标题,对邓式改革和中國公民社会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进行分析。一,邓式改革与公民社会初萌,二,邓式改革与人權和公民权利,三,邓式改革与民间组织,四,邓式改革与社会治理结构变化,五,邓式改革与中國公民社会的未来。
    
      第一个问题,邓式改革与公民社会初萌
    
      今年是邓式改革30年,也是中國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取得重大进步的30年,其间的经验和教训不仅对中國是至关重要的,对世界也是非常重要的。随着邓式改革的先期深入和后期停滞,改革已经造就了既得利益者和不得利益者,中國的权贵阶层已经基本形成,对邓式改革政策的评价只能说邓式改革是“百分之百的成绩”和“百分之百的失误”,而用仲共传统的“三七开”方法或“四六开”方法总结邓式改革已经不合适宜了。30年来,人们不仅看到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也看到了还有很多远未解决原来存在问题,同时也认识到邓式改革中出现新问题并不是“马体西用”的邓式改革所能够解决的。
    
      刮风下雨,不仅是自然现象,在象征意义上也是一种社会现象。中國的邓式改革三十年,也是风风雨雨的三十年。邓式改革有未能解决的问题和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有新有旧,长期积累下来,已经对中國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进一步发展构成了重大威胁,如果这些问题处理失当将给中國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在邓式改革的经验与教训面前,中國已经被引领到一个不得不重新选择道路的的十字路口,因此,在邓式改革30周年的时候,人们不仅要纪念它,也要祭奠它。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类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在趋同过程中,都有相同的趋势,就是走向公民社会。这种趋势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将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重要。中國的发展是不是科学发展、是不是可持续发展、中國的和諧社会目标能否顺利实现,中國的和諧世界战略构想能否取得进展,这些问题都要放眼于人类社会的发展大势和世界大潮去进行宏观的洞察。在回顾邓式改革30年风雨历程的时候,既要看到它对公民社会发展的积累,也要看到它对公民社会发展的阻碍,以期“ 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为中國今后的道路选择提供有益的支撑。
    
      全世界都在讲公民社会,西方在讲,东方在在讲,连美国现任总统布什在今年都说美国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公民社会。那么,何谓公民社会?
    
      人權,是以两大国际人權公约为核心的各种国际人權公约普遍认可的人權,只要有了这样的人權,就是一个个有尊严的人;人權在社会交往中,就具体化为公民权,那些因为有人權而而具有公民尊严的人构成了社会,这个社会就叫公民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以《宪法》第三十五条为核心的中國式权利法案如果能够真正落实,那么中國人民就有基本的公民权利,就可以称呼每一个中國人为公民,那么,中國就可以被称为基本意义上的公民社会。这是公民社会的第一个含义。
    
      在公民社会的宪政框架之下,每一个公民,从总统到公司职员,再到街头乞丐,都具有平等的公民权和公民人格;并且,所有的法人公民,从政府到政黨,再到 各种社会团体和企业,都和每一个普通公民一样具有平等的公民权和公民人格,不存在这个组织必然高于那个组织的局面,也不存在一个黨天然地高于社会的局面;个人公民之间,法人公民之间,个人公民和法人公民之间,都有权力出现,这些权力是从公民权利中合法出让出来的,它们用于社会的公共管理,于是,从前叫“统治”的东西,现在就叫“治理”;在公民社会的社会治理结构中,只有公民权力和职务的不同,没有公民地位的不同,这也有点类似于共產黨人常说的话。这是公民社会的第二个含义。
    
      那些个人公民和法人公民为数众多,在公民社会中“微不足道”的,他们要想行驶自己的权利和权力,就需要组织起来,产生社会动员力,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参与到公民社会的社会治理中去。于是在公民社会里,自主的、成熟的、有社会责任心的并有獨立利益诉求的各种政黨和非政府组织数量充裕,形成公民社会社会治理的一个显著的外在特征。这是公民社会的第三个含义。
    
      这里先谈三个最重要的含义,当然,公民社会还有更多的含义。但是可以确定,公民社会首先是能够以法治来保证个人自由的民主社会,公民社会的权利单元必须是公民,同时,它的权力单元也是公民。当公民有了权利和权力的时候,他承担的义务和责任才能是理所当然。
    
      全世界都在走向公民社会,这是人性的要求,这是自由的要求,这是历史大势,谁也改变不了。在走向公民社会的道路上,美欧式国家先行了百步,它们已经初步成为半成熟的公民社会;有更多的国家,包括中國,只走了半步,还在犹豫不定,还在四顾找路;北朝鲜和古巴一类的完全獨裁国家根本就还没有迈步,似乎不知道当今世界有这样一条道路。
    
      目前的中國还是黨高于一切,领导一切,永远伟大、光荣、正确。黨权依然在压制民权,虽经30年邓式改革,專制的形式有所改变,專制的基础有所松动,但黨权代替民权的现状依然如故。宪法中关于民权条款虽然冠冕堂皇,但都不具备实际操作的意义,而关于黨权的内容只在序言中,却有超越所有宪法条文的权威。因为如此一个情况,中國公民社会的发端与发展受到强权的压制与阻碍,正处于一个艰难的十字路口,而相当多的中國学者们关于公民社会的研究也只好蜷缩在“NGO(非赢利非政府组织)”研究领域,不敢迈雷池一步。
    
      毛澤東统治的时代是登峰造极的君权时代,只是穿上了黨权的外衣,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属于糟糕透顶,连国家主席都没公民权,其他公民就不用说了。这种登峰造极的極權统治到了鄧小平时代有所变化,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虽然有所反复,但是一直在反复中逐渐好转。比如现在如果在饭前酒后议论时政不会担心别人去告密了;再比如,人们相互谈话时辱骂黨政领导人通常也不会被镣铐加身了;再比如,在刚刚进入鄧小平时代的时候还有人因为持有不同的政治观点被判处死刑,但现在就好多了,异议人士叫得再凶,通常也是遭到生存打压,至多监禁几年而已,没有了生命之虞。这样的进步虽然说有点惨淡,但毕竟也是进步。当人们为这样的进步欢呼的同时,已经说明公民权利在中國已经得到了初萌,但人们也应该时刻铭记,这样的进步与现代公民权利概念还相差甚远。
    
      30年来,仲共当局每年都抗议外部世界对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说三道四,不承认有任何人權和公民权问题的存在,但每年都重复一个陈词滥调,意思是说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已经有了十足的改观。这些声明里实际上都隐含着难圆其说的矛盾和无奈,黨权压制公民权,黨国压制民国,这样的状况毕竟没有改变,一个茁壮成长的公民社会毕竟还没有登陆东亚这个古国。但是,我们要善于迎接它,哪怕如飓风忽来。
    
      中國,在改变的东西正在悄悄改变,没有改变的东西始终没有改变。如果说邓式改革的30年来,中國在人權和公民权状况绝对倒退了,那就有失公允。但是,在鄧小平对中國进行改革的同时,世界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相对整个世界的脚步来说,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并没有改善多少,也就是说和现代世界的差距并没有缩小,而是拉大了。做一个公民,我们尚未做好,在走向公民社会的道路中,我们肩负深沉,任重而道远。
    
      第二个问题,邓式改革与人權和公民权利
    
      公民,指具有一个国家的国籍,根据该国的法律规范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自然人。从其产生来看,公民作为一个法律概念,是和民主政治紧密相连的。在历史上,最早的具有制度性的民主政治,出现在古希腊的雅典和古罗马的城邦时期。欧洲中世纪时期,奴隶制的民主共和形式消失了,公民的概念也就不再使用。西方的民主革命胜利以后,公民的概念被重新提出,各国宪法普遍地使用了公民的概念。从其性质上来看,公民具有自然属性和法律属性两个方面。公民的自然属性反映出公民首先是基于自然生理规律出生和存在的生命体。公民的法律属性是指公民作为一个法律概念,以一个国家的成员的身份,参与社会活动、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应由国家法律加以规定。
    
      公民社会是美好的,但是公民社会是以公民权利的伸张为基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國也是一个公民构成的国家,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公民国家。但是,有法律未必有法治,有宪法未必有宪政。中國大陆有没有公民?一些激进的朋友说没有公民,只有臣民、草民、愚民和暴民。其实,在1949年之后,中國大陆确实是缺少公民社会的迹象和特征,1958以前,有人權和公民权的就是仲共的核心人物和部分民国遗老;然后到1966年之间,有人權和公民权的只有仲共的核心人物了;再然后到1976年之间,有人權和公民权的就只剩下毛澤東一个人了;随着鄧小平改革的启动和深入,有人權和公民权的人群范围又在逐步扩大…………
    
      在邓式改革的过程中,人權和公民权先是从毛澤東的遗体上恢复到仲共部分核心人物身上;然后又逐渐扩散到仲共部分政治精英身上;再然后随着江澤民“叁個代表”理论的推出,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逐渐由中國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共同分享,并垄断起来。目前的中國大陆以农民为最边缘,以城市为核心,城市又以黨政人员为核心,黨政人员又以仲共中央为核心,仲共中央又以9人政治局为核心,9人政治局又以1人为核心。中國的文化精英和经济精英以这些各层次的权力核心为躯干进行附着,并与分享其不同份额人權和公民权。当然,越到核心,所分享到的人權和公民权越多。
    
      距离仲共内层核心距离越遥远的人群和阶层分享到的人權和公民权越少,这样一来,中國大陆不仅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的精英形成了利益上的权贵阶层,而且人人權和公民权方面也形成了一个权贵阶层。这些权贵阶层压制在各层次的草根阶层之上,自以为中國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很好,甚至宣称中國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好过美国5倍,而其实呢,是他们自己的人權和公民权状况好过西方5倍而已。用一种非制度化和非明文化的手段分割中國大陆十几亿人群,由精英垄断宪法所赋予的人權和公民权,更多的人被边缘化,形成中國的草根阶层,这就是邓式改革后中國大陆的权利分布,也是人權和公民权的现状。
    
      首先,财产权是公民权的一个最基本的内容,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应该具有维护自己私有财产不被侵犯的权利,这里的私有财产应该包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但是,这个权利从前只有毛澤東一个人具有,邓式改革后就成了精英权贵阶层共同分享,而普通民众则缺少基本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邓式改革的一个重要后果就是财富迅速在少数人手里集中,大多数人没有足够的财富,也没有足够的保护自己财富的权利。城市工商业经过邓式改革,一部分产权还保留在官府手中,更多的则以各种手段和方式转移到精英权贵手中;农村经过邓式改革仅仅是解决了温饱问题,农业看不到出路,农村也看不到出路,农民更看不到出路,大多数农民除了体力、少量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并没有更多的财富,和秦始皇以来的2000年并无实质的区别。所谓的中國大陆公民,绝大部分人最主要的财富就是房子,但是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房子,却连房子下的土地都不是自己的,从理论上和法理上来说,他们的房子住上几十年以后,将不属于自己。绝大多数中國公民的财富随时都有被精英权贵阶层依仗国家机器剥夺的危险,这种危险每一天都在降临在不同的中國公民身上。非法征地和非法拆迁,当然还有“合法征地”和“合法拆迁”,等等,这些事情每一天都在制造血泪,就是因为中國公民没有足够的保护自己财产的权利,他们缺少基本的公民权。
    
      其次,思想信仰权和表达权是公民权的一个重要部分,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应该具有思想的权利,都有选择不同信仰的权利,并且应该具有思想表达和信仰表达的权利。言论、出版、集会、罢工、游行和示威,这些都是表达的权利。没有表达的权利,真相就是空的,思想信仰权就是空的,但中國大陆绝大多数人民恰恰就生活在谎言之中,他们的表达权恰恰就是空的。人们根本没有收看美国CNN的权利,却鼓噪人们去抵制CNN,这是毫无道理的愚民政策;媒体遭受核心权力的垄断,与核心利益相背的思想和言论一概不许表达,不仅章诒和等人的言论遭到封杀,连邓力群的言论也遭到封杀,而邓力群其人却是当初仲共總書記的候选人之一;工厂被权贵剥夺了,不许工人表达,土地被权贵剥夺了,不许农民表达,房子被拆了,不许居民表达,孩子在地震中因为豆腐渣工程砸死了,不许家长表达愤怒,只许人家表达感恩,等等,这些人算哪国公民?2008年中國举办奥运会,北京为此开辟了几个公园专供游行示威,但是最终结果很“和諧”,也很可悲,喏大中國居然一片莺歌燕舞,没有一例游行示威事件,难道中國就“和諧”到任何不同表达都没有的程度?显然不是,事实上那些想去游行示威的人都被控制起来了。2008年的中國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天灾加人祸,我们的观念被抵制,我们的产品被抵制,我们的出国留学人员也遭到抵制,当我们质疑外界媒体对我们进行“不公正报道”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扪心自问,在自己的国家都无法获得真相,我们凭什么去苛责别人?连话都不许说“错”的国家值得世界尊重吗?没有真相,我们都在经历超乎想象的荒唐和无耻,但我们依然开不了眼。可悲!
    
      再次,选举权,包括代议权和全民公决权,这是公民权的核心部分,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应该具有选举权,每个人都可以去投票,每个人都可以做为候选人去参加竞选,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形式。但是,绝大多数大陆中國人没有参加过自由自主的选举,他们没有选举过自己的县长、市长和省长,更没有选举过自己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少数参加过选举的人大多是距离权力核心比较近的黨政人员,况且他们也不是在参加自由自主的选举,而是投票内容和投票方式早就被领导打了招呼;更为要害的是,中國大陆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是提前内定好了的,行政长官由仲共各级黨委事先决定,人大代表主要由仲共各级组织部事先决定,政协委员主要由仲共各级统战部事先决定,其他人和组织如果“乱来”,一概按照“非组织活动”进行弹压;中國大陆的獨立候选人本来就寥寥无几,但他们的下场大多都非常惨淡,姚立法先生因竞选人大代表长期遭到监视和骚扰,孙文广先生因竞选人大代表长期被当局当做异议分子和危险分子对待,张树斌先生因“预谋”竞选国家主席遭到劝阻和监视,陕西还有一位先生先期因“私自”参与竞选被查到“污点”劳动教养了三年,当然,这样的例子很多,不再一一赘述。西方人曾经提出过,不选举,不代议,就不纳税,因为没有选举就不是公民。我们老大中國,有几个人是真正的公民?
    
      然后,结社权、组黨权、社会治理参与权,这是公民权的实质内容,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应该具有相互联系的权利,应该具有在联系中自主组织起来的权利,应该具有组织起来参与社会治理的权利。但是,中國人民不具有自由自主组织社团和政黨的权利,因为仲共宪法规定一切都必须在仲共的领导之下,那么,中國大陆就只能允许仲共和仲共所能容许的几个政黨存在;那么,中國大陆的一切组织都只能在仲共所能掌控的范围内存在,虽然也有一些假惺惺的“民间组织”,但都不外乎仲共的监视视野。为什么允许共產黨人组黨,而不允许别的公民组黨?这在常识上都说不过去嘛!难以自圆其说的东西必然是强词夺理。众所周知,1998年,有很多异议人士企图成立中國民主黨,到当局的管理部门递交名单进行依法登记,却被按图索骥抓了个遍;**功之所以遭到严酷鎮壓,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的半组织化程度使当局感到难以控制,然后立刻就由“众星捧月”状态变成了“过街老鼠”状态;其后,在中國大陆,一切公民自主组织化的趋势都被严格扼杀在萌芽状态,于是,异议人士之间的相互联系和正常交往遭到了更加严酷的监视和干扰,甚至很多人变相地失去了行动自由;最近,北京一部分律师公开声明,北京90%的律师没有参加过律师协会的组织和选举工作,要求修改律师协会章程,并重新选举,也遭到了当局严厉的批评,并被指责为一群“不明真相”的律师,请问:在中國,如果律师都成了糊涂人,那还有明白人吗?公民只有组织起来,才能共同表达利益和意愿,才能参加对权贵的集体谈判,从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中國公民有几个能自由自主地组织起来?
    
      没有公民权利的公民是匪夷所思的,没有公民的公民社会是匪夷所思的,没有公民组织的公民社会也是匪夷所思的。做一个公民,我们尚未做好,在走向公民社会的道路中,我们肩负深沉,任重而道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辉与体制内一位网友关于民主的一番交流
  • 认清中国极权的客观性/张辉
  • 公民监政:从512大地震看民主问题/张辉
  • 26年的兢兢业业不如史上最牛公务员80后厅官张辉几个月/叶沪
  • 一个公务员的自述:我的二十年不如史上最牛公务员张辉的五年
  • 让“书记猛兽们”歇歇脚吧!/张辉
  • 黑奴的故事与祖国的自由/张辉
  • 2008中国民间十大事件点评(张辉版)
  • 2008中国民间十大事件点评(张辉版)
  • 80后厅级干部张辉背景真相!(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