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立峰:AIDS、SARS、狼来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9日 转载)
    
    前些日子,国内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不良网站行动。几天后,俺就在电视上发现自己常去的一家本来很健康的图片网站因为里面的有刘亦霏穿短裙网袜的图片而上了央视新闻!很快那网站就被临时关闭了。可是俺网上随便看看:那些真正不健康的网站还是比比皆是,有一家甚至还在首页上用大字标榜:本网站为公安部指定***类网站……
     (博讯 boxun.com)

    这不由让俺想到了前些年轰轰烈烈的“打扫行动”:我们到字典上查查某个不雅的字,得到如下解释:旧社会里被迫以卖淫为生的女人。当然,我们的政府总是骄傲地声称平等的社会主义是不会有这种不良职业的。可是让各级领导伤感痛心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暗自从事这种职业的人越来越多!几次“打扫行动”以后,领导们也发现这“打扫行动”的效果是越扫越多,后来,干脆也不扫了,但脸面上也觉得不好看,就只好引导一下给这种职业换了几多名称。在许多地方的政府公安部门还都有不成文的潜规则:为了繁荣地方经济,某某某繁华街道严禁去扫黄……。
    
    这让俺不由想起了刘亚洲将军的高论:“ 西方什么都禁,就是不禁人的本能。中国什么都不禁,独独禁本能。西方人敢于展示自己,既敢于展示自己的思想,又敢于展示自己的裸体。中国就知道穿衣服。给思想穿衣服。穿衣服总比脱衣服容易。西方鞭挞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它的思想在驰骋。我们歌颂自己的光明,结果带来千年的黑暗……”其实民族国家和人是一样的,一个天天总是把自己的优点和曾经的漂亮成绩挂在嘴边歌颂、却讳而不谈也从不让别人批评缺点、更不会改正自己缺点的人你会喜欢吗??
    
    到过欧洲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公园、大街、建筑上随处可见各种裸体的雕塑艺术品,那里人们的穿着打扮也都很开放,农村城市也常常可见裸奔的人,人们也都对这些熟视无睹。可是我们这里呢?对于SEX,不论政府、媒体、老幼总是最讳默如深的话题和词语,对学生的紧迫的性教育问题,喊了多少年也只是停留在口号阶段,对于这个难以回避的问题,我们除了禁止就是打击,可是,人的天性你又怎么能压得住?相反人类天生有种逆反心理:你越是不让他知道的他越想知道,越是不让他看的他越想看!结果呢,效果正好相反。
    
    俺这样说不是反对这种做法,而是觉得关闭网站只是治标,彻底改变人们的思想观念才是根本,今天你关闭了几千家网站,可这种沃土只要存在,明天就会有几万家再出来。几千年前的大禹治水也知道引导重于围堵的浅薄道理,二十一世纪的国人为什么还不如几千年前的石器时代的祖先呢?
    
    当AIDS在国外让人人惊恐的时候,我们的领导还骄傲地声称,不必担心,咱们中国没有这种沃土!后来,数十万人感染后,才又不得不红着脸在世人面前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后来,我们这里本土诞生了SARS,当它几乎已经让整个民族陷入危机之时,所有的报纸、广播和CCTV却都在极力辟谣:那只是极少数人群中流行的一种由衣原体感染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能很容易治好,也不会大规模传播。可很快严峻的现实就不得不让领导们汗颜,没办法,后来班长只好让卫生委员和一位叫“梦中才学习农民”的羔羊同学代罪下课了。这些颇具讽刺意味噢……
    
    当然最具讽刺意味的还不是这个,19世纪的两位思想家马先生和恩先生弄了个英特纳雄耐尔,本来就理论就相当可笑,可是却有许多地球人极力称颂,后来这理论传播到了中国,并很快在中华大地上得到发扬光大!但此时,世人已经都知道这理论是连傻瓜听了也会笑掉大牙的,可是,我们这伟大的民族却为了颜面在坚持着板着脸不笑走着这条英特纳雄耐尔崎岖山路,但是走几十年以后,领路的人先脚打泡受不了了!(当然数亿农民走山路还是很习惯的)但智慧的领路人却让大家依然高举红旗、高喊英特纳雄耐尔口号却悄悄抄了条近路上了平坦、宽阔的资本主义高速铁路并都坐上了和谐号动车组,当然这英明举措让领导高兴、让老外嫉妒、让人民称赞……
    
    “狼来了!”只能喊个两三回,如果我们一次次总是这样喊,也就难怪老外们轻视我们中国人、怀疑我们伟大的“四大发明”和所有的言行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官员何其多与乐……/刘立峰
  • 和谐中国、富强中国的八要素!/刘立峰
  • 中国超级工程一览目录:让老美也目瞪口呆,自叹不如/刘立峰
  • “裸体做官”、三敢干部与领导妙语/刘立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