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戊寅上书改良案,乞哀求恳全无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7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沈良庆文读后感

     (博讯 boxun.com)

    黄河清
    
    戊子年除夕拜读“自由圣火”刊发的沈良庆文“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四)”,诸多理论、诸多洋人名,都是一知半解或全然陌生,但我却像小学生读一篇有趣的故事一样被吸引住了,因为沈先生所讲的事实我很了解。在此,除感谢沈先生为我上了一堂切实、生动的政治理论课、历史知识课外,我愿意写出自己的身受感同,或能为读此文而似我尚在理论门外者有一点实际事例的辅助理解。
    
    十一年前的1998年10月底,西班牙有一位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王策返回大陆上书,恳求中共实施政治改革。王策是敝同乡老友,他偷渡潜入大陆时恰好我在家乡。无论我对他的书呆子气有多不以为然,这个当口,我还是为其履险犯难大仁大勇的牺牲精神感动佩服。胆小如鼠的我也终于义不容辞义无反顾责无旁贷地与王策另一位同乡友人李力一起投入了策划于密室点火于自身的不知算是革命抑或是反革命的蠢蠢欲动了。
    
    王策上的哪门子书啊?王策上的是“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这个“案”,也就是上的书,不仅内容是货真价实的改良,招牌也半点不矫饰不含糊,直通通就叫“改良案”。温和的不能再温和了,不仅不提立马结束一党专政,且要共产党继续领导我们三十年再说。王策是美国人教出来的政治学博士,自然有他的一套言之成理自以为行之有效的理论。1998年是戊寅年,后来有人写文章,说这是“戊寅上书”,类同于康有为的“公车上书”,虽然失败了,但与戊戌变法一样会长留青史的。说的我这个曾参与其中的小卒美滋滋的,以为会在凌烟阁众精英的肖像腋下留个影。所以,要说改良主义,当今在世的无论海外、大陆,王策不算鼻祖,也是最老资格了。为此,他还被人起了个不知算是臭名远扬还是芳名远播的外号:王三十。现在高擎改良主义大旗的时髦者,在王策面前,大约是难能摆什么大谱的。
    
    按说,或者按现在庞庞然时髦者们的愿望和堂皇正经的阐述,中共当政者应该欢迎才是,再不济,也不过让你热脸贴贴冷屁股,把你请去喝喝茶,关上几天,吓唬一番。因为王策在为大众福祉设想的周全的同时也实在替中共考虑的全面了,并不比现当今的任何什么声明公开信呼吁书宪章类的东东逊色。可事实呢,发生在十一年前的改良主义者王策上书的下场和结果是怎样的呢?我这个当事人之一不敢或须臾忘:
    
    不到十天,1998年11月2日,王策和李力在准备飞往北京上书前先填填肚子的杭州机场餐厅被十几辆警车包围,然后呼啸分送关押,连累杭州的另一位书呆子、大名鼎鼎的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王有才也锒铛入狱,还有因我央求帮忙接待联系的杭州朋友陈某也被捎带了;我自己则在温州寓所门外路上被“客气”地抓到了国安局关了起来。温州还有一位与王策见了一面的郑某,市公安局关顾了他。已跑回重庆的邓焕武则有温州警察千里迢迢去“请”回了温州。此事当年炒得沸沸扬扬,国际社会,尤其是西班牙举国上下全力声援救助王策。王策被判了四年,我和李力也沾了点是西班牙居民的光,关了一百多天,被驱逐去国。王有才运气不好,不仅摊上王策,还摊上徐文立、秦永敏,都被判了十多年。至今,最倒霉最背运的秦永敏还关在狱中,病得要死,十年了,每年春节都不让见亲人,故意治他的。
    
    怎么才十一年,改良主义的悲惨下场就全都忘了个精光呢?难怪对胡锦涛2004年在十六大四中全会上的讲话会视而不见。看看他怎么说的吧:
    
    “一段时间以来,境外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权。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不要给错误思想提供渠道。对错误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区别认识问题、学术问题。政治问题一旦出现,要严厉打击,不要热炒,不要授人以柄。宣传上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不要让人猜测。敌对势力总是从舆论入手占领宣传阵地。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搞垮苏联和苏共的主要手段是从意识形态入手的。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 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 而绝不是所谓的“功臣”,说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苏联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的立场讲话。正是他提倡公开化、多元化,使苏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乱,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这是苏共内部出现问题的最根本的原因。”
    
    还有夸朝鲜的金正日讲政治讲得好、古巴的卡斯特罗与美国对着干立场坚定,要全党全国学习这两个屠夫。
    
    
    
    这是耳朵听出了改良主义哀恳求告老茧的当政者的最明白无误最针对性的回答、宣示,正是早就昭示于天下的宣言、宪章,落实到六千万党员,数百万陆海空三军和武装警察部队以及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党组织、公安、检察、法院、监狱,较之八千或八万、八十万的签名更堂皇正经。
    
    
    
    十一年、五年前的事都忘了,就当年的事呢,竟然也记不得了。西藏镇压、奥运撒谎、汶川瞒震、瓮安奸女、杨佳杀警、三鹿毒奶……明明白白就是杀人、欺骗、屠婴了,不流氓就无赖了,比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更过了,是无天践法,是害天伤法了,还能说什么还要说什么还想求什么呢?!
    
    
    
    还要吱吱叫!还想哀恳求告!猫吃老鼠,是不声不响的,吱吱叫的是老鼠,不是猫,不管老鼠叫的如何动听如何悲惨,猫不会理的,绝不会生悲悯之心的,这是天性使然,他们是天敌!猫仍然决然会吃老鼠的,吃起来丝毫不客气的,血淋淋的。
    
    
    
    十一年前,我曾拼了老命,与王策李力一起吱吱叫,期望叫的声音够大够动听,冀猫能生一念之仁,不吃我们而改弦更辙,洗心革面,换吃素食不再沾荤腥,却差点赔了小命被吃掉。这回,我学乖了,叫还是叫的,不再拼命叫了,叫的让人听见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一点也不抱半点希望丝毫幻想猫会不吃我们。我说不了理论的高深,我实在感谢佩服沈良庆先生对我的开窍,把吱吱叫没用上升为理论,总结为经验,归纳为教训,警示以告诫,提醒于国人,规劝时髦者们。我真想有人能把沈良庆先生的高谈驳得体无完肤,反正都是清谈,误不了国也救不了国。若能驳倒了,让人信服了,我就再拼老命吱吱叫。这可是为自己——没人吃我们了,不是装蒜,不怕早就拼命吱吱叫的时髦者不待见。
    
    
    
    谨以“乞哀求告全无用”旧诗四首结束小文。
    
    
    
    乞哀求告全无用!
    
    
    
    余孤陋寡闻,不识当今最大文字狱“红羊悲歌”何指,得西安友人王中陵介绍,始明究竟:07年初,新闻出版总署新疆分舵查处唐世政主编的《红羊悲歌》古诗词集,案涉560位诗词作者。新疆系余四十二年前流戍之地,深知山高沙陷,大漠孤烟,号称大熔炉,亚赛大监狱,不意有唐世政先生如许雅士壮举馨香。谨口占四绝以寄以敬。
    
    
    
    一、
    
    曾宰油鸡五十万,岂怜六百红羊诗。
    
    乞哀求告全无用,转填曲赋作新辞。
    
    
    
    二、
    
    新曲沉吟寒士难,悲歌再唱世情残。
    
    敢嗤查禁全无用,星斗阑干且自看。
    
    
    
    三、
    
    羊腴油鸡翎最丰,开屏尽媚主人功。
    
    附皮纵固全无用,卖尽尊严折尽躬。
    
    
    
    四、
    
    死士生王贵贱孰,时人不识精英羞。
    
    翎毛绝美全无用,柳垄千载傲王头。【注】
    
    
    
    【注】:《战国策•齐策》:齐宣王见颜斶,……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使斶为慕势,不如使王为趋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王曰:“有说乎?”斶曰:“有。昔者秦攻齐,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罪,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
    
    
    
    己丑年元旦试笔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戈扬扬戈
  • 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黄河清
  • 黄河清: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
  • 黄河清:九说“九评”
  • 黄河清:咏胡佳、曾金燕、林昭
  • 黄河清:忆先师潘怀素公点滴
  • 黄河清:人性高于一切——纪念王若望诞生九十周年
  • 黄河清:王若望与底层人、名人(上)
  • 黄河清:华国锋本记
  • 黄河清:双簧假唱鼻祖之一王若望
  • 黄河清:民主自由马前卒,辛苦了!
  • 黄河清:九哭北京奥运
  • 黄河清:大美人方政,你在哪里?!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 黄河清:贵州瓮安劫难记
  • 黄河清:“今天,我是法轮信众!”
  • 黄河清:伟大的法轮信众万岁!——汶川地震反思之十
  • 曲突徙薪座客榜——汶川地震反思之九/黄河清
  • 黄河清:中国灾难从头数——汶川地震反思之八
  • 黄河清:知识人与知识分子
  • 王若望传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之一/黄河清
  • 黄河清: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 黄河清:32年前唐山地震救援总指挥是谁?——兼及汶川地震及其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