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规划腐败“水”很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6日 转载)
    
    《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徐俐自2001年升任副局长后,其受贿行为已经毫不避讳第三人的存在,更让人惊异的是一些官员甚至在其中充当了“掮客”角色。
     (博讯 boxun.com)

    2003年春节期间,成都市安居公司法定代表人尤朝能通过成都市青羊区供电局局长郑某约徐俐及规划局干部刘某吃饭,尤为此准备了几个装有“健康丛书”的手提袋。席间提出请徐帮忙调整该公司开发的西部出版物配送中心总平图及用地请求,徐俐答应回去“研究研究”,散席后,郑某“顺手”拿了一个手提袋给徐俐,徐俐回家打开一看,内有1部手机和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
    
    2003年春节前,成都市恒远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车志辉通过成都市金牛区洞子口乡乡长邬世才,请徐俐很快帮忙审批签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春节后,在一次饭局上徐收到了邬世才转交的2万美金。
    
    袁锋也主动交代,她于1999年春节和2001年1月,先后收受了两家房产公司的“感谢费”共3.5万元。
    
    在侦查机关扣押的徐俐364万元的家财中,除了合法来源和接受52万元受贿款项外,徐俐尚有115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呼唤“阳光规划”
    
    《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事实上,近年来城市违法建设不断增多,已成为影响城市形象的“形象”。许多违背规划原则的现象,亟待纠正,比如,不经审批或违反规划审批规定进行开发,擅自变更规划审批内容,批少建多,超面积加层,越线移位,挤占道路红线等等。
    
    五星花园位于四川省南充市中心的繁华地段。2003年初,市民发现,即将竣工的“南充大都会”与花园周围建筑相比较为突出,极不协调,遂戏称其“大肚会”。随后,10名市人大代表和27名市政协委员提出议案和提案,要求彻查。
    
    后经查明,建设方四川泰升集团在工程审批和建设过程中,向南充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李斌,市规划局原局长邬大渊等党政机关干部15人送钱送物,总额达 440余万元。2000年,在建设方四川泰升集团的“运作”下,“南充大都会”一期工程违规审批、违规放线、违规施工,成了超道路红线1.62米、超高 1.5米、超面积9000平方米的“三超”工程。
    
    2002年1月25日,位于武汉长江河道内的“外滩花园”1号楼依法拆除起爆。2002年2月1日,备受关注的南京紫金山“观景台”被人工爆破。上述两处建筑物之所以被爆破,都是有关部门违规审批的“恶果”。
    
    《城市规划法》第43条规定:“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当地群众说,如果不是省委书记的强势介入,很难相信成都规划腐败案能有如此结果。
    
    一些专家认为,规划腐败的根源在于规划是“封闭循环”的、“自产自销”的公共事务,缺乏来自公众、来自人民代表的有效监督。
    
    而在欧洲的具有悠久规划历史的国家,任何规划出台前都会有法定的公示日期,而民众一旦对规划有质疑,可以通过法定的形式提出,每个利益群体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且可以通过法定程序推翻和否定政府的规划方案。
    
    有关专家认为,要杜绝上述违规规划及避免其造成的恶果,要通过立法建立起对审批的监督和制约机制,特别是对事关公共利益的重大审批事项,可建立社会质询制度,以做到充分论证,认真把关,依法审批,科学决策,把整个规划过程都置于阳光之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牛刀:现在腐败分子为什么喜欢歌颂祖国
  • 从五花八门的领导干部看共产党的糜烂和腐败
  • 救美就先算了 先防腐败吧/成思危 
  • “文凭腐败”是个制度问题/傅一河
  • 从央视春晚收视率到客观的看待央视的腐败/王才亮
  • 洪哲胜:我看“毛泽东思想万岁!打倒腐败堕落的政府!”
  • “年节腐败”何以变成官场“潜规则”
  • 只要能铲除腐败附体,即使与鬼魅联袂也不过分/阿衍
  • 刘健康:腐败分子“忽悠疲劳”
  • 朱家雄:组织部门要迎难而上制止“春节腐败 ”
  • 过年腐败 民心散尽/袁三斧
  • 反腐败 想干就好干/隋振江
  • 法律只是腐败的特权和贴在墙上的废纸
  • 中国经济危机源于腐败房地产/黄晨灏
  • 还有多少腐败官员越贪越赌、越赌越贪
  • 胡总、温总把腐败分子推进‘垃圾坑’
  • 阿衍:腐败政府不怕民变怕有势力的人变
  • Willings:了解了春运,你就了解了中国政府的腐败无能
  • 阿衍:腐败政府不怕民变怕有势力的人变
  • 中国面临腐败和改革赛跑的挑战/周其仁
  • 治理中介腐败,应先治理官员
  • 腐败所长杨长春过大年都去了谁家送礼?
  • 张清扬:群体事件腐败造成,处置不再使用警力?
  • 丁有根腐败案拷问的绿色通道之三
  • 江西萍乡中院腐败窝案终审 原副院长受贿获刑3年
  • 百姓举报腐败被打压 肖昌海上访被拘禁
  • 丁有根腐败案拷问的绿色通道
  • 政治腐败社会动荡中共官员加紧外逃
  • 腐败庞大集团铁道部集体受贿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第三次查处继续包庇坑国坑农干部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四级机关联手欺骗温家宝总理
  •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林业厅厅长不是作秀,胜似作秀/吴兴华
  • 中国执政党“特色”60年,还将继续“特色腐败”下去?
  • 经委副主任欠赌债跑了引出13人腐败窝串案
  • 云南省长秦光荣腐败愈演愈烈 回良玉亲临检查无功而返
  • 中国模式成功的背后:腐败是温和的润滑剂
  • 浙江理工大原副校长被判死缓 腐败震荡高教领域
  • 湖南郴州艰难发展 腐败窝案阴影挥之不去(图)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