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凭腐败”是个制度问题/傅一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2日 转载)
    
     近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批部分官员“学历越来越高,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弱”(1月21日《广州日报》),一时评论蜂拥,夸汪洋总结出官员“学历与能力成反比”,是对现实的精辟概括,一言击中要害。
     我以为,要害不在官员,而在制度。 (博讯 boxun.com)

     中国贪官多,贪欲强,肩负的担子重——要把老婆、子女办出国,要养若干个情妇,还要不断往上爬,正如汪洋书记批评的“两年不提拔、心里有想法,三年不挪动、就想去活动”。活动手段多,“文凭腐败”乃为一。其所以得逞,不是手段通神,而是制度的漏洞太大。中国的贪官数量世界第一,贪污几个亿可以不死。国家领导人年年讲反腐,媒体一次次欢呼反腐出重拳,利剑出鞘,可是贪官队伍日益庞大。这不是制度问题是什么?世界各国官员腐败有个腐败排行榜,中国的腐败指数到底有多高?官方没公布,百姓凭感觉就能估出个大概。
    据《瞭望》周刊报道,2004年10月,中组部等四部委经过两年清查,发现67万名县处级干部中,每40个人就有一个文凭有问题。内蒙古大学校长旭日干说:“我曾经参加过一些人事考核工作,一些人前两年还是大专,现在就变成研究生了。”一些研究生说:“我们导师公开说,我只招三类人,有权的,有钱的,有色的,看看你自己占哪条儿?”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他的博士学位的来历至今还是一个谜。谜底大家都知道,花公款买学位,拿权力换文凭,秘书代读包考。因此,才有陕西乾县科技局局长王显亮大骂考场监考,“我掏钱买文凭,你有啥资格管我”。
     “学历越来越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越来越低”,为什么还能够坐上官位,即使出了问题还会得到不小的提升?汪洋书记谈到,干部要经常掂量掂量“你是谁,为了谁”,这说到了权力的来源与服务的对象的根本问题。
     一权独大,什么好东西都能弄到手,不掏自家一个子,直接掏公家的口袋,想掏多少掏多少。有这等不受监督的特权,上帝做了官也要变成坏蛋。改革开放三十年,倒下去多少官员,证明了这个道理。明白了这个道理还装着二百钱数不清,还要说世界上没有“普世价值”,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不敢让官员的产生、升迁、罢免,由公民来监督,来解决。自己搞不好,又不愿意让权于民。越来越多的公民就不相信,民主在中国就行不通,就没有成效?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曾直斥官员学历造假,希望“名校更要珍惜荣誉”,如果将评价官员的权力交给公民,官员们势必会将更大的精力用到解决民生问题上,凭借为公民服务的政绩就能升官,那么,哪个官员吃饱了没事干把大把大把的银子送给大学捞什子文凭呢?官做到那份上,年龄不小了,精力也不如小青年了,读书三更灯火五更鸡,官员日理万机,做好手头的工作,偷得半日浮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最近有个案子,说的是中威公司制造的A9系列客车与德国尼欧普兰汽车有限公司的“欧洲星航线”系列客车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决:中方3公司赔偿德国公司2116万余元。在中国,盗版出版物、盗版软件广泛存在,盗版音像制品相当普及,各类假冒伪劣产品屡禁不绝,2008年盛行的山寨文化,这种藐视他人知识产权、免费“拿来主义”的“国民心理”有与行为,折射出“正版”制度的缺失。政府官员是社会的精英。如果他们都是“学历越来越高,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弱”,这个国家从哪里产生创新思维、创新意识与自主创新能力?这个国家还有多少“原创”生产力?连生存都危险啊。
     吉林省松原市从2006年到2008年三年间,共有13名获得省级优秀学生保送资格的学生,其家长有三个副厅级、五个正处级、一个副处级、三个教育局科级,看不到一个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保送”成了官员子女上大学的“绿色通道”。(1月21日《今晚报》)瞧。“文凭腐败”已经落实到孩子身上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傅一河:官员缺乏教养,才导致了中国人没有教养
  • 不为官员悲哀/傅一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