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锦尉:邓小平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2日 转载)
    
    尼泊尔是一个小国,平时不大引人注目,但最近这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对藏-独分子的坚决镇压和随后其国内一系列政治事件而频频出现于中国的媒体,并被广大中国人民视为真正的友邦。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了尼泊尔现在的执政党有一个让人影响深刻的中文名称: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
     (博讯 boxun.com)

    尼泊尔有共产党并不希奇,所谓毛主义其实就是毛泽东思想,它并不是一个新名词,在国外,有很多人就一直把他们所理解的毛泽东思想命名为毛主义。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反对藏-独的立场上,尼泊尔人民简直比中国人还要坚决,同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尼共(毛主义)赢得国内大选后,有很多人认为,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但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尼共的毛主义,只是他们所理解的毛泽东思想,并不能等同于中共所理解的毛泽东思想,这就象我们所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和西方社会所说的马克思主义并不完全一致。对此,我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曾一再申明,尼共(毛主义)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并为他们盗用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名字而感到愤慨。这是几年前的事情,当时由于尼共信取“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伟大理论,常常发动武装革命,导致了尼国内战火不断,并影响到了中国边境的安全。现在,尼共(毛主义)既然已经取得革命的胜利,其国内局势也已经稳定,想必我们也会随之改变口吻,伟大的毛主义毕竟是咱中国人发明的,无论其内容和价值是否和我们的一致,光“毛主义”这三字听听就很亲切了。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今后可以接着说。而我今天要说的,或者,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别人可以把毛泽东的那一套说成是“毛主义”,而我们自己却只说“毛泽东思想”,而不是“毛泽东主义”?
    
    主义和思想有严格的区别吗?我看没有。按词典的解释,所谓主义,就是有系统的思想。如果当初我们就叫做“毛泽东主义”,可能也就一直叫到现在了,而不是叫“毛泽东思想”。问题是,当初为什么不叫“主义”而是叫“思想”呢?毛泽东思想难道没有系统吗?如果没有,为什么别人就可以叫“毛主义”呢?再说,传统中国并没有“XX主义”一说,它原本就是外来语法。
    
    1943年,王稼祥在延安为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22周年而写的一篇文章中,第一次使用了“毛泽东思想 ”这个名词,而后在党的“七大”上,正式写进了党章。我不知道当年是否就这个称呼特别讨论或说明过,一个可以猜测的原因是,也许在当时看来,“主义”要比 “思想”更厉害一些,如果“毛泽东思想”也叫“主义”,那岂不是和“马列主义”平起平坐了?无独有偶,我们把朝鲜金日-成的“主体思想”也翻译成了“思想 ”,至于在朝鲜语里,它的本义究竟是“主义”呢还是“思想”?我就不知道了。
    
    按说,这些仅仅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然而,在当下严肃的政治文化里,却显得很重要。一个我们已经习惯的表述是,“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全局。”从这句话里我们可以看出,所有的这些思想理论,首先是根据它所产生的时间的先后排序,后面的是对前面的发展和补充,同时,从后缀的名词中也不难发现,这些词的分量和内涵也是有所不同的,并呈现出一个有趣的级差,主义>思想>理论>重要思想>观>…….
    
    这些词汇使用之精妙,一方面反映了中国人的智慧,汉语言的丰富,同时也展现了中国政治文化中谦虚和恭谨的一面。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注意到,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遣词造句的难度将会越来越大,最终会不会把相关的汉语词汇用光呢?而只能靠形容词来修饰,就像网络上的宝塔诗:好吃,非常好吃,非常非常好吃,非常非常非常好吃。
    
    词汇总是有限的,谁也无法保证今后不会出现这样的窘境,而且,还存在一个翻译的问题,即便汉语的词汇足够丰富,那也得想想其他语言里是否能找到相对应的词啊。让我们来看看到目前为止,这些特殊名词英语是如何翻译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Marxism-Leninism,毛泽东思想 Mao Zedong Thought,邓小平理论 Deng Xiaoping Theory,“三个代表”重要思想Thought of Three Represents,科学发展观 Scientific Outlook on Development 。
    
    怎么办呢?我觉得有一个不错的办法,就是过一段时间升一次级,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暂时先把毛泽东思想升为毛泽东主义,把邓小平理论升为邓小平主义。关于毛泽东主义前面已经说过了,现在说说为什么要把邓小平理论改为邓小平主义。
    
    引发我这一想法的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和她的撒切尔主义。撒切尔(1925—-)原英国保守党领袖,1979年当选为英国首相,而后连任,直至1990年去职。在其前,英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一直受凯恩斯主义的影响,注重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的积极干预,强调集体主义,平等主义,限制市场的作用,赞成国有化和混合经济,实施充分就业政策,施行多方位的国家福利,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民主主义”。撒切尔上台后,随即推行她的新右派的那一套政策和理念,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弱化政府,打击工会,强调市场,反对平等主义,鼓励私有制和经济个人主义,削减福利,不把福利看作是国家的救济,等等。
    
    这一些列政策及其背后的思想,虽然充满了争议,但毫无疑问对英国社会乃至整个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即便在撒切尔下台后,后任者依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予以了延续,乃至新工党重新上台,也还是无法摆脱已经形成的“撒切尔主义”的影响。
    
    几乎与撒切尔在英国当首相的同时,邓小平也确立了他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并开始了一场日后影响世界的社会主义改革运动,在此前,中国社会施行的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中国,改革的一个共同背景是,曾经辉煌一时并被广泛欢迎的社会主义开始出现了弊端和挫折,自由主义重新被人认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邓小平对中国的改革,诸如:重新认识社会主义,下放中央政府权力,打破大锅饭的就业政策,引入市场经济,鼓励私营经济,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共存,削减原有的国家福利,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不平等发展,等等,和撒切尔主义在形式和手段上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不同之处在于,也是本质的区别,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的改革,而撒切尔领导的改革是资本主义改革,后者反对的是凯恩斯主义。在凯恩斯看来,虽然资本主义制度确实存在着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这些不好的东西可以在不否认资本主义本身的情况下得到控制,从而使得资本主义得以挽救,比如,反对放任自流的经济政策,强调政府干预经济。有趣的巧合是,邓小平则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同样可以在不否认社会主义本身的情况下进行改革,从而使得社会主义得以更好地发展。所以,虽然说邓小平理论产生的年代和撒切尔主义是一致的,内容上也有很多相象的地方,但真正与其对应的,却是更早的凯恩斯主义。所以,如果说凯恩斯是资本主义的大救星,那么,邓小平同样是社会主义的大救星。中国开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让这个世界数量已经不多的社会主义国家看到了希望,同时也给资本主义带来了冲击。
    
    从这个角度讲,撒切尔和邓小平还真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也就难怪在八十年代,撒切尔在见到邓小平后,紧张的差点摔倒,后者才是真正的大师啊。
    
    全球化,无非也就是西方化,自由主义化,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可怕的口号。我希望中国能向世界提供出自己的经验和智慧,而不是老是研究别人的主义,我们不但有战无不胜的毛主义,而且还有更具现代性的邓小平主义,他们完全应该好好包装上市,并发扬光大。连撒切尔的那点东西都敢叫撒切尔主义,我们为什么不能叫邓小平主义呢?我希望不远的将来还有新邓小平主义,后邓小平主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