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沙沙:《应对警方,保卫宪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应对警方,保卫宪章》 作者:刘沙沙
     (博讯 boxun.com)
    
    
    签名之后,本人在等待喝茶,这是设想的“和警方对话”。
    
    进入警方办公室后,开场白:
    
    “开始之前,我讲两件事,两个原则:
    
    一,我还是把共产党当做可以交流、可以说服的对象的,并且民主就要讲诚信和公开化,所以今天你询问我本人的行动、观点、设想等,我答你的将全是实话,是真实意思。我在你们跟前怎么说,出去还是怎么说、怎么做,会一以贯之。而,另一方面,贵党和现政府还是有许多落后于时代的地方、不能很好保护人权的地方,并且存在着侵犯人权的可能性,所以——我的第二条:
    
    二,事涉他人,一字不提!
    
    我的朋友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是属于人家的言论行为自由。公民不曾明确授权给政府的权利,推定由公民保留。所以,我的朋友们不曾明确授权向政府发布的言行,推定属于人家的个人自由,我无权向你们发布。“
    
    …………
    
    警:你签了零八宪章吗?
    我:签了。
    
    警: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宪章的?
    我:根据原则二,我不回答你。
    警:“在什么地方看到的”都不能回答?
    我:对,我不回答你。
    
    警:零八宪章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纲领。
    我:什么是反党?我本人是唯物主义者,百分之八十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世界观上和共产党并无不同,不同的是方法论。我反对的是那个一党专政之专政,是那个通过宪法规定的一党专政之地位。
    
    我不是逢共必反,我心中的民主框架里,宪章的民主框架里,共产党仍然要作为一个合法政党而存在。如果共产党在民主竞选中能说服民众、能拿到足够选票,仍然有资格上岗执政。这样的民主设想如果也被你们看成是反党,那么,反了就反了!一个拒绝民主改革的共产党,一部分拒绝民主改革的共产党人,我反了就反了,(调侃)打倒共产党反动派!  ~_~
    
    其次,什么是反社会主义?又什么是社会主义?如果是马列毛泽东所定义的公有制社会主义,那么1999年全国人大九届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声称“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那才是反社会主义呢。或者2002年中共十五届七中全会修改党章,允许私营企业主入党,那才是反社会主义呢,你去找他们算账去!(笑)
    
    如果社会主义是邓小平定义的“社会主义就是发展生产力”,那么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在它统治世界的一百年时间里呼唤出来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纪的总和还要多,还要大”。并且至今还在呼唤,源源不断地呼唤,呼唤出来的新生产力,眼花缭乱、层出不穷——资本主义才是邓小平所定义的社会主义,你们啊,先去给“邓走资”把这账掰清了再说。(笑)
    
    如果社会主义指的是民主框架下适当的经济调控+累进税+福利制度这样的社会主义,就是恩格斯晚年所主张的社会主义,那么,这样的社会主义正是我所赞同的,也正是体现在了宪章中的,这时你说宪章“反社会主义”,又从何说起?
    
    警:宪章的本身没有问题,重要的是,它是由谁提的!
    我:太对了!宪章本身很普通,重要的是,它是谁提的!如果宪章的这些原则,“民主、公正、福利”这些话是共产党提的,那我会哈欠连天“哎呀老生常谈了又,应付民众了又!”,而,现在是由刘晓波王丹来提,由另外的一群人来提,有另外的一群人站出来和中共争夺这“民主公正”的话语权,在民众跟前,有另外一群人来竞标,太好了,太对了!就该这样!就不能只让中共一家竞标!老百姓有货比三家的权利!
    
    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山区打游击的时候,在牺牲的前几天,曾经跟当地农民讲过:“当我们走了,资产阶级政府会来到这里,会给你们带来医院、公路、小学。他们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愿意这样做,而是因为,我们来过了。”
    
    而现在,在中国风雨飘摇的经济形势下,官僚资产阶级的中共政府,能关注就业、维护劳工,能拿出九十亿来慰问贫困群众,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他们愿意这么做,而是因为,我们斗争过了。
    
    警:搞宪章的人是一群里通外国别有用心的人!——
    我(正色,热血上涌!):对不起,说到这里,一步不退,誓死保卫!
    一,所谓里通外国。一个新思潮、新运动,当它不是在本国先兴起,而是在外国先兴起的时候,后发国家的新运动,肯定要在思想、人员、组织甚至资金各方面接受先进国家同志的帮助。俄国十九到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革命,一直在接受西欧社会主义者的帮助,接受第二国际的帮助。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前的斗争中,一直在思想、人员、物资、党建各方面接受苏联的帮助。鲍罗廷到中国来干什么的?一九三六年红军西征,是为了接受苏联援助的武器,一九四六年东北,大批的苏联物资都给了林彪!(对警察)你别急!——这没错,这没什么不对,工人无祖国,革命无国界,共运史的跨国界行动,并不损害它的“历史的正义和正当”。那么民主运动的跨国界行动,也并不损害它的正义和正当。我承认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也请你们承认民主主义的普遍原理,或者说,我承认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也请你们承认民主主义的普世价值。否则,凭什么马克思主义是普遍真理,而民主主义就不是?凭什么?你说了算?中共说了算?
    
    二,所谓“别有用心的人”,你是指刘晓波王丹他们吧?那么——(热血沸腾热泪上涌!)——事涉刘晓波王丹,你不要和我讲任何道理!因为共产党在他们的身上,在陆四的事情上伤了天害了理!至今还在伤天害理!是共产党把一场运动变成了悲剧,把一群凡人逼成了英雄,把广场,用鲜血,变成了图腾!在陆四不能公开讨论,不能交由人民讨论的情况下,现在,在这个办公室里,你说他们任何坏话我都不信,你说下大天来,奈何我不信!刘晓波和王丹,他们事前理智,事后负责,是条汉子,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我愿意热血追随的领袖!提起陆四,我是摆明了要跟共产党打这个擂台!我知道这话的严重性,我害怕,我害怕得浑身直哆嗦,但是——我想起先烈,我就不怕了!——
    
    警:陆四是反革命暴乱——
    我:好啊,有理你拿出去讲啊?镇压反革命暴乱,这么理直气壮的事情,你们拿出去说啊?讲啊?宣传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纪念日一个接着一个,电影拍了一部又一部,而陆四,好,平息暴乱,保卫共和国,这么光彩的事情,你们怎么不说啊?不提啊?如果说“平反陆四”这说法太难为你们,太先入为主,那么换个说法,公开,公开行不行?允许你们批判,允许你们表功,允许人民讨论,行不行?党报军报上讨论,你们不愿意,那么允许民营媒体讨论,允许网友讨论?行不行?新浪、搜狐、网易发个新闻大家讨论行不行?天涯凯迪、铁血强国、腾讯西祠六大论坛,允许关于陆四发出主贴,哪怕是你们发出镇压有理的主贴,下边不封不删,允许民众讨论,行不行?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咱们掐着表看看讨论陆四的主贴,哪怕是骂王丹的主贴,能生存几分钟?!我在各大网站上蹲了四年,四年的调查取样证明,你们没这个胆量!那么好,陆四一天不公开,我追随刘晓波王丹一天,陆四一天不公开,刘晓波走到哪一步,我跟到哪一步,王丹走到哪一步,我跟到哪一步!
    
    警:他俩也不代表绝对真理啊?
    我:我知道。陆四澄清之后,民主改革成功之后,我会反思的,我也会骂他们的。但,不是现在,不是共产党还伤着天、害着理的现在。
    
    警:你会骂他们?
    我(疲倦地笑笑):当然啊。民主改革成功之后,当他们能站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时候,我会骂他们的。会比骂共产党更厉害,会比共产党骂得更厉害。所有你们现在骂刘晓波的话,刘黑手什么的(笑),我都会扣在他头上,就试试他的胸襟和成色!我现在拼命支持刘晓波,就为了一个将来能在论坛上骂刘晓波的权利。就为了一个将来能在论坛上骂刘晓波而不掉线不敏感字不封ID的权利!
    
    警:不谈刘晓波了,谈宪章本身吧。宪章第十八条是分裂祖国,你这样走下去会很危险的!会犯“分裂祖国罪”的!
    我:你是指联邦制?第一,联邦制不是分裂祖国。美国是联邦制,分裂了吗?没有。俄罗斯是联邦制,分裂了吗?没有!联邦制不是分裂祖国,相反地,在某种意义上说,联邦制是一个可行的统一祖国的方案!从政治学的角度来讲,中央给台湾的政策,保留军队什么的,那都甚至不是联邦制了,那比邦联还松散了。如果联邦制就是分裂祖国,那你去跟中央抗议去!(笑)
    
    第二,关于联邦制,我签名的时候就声明保留了。前边我说了联邦制的利,但,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联邦制的弊端:联邦制不是分裂祖国,但是,联邦制的效率较低。联邦制不是分裂祖国,但是,联邦制增加了分裂祖国的风险。这些意见,签名的时候我就声明了,并且在国内,在多个场合,在我的博克里,多次表示异议。可惜我的博克被你们删了又删,这就不能怪我了!我反对分裂祖国、维护祖国统一的文章都要被你们删除,这个账,得算到你们头上! ~_~
    
    警:那你现在能不能写个声明,声明反对宪章,反对宪章第十八条?
    我:不行。
    
    我要批评宪章,必须得在外边,在自由讨论的环境下。在外边我已经批评过了,我批评了又批评,可都被你们删了!而现在,在你们这个办公室里,不管你怎么说是交流啊讨论啊,警察办公室,无论如何都构成一种压力和胁迫。在这里,我不会写下任何批评宪章的文字,一个字都不会写。
    
    要我批评宪章,在网上批评宪章,可以——你得允许我张贴宪章全文,然后我发出对宪章的三条保留意见。你得允许宪章的写作者反驳讨论,然后我会发表批评意见。象现在这样,你们把刘晓波给扣了,不让宪章作者们发言,封了人家的口,捆了人家的手,然后组织我,刘沙,来搞批判,打瞎子骂哑巴,这种缺德事儿,我干不出来。你们忍心,你们去干!
    
    警:你认为宪章会成功吗?
    我:目前,不会。二十年之内都不会。也许尽我一生都不能看到宪章成功。但是,正因为尽我一生都看不到宪章的成功,它才值得我去奋斗。这才是站在黑夜里的火把,站在时代前沿那一份先驱的自豪感!——我不喜欢太容易得到的幸福。(笑)
    
    如果宪章现在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已经成了群众运动,眼看就要成功了,那我只会乐呵呵地站在一边看着。甚至我要出来批评宪章,要往群众头上浇冷水了——为的是防止这群众运动走向另一个极端,简单民主化的极端。
    
    警:你也承认宪章没有群众基础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推行这个没有群众基础的宪章?你这岂不是不民主了?
    我:大清国的子民还普遍认为“这大清国的天下不是我们大家的。”那怎么办?秋瑾孙中山他们就不革命了?
    
    何况,中国老百姓目前普遍的民主素质不高,你觉得这是谁的错?建国至今六十年了,改革开放也三十年了,普遍义务教育也十几年了,中国老百姓的政治素养,如贵党所说,仍然低下得连个普选都搞不好,这是谁的错?从小学到大学的政治思品课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列毛邓三,拼命往学生脑子塞的同时,对学生有过起码的民主教育吗?多党竞选这类民主原则,在学校课本里,哪次不是被批判的对象?如果说,对于民主宣传,你们不愿意去做,那你别拦着别人做,好不好?放松媒体管制,让别人宣传好不好?至今中国老百姓听不到另一种声音,这是谁的错?对另一种声音,对零八宪章,封杀得如此严厉,这是谁的错?执政六十年到如今,中国百姓的民主素质、中国民主状况还是如此落后,难道不是党和政府的耻辱? 
    
    警:你能退出宪章吗?
    我:宪章是一份文件,一份倡议书。不存在所谓“退出”。你这是一个谓语和宾语不搭配的病句。
    你是不是指围绕宪章形成的组织?那样的组织,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如果有——(认真地盯住警察的眼睛,郑重地,坚决地)——如果有,我会参加的。
    
    警:你能不能保证,以后不再宣传宪章?
    我:(苦笑):我多想欺骗你一下啊,欺骗你一下让你能完成手续,大家都好过得去。可是,对不起,正因为我还把你们当朋友,正因为我还把中共当做一个可以说服交流的对象,所以,我对你们坦诚,我不欺骗你们——(坚决地)我不放弃。
    
    我不放弃宪章,不放弃宣传宪章,不放弃宣传宪章的权利。对不起。
    
    警:你不怕因此连累父母?你父母都那么大年纪了让他们为你担惊受怕?
    我:我当然害怕。但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爱国者随时要准备,为了忠于国家而反对政府。”如果你们因此惊动我父母的话,那就是当局在人权上又后退了一步,这个账,仍然要算到你们头上。
    
    警:你态度这么差,你是要承担后果的!
    我:我不会主动去和共产党寻衅,但,某些权利,某些底线,不放弃,不后退!我等着你们的“后果”,我本来是凡人,我等着你们制造英雄。
    
    …………
    
    以上,是我设想的“与警方对话态度”。面对警方,刘沙将按本文去做,去坚持态度,坚持气节。但,本人不强求其它“签友”——战俘是没有所谓背叛的,战俘在胁迫之下发表的言论,不受追究。民主主义首先要关注人道,关注每一个人的人权。当“签友”们面对当局的人身财产威胁时,民主主义允许大家首先保护自己。“国旗保护她的每一个公民,包括那些蔑视她的人。”“宪章保护她的每一个公民,包括那些‘背叛’她的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零八宪章》与君主立宪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行动对行动,声援《零八宪章》 ——民阵和全德学联致函欧盟议会及联邦德国议
  • 《零八宪章》--我不得不申明/张宗铭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长远意义/马萧
  • 林和立:镇压《零八宪章》只会导致更多瞎折腾
  • 《零八宪章》挑战专制之“正不压邪”/管见
  • 录像:声援《零八宪章》,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集会
  •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陈西
  •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陈西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刘水:《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 舟至洋 -- 零八宪章,庄严升起反对派的旗帜
  • 刘晓竹: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
  • 11岁女孩小白瓜也想联署零八宪章/威廉
  • 《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牟传珩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王军涛:《零八宪章》诉求中的政治睿智
  •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江棋生: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 鲍彤专访谈《零八宪章》
  • 签署零八宪章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遭打压
  • 《零八宪章》相关网络空间被严密监控和破坏
  • 《零八宪章》第11批签名人正式名单以及重要说明
  • 联署“零八宪章”的签名人数已超过8100人,第十一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962人)
  • “零八宪章”签名整理小组情况说明
  • 国际三百作家吁释刘晓波,零八宪章高校传播当局紧张?
  • 北京大学法学院发邮件要求学生抵制《零八宪章》
  • 《零八宪章》向共产党提供了政治改革的新机会
  • 北京大学法学院要求学生抵制《零八宪章》
  • 《明报》内地封杀《零八宪章》 仍有网站介绍发起人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二十一)
  • 不惧中共淫威 又一媒体介绍《零八宪章》(图)
  • 胡锦涛亲自处理《零八宪章》案 要求限期调查
  • 国内的百科全书大胆介绍《零八宪章》(图)
  • 公民自由联盟等组织抗议中国政府迫害“零八宪章”签署人(图)
  • 传胡锦涛亲自处理《零八宪章》案 要求限期调查
  • 镇压零八宪章只会导致更多瞎折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