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黄河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1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作者按语:本小文原题“沉郁沉痛 沈良庆文”,首发“自由圣火”网站。】
     (博讯 boxun.com)

    读自由圣火十四日刊发的沈良庆文“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二)”,有感作此小文。
    
    沈者,沉也;良者,良心、良知、良善也;庆者,欢呼也,称颂也。
    沈良庆此文沉郁、沉痛,源良心、本良知、发良善,循法合理寓情,欢呼杨佳杀警之正义正当,称颂杨佳为当世烈士、大侠。
    
    荆轲刺秦“事所以不成者,以与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后人颂荆轲绝世勇毅,绝不以燕太子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唆使荆轲以暴易暴而责荆轲否定荆轲。
    
    高渐离毁目吞炭,以瞎子哑巴接近秦王,用灌铅之筑击秦王。高渐离是荆轲的好朋友。士为知己者死。荆轲高渐离,媲美万古!
    
    豫让报智伯数刺襄子不遂,央求襄子予外衣,“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缘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当时“赵国志士闻之,皆与之涕泣。”当代的时髦者能理解这种义烈吗?
    
    蔺相如在渑池之会上,为赵王被秦王羞辱请秦王击釜,秦王不肯,蔺相如坚请,且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正是这一庄严堂皇正大的袭警式的胁迫,秦王不得不给蔺相如一个说法:拿起棒子,击了一下瓦盆。当代的时髦者要找蔺相如此举不法无礼,可能导致两国交战以至生灵涂炭百姓遭难天下大乱云云的辫子,当然比找杨佳袭警的不是不对不法更容易方便得多。
    
    聂政刺韩相侠累后自毁面皮五官,为乃姐安全;乃姐聂莹收尸认弟,自刎于弟侧。此义此烈此美,连第一老男旦郭沫若都曾被感动,为之讴歌,写了“棠棣之花”的话剧演出,并不因聂政受人唆使的蠢、以暴易暴的不法而稍有不敬。
    
    大陆初中课本里选有《战国策•魏策•唐睢不辱使命》的故事:
    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以有先生也。”
    
    沈良庆赞杨佳袭警:“彗星袭月、白虹贯日、苍鹰击于殿上,伏尸七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正是中华文化以暴抗暴、除暴安良、勇毅、义烈的一以贯之。
    
    所有荆轲、高渐离、豫让、蔺相如、聂政聂莹、唐睢的言行作为在和平年代、宪政国度、民主社会都不会发生,发生了也会遭到一致的谴责,唯独在中国的彼时彼境,成为千古不朽的英雄美谈,就是因为彼国彼社会残暴无法无天过了极限。正与当世同!故杨佳袭警,得亿众欢呼。非民众不怜悯被袭之警也,实民众更怜悯被恶警被无法无天的党国欺凌践踏殴辱杀戮的亿万黎庶百姓也。
    
    要否定杨佳袭警精神的伟大义烈,先去否定荆轲高渐离豫让蔺相如聂政聂莹唐睢吧!
    
    你可以不去颂扬或批评杨佳袭警行为;但你在无视或轻描淡写党国审判杨佳的不法,杀杨佳于暗室的卑鄙无耻怯懦时去责备甚至诅咒詈骂其为法西斯,你就从帮闲帮忙的线上跨进了一步沦为了党国的帮凶了。这个时侯,你连男旦也不是了,只是披着男旦的“画皮”!
    
    貌似公允的洋化绅士们总摆出持“执中之言”的中庸“平和”姿态:党国警察固然不对不是不法,杨佳也是一样,或更不对不是不法云云。从义理上来说,“过犹不及”绝非中庸;从事实上来看,这种从叭儿之吠转换为猫的媚态很自然,正是鲁迅所说的“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从水管里出来的都是水。”基因决定,无法改变的。
    
    中华知识界全体的沉沦堕落势必在海内外各种大事上体现出来。对于全体的沉沦堕落现状许多人承认,对于在各种大事上体现出来的现象许多人不承认,缘其身在其中,身处庐山。这是一个时代、历史时代的悲剧。任谁回天无力,只有时间才能改变它。
    
    借“唐睢不辱使命”中秦王的话改头换面曰:
    夫苏东坡溃,而中国以无法无天、无良无耻之最存者,徒以有帮凶帮闲帮忙之男旦众也。
    夫民主自由宪政在,而中国得以从无法无天、无良无耻之最中存者,首从杨佳袭警之伟大义烈精神中找出“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也!
    
    09年1月14日于地中海畔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
  • 黄河清:九说“九评”
  • 黄河清:咏胡佳、曾金燕、林昭
  • 黄河清:忆先师潘怀素公点滴
  • 黄河清:人性高于一切——纪念王若望诞生九十周年
  • 黄河清:王若望与底层人、名人(上)
  • 黄河清:华国锋本记
  • 黄河清:双簧假唱鼻祖之一王若望
  • 黄河清:民主自由马前卒,辛苦了!
  • 黄河清:九哭北京奥运
  • 黄河清:大美人方政,你在哪里?!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 黄河清:贵州瓮安劫难记
  • 黄河清:“今天,我是法轮信众!”
  • 黄河清:伟大的法轮信众万岁!——汶川地震反思之十
  • 曲突徙薪座客榜——汶川地震反思之九/黄河清
  • 黄河清:中国灾难从头数——汶川地震反思之八
  • 救了47万人的共产党书记是谁?——汶川地震反思之七(地震预报争议)/黄河清
  • 黄河清:唐山地震专家作预警中共不预报的证据——汶川地震系列之六
  • 黄河清:知识人与知识分子
  • 王若望传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之一/黄河清
  • 黄河清: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 黄河清:32年前唐山地震救援总指挥是谁?——兼及汶川地震及其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