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八亿红线是个伪问题/萧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9日 转载)
    
    1. 探讨当代中国问题,最搞笑的是统统都是高智力游戏,因为你无论从哪条理去说,最后的结果都是错的,所以当代中国我觉得叫做“满拧中国”挺合适的。
     2. 这回茅先生说十八亿耕地红线只是增加了政府审批的权力,其他啥也没有,一下子又惹恼不少人,茅先生只是说了一句大实话而已。骂茅先生的人,拜托你们动动脑子好不好,茅先生当然可批评,但你们以为用脏话谩骂就是批评,真应该先搞清楚什么是批评,不要把粗野和白痴行为当作正义感,国家已经够满拧的了,你们就别满拧了好不好? (博讯 boxun.com)

    3. 当代中国的政府权力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历史状态之中,一方面改革需要比较强大的中央权力,另一方面,不受监督的权力本身就是一种祸害,于是就陷入了改革悖论,几乎是一种揪着自己头发升天的满拧。
    4. 耕地亩数是否需要有个公权力划定的底线,这确实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茅先生根据大量数据说明的问题,很难让我们得出不需要最低耕地亩数的结论。
    5. 茅先生没说错,目前最低耕地亩数的设定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倘若土地私有化了,产权能够得到真正的保障——尤其是司法保障了,根本不需要政府设定什么耕地最低亩数来强迫人去种粮。
    6. 倘若司法都跟现在彭北京先生一样,得拿自己的老骨头去跟法官博命的话,我看规定啥也只是废纸一堆。
    7. 多年前的一次会上,张思之先生说“中国的法院就像妓院,什么都卖。”我是很不赞成老爷子这说法的,我向他提意见,我说:“您这是对妓院的侮辱,妓院不会把人害那么惨啊。”老爷子觉得我批评得对,看他那样子恨不得当时就找妓院去道歉。
    8. 许多年来贺卫方先生一直呼吁司法改革,但似乎没啥动静,司法改不了革,它从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一命定的位置上,到达社会腐败的最后下水道只有一步之遥,它现在是啥玩意儿谁不知道?
    9. 现在的中国,很显然,你不设定最低耕地亩数吧,回头这帮国家蛀虫利用手里的权力把这些“国家所有”也好“集体所有”也罢——反正不是农民所有——的土地迅速瓜分完毕,OK,天下高楼万丈,却无耕地一寸,好了,中国人民一起往死路上走——吃饭的事儿卡在别人手里还能有你活路,别说我还是冷战思维,在民族国家时代,不要相信外国会对你无企图地好。
    10. 显然,不设定最低耕地亩数不行吧,那设定最低耕地亩数吧,这帮国家蛀虫好像并不因此收手,这些王九蛋依然会依仗权力,过五关斩六将,越过他们自己制定的规范和防线,把土地瓜分掉,OK,中国人还得死,放心吧,只要权力不受限制,土地不私有化(即使不私有化至少对于使用权有严格的司法保护也行,但连这个也没,那就是死路一条),大家都会快乐地走在死路上,别以为谁是丁春秋“千秋万代,一桶浆糊”,谁杀了社会,社会也会杀了谁。
    11. 由此可见,十八亿耕地红线本质上是个伪问题,是一个不需要争论的伪问题。茅先生说得正确,但没说到点子上,因为关键并不在于要不要这红线的问题,关键在于是不是应该让土地私有化,是不是该刚性地保护私有产权。
    12. 土地至今还是属于权力的,权力是不受监督的,这才是实质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想要解决中国什么耕地问题啦,住房问题啦,其他民生问题啦等等,我以为全都是百分之一万的扯淡。
    13. 政府不让土地私有化,理由是农民会卖土地,卖土地就会引起土地兼并,就会很恐怖。这种逻辑很TMD无耻,历代农民战争根本不是因为土地兼并而是因为不公正的土地兼并,不公正才是社会的致乱之源,正常的按照市场价的土地流转,即使流转时候有不公正,事后司法能校正,怎么会导致动乱呢?
    14. 我想起个故事来,村子里有对新婚夫妇,那新娘子出落得个眉清目秀、肤如凝脂,有个流氓见了,垂涎欲滴,于是强抢新娘子而去,那新郎官不干了,找流氓想要回老婆,流氓曰:“嘿,我担心你不会做愛,这样就会闲置了你这如花似玉的老婆;我还担心你不会体贴女人,不懂女人心,委屈了她,我很心疼,反正你老婆搁我家才是最有利于保护你和你老婆利益的。”据我所知,这流氓至今还霸占着那美女。
    15. 土地制度不改革,中国啥戏也没有,啥戏也都得拧着看。至于什么18亿红线之类的问题根本都不是问题,争它干什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好的08宪章和残酷的现实/兼和萧瀚君
  • 徐世明:《零八宪章》与中共角色——和萧瀚商榷
  • 政府该如何面对律师/萧瀚
  • 萧瀚:我的鹰犬价
  • 只因白昼如漆,罗汉一举成匪-论鲁智深/萧瀚
  • 万盛书园刘苏里:萧瀚的辞职与杨帆的沉默
  • 萧瀚:土地征收与“非公推定”
  • 萧瀚:为李银河先生辩护
  • 萧瀚:中国教育制度批判之一:法理剖析《教育法》(图)
  • 萧瀚:追远堂魔鬼词典:B部六
  • 萧瀚:追远堂魔鬼词典:A部(图)
  • 萧瀚:讼界悲心浦志强(图)
  • 萧瀚:转型时代的司法改革
  • 茶人滕彪/萧瀚
  • 世纪中国网与劫机喻/萧瀚
  • 萧瀚:中国性产业应当合法化
  • 萧瀚:论司法不作为
  • 萧瀚的最后一课:“如何度过我们的一生?”
  • 政法大学法学教授萧瀚辞职
  • 萧瀚:祝福被遗忘的兄弟姐妹们(图)
  • 萧瀚:说说浦律师的博客-浦志强接着给大家拜年!(图)
  • 萧瀚:强烈抗议新浪网管无理删贴(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