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零八宪章》--我不得不申明/张宗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8日 来稿)
    贵州作家 张宗铭
    
     就《零八宪章》,我不得不申明:《零八宪章》本是发生在中国的一场民间上书运动,按我的理解,它不是反政府、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宣言和纲领”,其宗旨在于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为今天的中国人民做好事!换句话说:《零八宪章》是中国公民履行宪法精神,是在向政府提建设性倡言,希望中国政府快步实现民主与法治,肯定了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就这一点来说,我是支持的。但是,我並不同意《零八宪章》的一些条款。比如:我不同意其中的“联邦共和制”,而希望在中国成立一个由人民公选而出的“中央政府”! (博讯 boxun.com)

    我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毛泽东错误路线的阴影中,受尽了侮辱、歧视、伤害……即便在恶劣的逆境中,我的身边都有类似彭德怀、胡耀邦、赵紫阳……这样一些善良而正直的共产党人出现,並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这些在我的作品中都表现如一。
    2004年初,北京图书传播研究所为我在北京召开《女人土匪东洋狗》作品研讨会暨记者招待会时,我就明确地向到场的专家与新闻记者说过:
    改革开放路线振救了当代中国的四代人:我的父辈,我这一辈人,我子女这一辈人、我孙子这一辈人。我是从底层走出来的人,我深知底层民众对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这些国家领导人的感激之情!
    过去,我曾多次地暗自神伤,骂自己不是个东西!为啥?就为了“文革”期间,我们将国家主席刘少奇踩在了脚底下,打他、骂他、折磨他死去!有时候我也原谅自己,心想连他的儿子刘源,那时也不敢和他说话哩,你一个偏僻省份的普通工人,又有啥罪过呢?这些,全是中国没有法制的表现和无奈呀!啥叫无奈?现在我向全国人民发问:不能保护蜂王的蜜蜂,它能算蜜蜂吗?连国家主席也拿出来践踏的民族,不是可悲的民族吗?
    我绝不是在拍共产党的马屁,共产党也没有马屁值得我去拍。我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因为我的作品代表了我始终不渝的自由思想!我花三十年功夫才完成的《女人土匪东洋狗》、《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孤儿与革命家》三部系列长篇小说,真实地用人物形象,再现了中国解放初期至文化大革命运动期间,毛泽东的极左路线对地主及其家庭,剥夺他们权利及生存权的暴烈行为;对国民党起义將领和军人、抗日志士的背信弃义和过河拆桥;对虔诚的基督徒无休止的审问与追查;对早将自己融为贵州山里人的传教士,实行驱逐而引发的民族问题;具有良知的共产党人的无奈与屈辱……是一部史诗般的就人性、权利、民主、自由、宗教信仰……直面共产党人暴力、换位思考的现实主义作品,连续多年被国内文学教授及语言学教授推荐,参加诺贝尔文学奖角逐!《女人土匪东洋狗》及《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两部著作已翻译成英译本,世界各地的读者都可以上网(www.gzzzm.com.cn)阅读到我的全部作品!
    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是今天的中国至今没有新闻自由及出版自由!尽管我的三部系列长篇小说在民间迅速传播,媒体热评……至今依然被国内各家出版社封杀。于是,我想改门换道,改编自己的作品,拍摄一部一个英国生物学家走进贵州大山,与贵州山里人演绎出的生死不离、宣扬世界和谐的传奇故事!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望又被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禁止拍摄。天知道中宣部的准拍标准是什么?真没有见过这么捏耍中国人的国家机构!要知道,这个电影剧本是根据我的长篇小说《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改编的。我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让步,才从传教士改为生物学家,又从中国解放初期的历史背景改为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即便我的让步已经让到底了,国家广电总局还是禁止我拍摄!所以说,《零八宪章》说出了中国各界的心声,是为中国人民争取权利、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呐喊……这也是我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真正原因!
    正如我在冲刺“诺贝尔文学奖”一文中所说的那样:“在我有生之年,能让我美滋滋的得到一张小小的选票,让我能亲耳听到——哪怕是云岩区长的承诺、他的施政方针……让他来吸引我,把我手中的这张本不可少的选票,填上他的名字……”
    这就是我的民主思想的真实表白!我要对有良知的作家们说:既然我们都迫切地需要“法冶”、需要“民主”、需要“人权”保障,就得拿起笔来,为了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大声疾呼吧!
    中国这么大,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发起《零八宪章》这样的上书运动,是给中国政府提个醒:有三百零三个发起者,以及千千万万的签名者支持这一倡议,是当前国家的一件大事!这些人平常没有发言的平台,当然只得采用网络的方式进行“宣言”了!这是需要胆识的,是值得人们钦佩和尊敬的,是理性的知识精英!
    过去几十年来共产党人总是要国民党、反对派、另类人进行反省,自己就不真正反省!从解放初期到文革结束,共产党人过于倾向暴力,无视人性及人民的生存权,连国民党军人说他们“抗日”也是罪恶;对彭德怀、刘少奇……这样的共产党人也剥夺生存权利,一般平民百姓也就可想而之了!当然,这一切发生在毛泽东的独权时期情有可言,独权嘛,有什么做不出的事呢?
    只是今天,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今天的共产党人在引领中国人走向辉煌。可是,当人们总结今天比过去的生活好了上百倍时,猛一回头,却会发现今天的共产党人在思想领域上的进步简直是在蜗牛般地爬行着,将许诺给人民的民主与法制停留在口头上,至今的民主选举只停留在乡村一级,至于城镇、区一级的民主选举还未开始!此外,共产党人很少或根本不反思、也不反省自己的过去,这对今后与台湾国民党的谈判是致命的硬伤!试想一下,我们就要与国民党人坐下来谈判了,既然除了台独,谈什么都行,那么,假如国民党人首先谈的就是民主与法制,全民自由选举呢,我们不是被动了吗?还谈得下去吗?这不是又要红脸,把好容易到来的美好局面弄得支离破碎了吗?
    --由此可见《零八宪章》对今天的共产党人来说,应当算不上什么挑战和宣言,或许应当说是未雨绸缪的“提醒”!今天的中国“一党制”早就不能顺应民意与国情了,共产党人该是彻底改变的时候了!一切都如胡锦涛先生所讲的那样,别再折腾了,共产党人也该是下决心的时候了!民主何须等待时日?民主又何须统筹兼顾呢?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都应把国家和民族的需要摆在第一位。就此,我殷切地希望共产党人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和平、理性地与《零八宪章》的发起者坐下来谈谈,把公民该拥有的权利还给人民。我十分期盼睿智的中国领导人能引领人民走上健全的法治社会,彻底放弃“一党制”,放弃中国几千以来所特有的、挥之不去的“个人独权”!
    作为一个冲刺诺贝尔文学奖的贵州作家,我希望具有“普世价值”的胡锦涛、温家宝先生,超越中国历史,大无畏地去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吧,你们的身后有亿万支持你们的中国民众,你们就放心地为了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大胆地引领中国人民去实现民主与法治吧,去争取诺贝尔和平奖吧!我呢,也将受你们鼓舞,更大胆、更有底气地去冲刺诺贝尔文学奖!
    
    《零八宪章》签名者:
    贵州作家 张宗铭
    2009-01-13日
    
    张宗铭简介及照片
    
     张宗铭1945年6月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女人土匪东洋狗》为作家的代表作,是中国第一部换位思考的作品,在国内引起强烈影响.作品已译为英文,被语言学家及大学文学教授推荐,参加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冲刺诺贝尔文学奖系列长篇小说:
     第一部:女人和土匪
     第二部:远山苍茫
     第三部:孤儿与革命家
    第四部:最后的赎罪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黔灵西路70号美盈宝华楼1单元101室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0851-6573435
    手机:13007829225
    贵阳市云岩区邮编:550001
    作家网址:www.gzzzm.com.cn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