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真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吗/石冀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4日 转载)
    
    在国企改革中,有人认为国有企业根本就不是市场经济的合格主体,因此必须私有化。这种主张的基本理论依据是市场经济必须以私有制为基础。这个依据显然来自西方经济学。同时也使我们有没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问题凸现出来。
     (博讯 boxun.com)

    主张在市场体制下维持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的人士将面临两方面的问题:一是理论准备时间短。虽然我国一开始就是市场化取向的改革,但真正明确改革的目标模式则是1992年。1990年权威部门召集有影响的经济学家研讨改革问题,据当事人回忆,主张市场经济目标模式的仅3人,绝大多数人都不赞成。但仅两年后,就确立了市场经济的目标模式。原来不赞成市场经济目标模式的经济学家,从政治上拥护容易,从经济基础理论上论证在公有制为主体条件下为什么能建立有效运行的市场经济体制则显得过于仓促,理论准备不足。其二是思想资源匾乏。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除了哲学依据外,找不到经济理论依据。就后者来讲,能够作为思想资源的仅是起源于西方的市场社会主义理论。该理论的发展可概括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出现的以奥斯卡·兰格为代表的市场社会主义理论。他论证了市场与社会主义的兼容,市场与计划的并存及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效率与公平的一致性。第二阶段是 20世纪 50~80年代在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以南斯拉夫的霍尔瓦特、波兰的布鲁斯和捷克斯洛伐克的锡克为代表的市场社会主义,他们分别提出和论证了“有调节的市场机制的计划经济模式”、“社会主义商品生产论”等。第三阶段是20世纪80年代。西方左翼学者总结了苏联、东欧国家的教训,针对右翼学者的挑战提出了市场社会主义理论。主要有英国学者戴维·米勒斯提出的“合作制的市场社会主义”,美国学者约翰·罗默提出的“证券的市场社会主义”,与美国学者戴维· 施威卡特提出的“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从三个阶段的理论内容看,兰格的理论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的特征。第二阶段的理论提出的是计划体制框架内的市场调节理论。80年代西方左翼学者的理论则主要是论证市场社会主义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走向社会主义的惟一可行的途径。由于我国的改革目标是由计划体制全面转入市场体制,因此,上述市场社会主义理论虽不无可参考之处,但远不足以作为指导我国改革的理论基础。
    
    由于理论准备不足,思想资源匾乏,坚持改革的公有制价值取向的学者在论证公有制能与市场经济兼容时,只能大量引用某些公有制企业在市场条件搞得如何好作为例证。这种枚举例证法固然有效,但显然缺乏理论厚度,当前在主流媒体的经济板块上这些学者的主张的影响力有限,除了其他原因外,缺乏理论魅力也是重要原因。
    
    对主张私有化的学者来讲,由于他们主张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与西方市场经济没有本质区别,因此,他们无须做理论准备,而且有着西方经济学几百年累积起来的思想资源可供享用。这种资源如此丰富,以至到了信手拈来就足以惑人的地步(譬如前几年一些学者到处宣扬的政府在经济活动中只能当裁判,不能当运动员的观点颇给人创新之感,实则是拾弗莱堡学派的牙慧)。这种资源如此深厚庞大,以至对它的置疑必须以深厚全面的理论素养为基础。该理论毫不讳言私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关系。它的全部理论也是以私有制作为前提展开的。如曼昆在他那本颇有影响的教科书中,开宗明义地提出所谓十大经济学原理:第一,人们面临交替关系;第二,某些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所必然放弃的东西;第三,理性人考虑边际量;第四,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第五,贸易可使每个人的状况更好;第六,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一种好方法;第七,政府有时可以改善市场结果;第八,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第九,当政府发行了过多货币时,物价上升;第十,社会面临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交替关系。这十条原理中,有的明确指出只与私有制相联系,有的暗含私有制这个前提,有的只有在私有制下才有意义。如第六条,曼昆就明确指出:“只有资源归私人所有,市场经济才能完美运行;当资源归集体所有时,市场不能很好地运行。由于这一原因,市场是组织社会的一种好方法的信念与私有制信念密切相关的。”又如第七条,政府改善市场结果,是在私有制经济充分发挥作用的前提下,针对所谓“市场失灵”而言的。再如第三条,理性人是指自利人,因此公有制企业不属于理性人。如此,等等。由此可见,如果接受西方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就必须接受私有制这个前提。这是主张私有化学者的最基本的思想资源。由于他们的思想深厚庞大,所以他们的理论主张虽没有什么真正的创新,却总给人以理论厚重感。这也是为什么这类理论主张在主流媒体的经济版块较有影响的原因之一。但这类主张也有软肋,当被问起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的关系时,就面临尴尬。为此他们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社会公正”的公式,由于“市场经济=效率”,所以此公式有时又被表述为“社会主义=效率+社会公正”。这个公式显然什么也没有回答,因为在社会政治范畴谈 “主义”,必须是能体现政治分野的社会主张,像“社会公正”这种谁都可以接受,都可以作不同解释的抽象、中性的主张根本不能作为一种“主义”的标的物。
    
    综上可见,在市场经济中保持公有制主体地位的主张,由于理论准备不足,思想资源匾乏,尚未形成系统的理论,也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而市场经济必须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主张,虽不须理论准备,思想资源也颇为丰富,但这种主张和其理论基础显然不属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范畴。
    
    经济改革虽然是一个探索过程,但不可能也不应该长期缺乏基础经济理论的指导。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之所以尚有活力,除其内在因素外,与他们在坚持私有制这个理论前提下的理论探索和创新也有直接关系。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前无古人的事业,也需要在坚持公有制的理论前提下进行经济理论的探索和创新。这样才可能创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也只有在正确理论指导下,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在内的经济体制改革才能少走弯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