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山西日报:若是三十年前绝不会这样/吴嘉川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7日 来稿)
     今天晚上下班回家,习惯性的打开搜狐,一眼就看到一篇很扎眼的新闻标题《山西官媒评金银焕车祸案 若在30年前就不这样》,最近刚刚过了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各种平面媒体、网络媒体、新媒体、旧媒体上各类三十年前如何如何现在如何如何的报道、消息、评论、故事甚嚣尘上,狂轰滥炸已经到了让人审美疲劳的程度,但今天这个标题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光看标题,我实在想不出来,一个市政协主席开车撞死省政协主席的交通事故,是怎么跟 “三十年前”这个今天最流行的短语联系在一起的。  
    
     于是鼠标轻点,打开正文,本菜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一场交通事故是这样跟三十年前联系在一起的,作为党的喉舌,官方媒体,山西日报可谓用心良苦,按照电影台词,这就叫“高!实在是高!”。   (博讯 boxun.com)

    
     原来日前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终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了沂州市政协副主席李毅有期徒刑6年,去年这场在山西乃至于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市政协主席撞死省政协主席”的交通肇事案件,终于尘埃落定。交通肇事罪判处六年徒刑,从判决罪名和量刑上,我们都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山西日报却偏偏”见微知著“,从中看出了“ 伟大”两个字来。  
    
     山西日报的评论员指出,在这个案件处理的过程中,“好多人”是存有担心的,担心什么呢?评论员继续告诉我们,原来是“不希望在该案的判决中看到政治的影子”,而现在“判决出来了,让那些担心的人们放下心了。整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我们并没有发现因为遇难者地位尊隆,就给予罪犯“严惩”,也没有发现因为肇事者是一定级别的干部,就给予“罪上加罪”,一切皆平静地进行。在滔滔的舆论过后,事件还原了其本来面目,没有因为舆论的放大而将案件放大,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然后评论员笔锋一转,开始讲述这个“没有政治因素在里面的公正判决”的巨大标本意义了,热情地称赞其“让人民看到了一个法治国家的前途和希望”,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可以想象,这个事情要是搁在30多年前,那情形也许就不是这样了。人们凭借政治热情,无限上纲到什么地步,还真没有个准头。”  
    
     至此,一次交通肇事案跟三十年前的关系终于清晰起来了,因为山西日报的评论员咬定,一场官撞死官的案件,放到三十年前那绝对是一场“政治事件”,是“一定要上纲上线”的,像现在这样最终作出一个“不掺杂政治因素”的“公正”的判决是不可能的,于是,这就证明了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而作者虽然无法在无数心明眼亮的读者面前觍颜把现在吹得多么花团锦簇,还得承认“有些事情还不尽如人意”,但却已经热情的讴歌起道“我们还真应该感谢那个在南方‘划了一个圈’的老人”,于是乎,我们看到这篇精彩的“三十年前”句式的宣传文章终于卒章显志“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曲折的。改革开放初期,小平同志有篇著名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30年后,当我们重读这篇讲话时,依然是那么亲切。”  
    
     且不说该案件宣判后山西及全国人民质疑不绝的声音,如撞人的市政协主席李毅为什么要在有司机随行的情况下抢过司机的方向盘开车,最终酿成车祸;如坊间流传不绝的所谓黑吃黑内幕能不能得到澄清。令我惊诧的,是该党报评论员强悍的逻辑:首先是官撞官,两者都是官,于是就是一个政治事件,这是其第一重逻辑,因为在他看来,撞车的双方都是官,而三十年前官跟政治是划等号的,于是,官撞官就成了政治性撞车。而三十年前,官是不是就跟政治划等号呢?毛主席是非常讲政治的,他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毛主席讲政治的内容呢?是在党内是民主集中制,在国家则是阶级斗争,劳动人民要掌握国家权力,要保证自己当家做主的地位不被颠覆不被复辟,就必须坚持阶级斗争,这就是政治。一个腐败的官吏堕落到官僚资本主义那边去,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人民,这才是政治事件,一个官员撞死了另一个官员,在毛泽东时代算什么政治事件?毛泽东时代,官本位是没有市场的,官就等于政治的说法无异于笑谈。只有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大抵官员金口玉言,某个小老百姓编一条调侃官老爷的手机段子,于是就成了“政治事件”,成了破坏社会和谐的元凶,诽谤领导的罪魁。反倒是今天,官=政治这个等式才成立。然而山西日报该记者却玩了掉包计,将官等于政治的官本位现象强安在了三十年前那个时代,何其荒谬!  
    
    该记者的第二重逻辑是:既然三十年前是一个讲政治的年代,于是一切从政治出发,则法律必然也是从属于政治的,于是一定上纲上线,判决自难公正。然而我们在三十年前,是很难看到官员贪赃枉法却逍遥法外或从轻发落的,向人民财产伸手的人,无论是谁,都会受到法律严正的裁决,曾经为人民解放事业立功的张子善、刘青山,利用职权贪污公款,一样判处死刑毫不徇情。一位在解放战争中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提到了这样一件令他震撼的事,在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后,他被解送至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看到了几位被关押的共产党干部,他问看守所管理员:“你们共产党的官为什么也跟我们关在一起?”管理员告诉他:“因为那些人贪污腐败,共产党人不论身份,只要你贪污腐败,就要受到惩处。” 这位国民党将领感慨道,在国民党统治的旧中国,这种事情是不可想象的。毛泽东时代的讲政治,就是讲阶级斗争,讲人民当家做主,讲人民民主专政,这样讲政治的时代,反而政治清明、官场廉洁,那个时候,那个贪赃枉法的官员敢自诩“ 政治”,并利用手中的权力——所谓的“政治因素”逃脱法律的制裁?三十年前那个时代的法庭上,绝没有这样的“政治因素”。至于将官本位等同于政治,然后大讲所谓“政治因素”影响判决,这种强盗逻辑令人齿冷。而反观被山西日报记者热情称赞为“判决没有政治因素”的现在,政治因素的判决反倒比比皆是,一个个贪污数额巨大、影响恶劣、品行败坏的腐败官员在“政治因素”的庇佑下逃脱了死刑的裁决,官员头上的乌纱成了他们保命的护身符,以至于叛逃国外几个月的腐败官员,得到的竟是“温情脉脉的劝解”而非是党纪国法的严惩。在程维高案件等群众检举事件中,群众的检举信甚至到了被检举人的手里,被检举人则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肆意打压检举人,在这个法律过程中,简直充满了“政治因素”,而这样的“政治因素”,在山西日报记者笔下“充满了政治因素”的三十年前,是绝对看不到的。  
    
     于是,在山西日报记者的生花妙笔下,政治因素根本无法撼动法律尊严的时代成了司法不公、法律被践踏的时代,而现在这个权力、官位可以肆意践踏法律尊严,愚弄公众认知的时代,却成了“社会文明进步的时代”,成了“最好的时代”,尔后,肉麻的称颂声适时响起,在颂圣的声音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党报记者扭曲的魂灵。  
    
     然而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任是怎样的巧言令色,都不如事实来的有说服力。点开搜狐该篇报道的网友评论栏,人心向背一看即知:  
    
     1,好人,坏人,老百姓心里有数,正直的官员自然明白。用不着由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敢署的人(从前文看应该是指这位山西日报的大记者,笔者注)在省级媒体上放屁。  
    
    2,30年前怎么了,30年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  
    
    3,此文作者简直就是放屁或白痴!现在的官员有资格跟三十年前的官员比吗? 三十年前大多数官员心灵是高尚的!而现在的呢?  
    
    4,"我们还真应该感谢那个在南方“画了一个圈”的老人。"说出这样的话,是你的真心话吗?  
    
    5,现在杀人案比30年前是少了还是多了?现在徇私枉法比30年前是少了还是多了?  
    
    6,还真能吹呀,站着说话不腰疼,怎么好听怎么说,改革30年,估计这样的言论是我国政要方面的最大进步!  
    
    7,别放屁了.几十年前,雷锋说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百姓觉得这是真理.但现在政府的官员还有谁说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如果不以权来压人,我想百姓会把说这样话的官员直接打死.谁都知道当今法院是什么货色.是谁的法院.  
    
    8,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个马屁精,正常不正常他都能找出歌功颂德的理由。中国那么多冤假错案,比如无辜青年已经被当作凶手毙了几年,现在真凶自己承认是作案者。你咋不评论评论?  
    
    9,如果在30年前,罪犯根本不敢这样猖獗!现在是正气不压邪气,好人容易被害,实乃国家之不幸,民族之不幸!有何进步可言?作者大发议论想说明法治的进步,法治这个东西就是个统治工具而已,不要把它神话、美化,要看它成为什么人的工具,是为谁服务的,看不到这点,漫无目的的放空炮,毫无意义!  
    
    10,此地无银!念念不忘30周年的人心虚!30年前司法不公的百分率有多少?现在司法不公百分率又是多少?  
    
    够了,不必再举了,上面列举的网友评论,有愤慨的怒骂,有激烈的质问,有深刻的揭露,有对于三十年前那个政治清明,人人平等社会的美好记忆。其中9到11三条评论,在笔者撰写该文的几个小时之后,便被搜狐的网监人员删掉了。总共2300条评论,可以看到的只有1500条,中间有多少这样揭露真相,富有战斗性的网友评论被扼杀我们可以想见,然而剩下的1500条评论中,对山西日报的这位大记者表示质疑和愤怒的人仍然占据绝大多数,人民的声音和意志,不是这样捏造污蔑毛泽东时代以歌功颂德的谄媚文章可以轻易左右和动摇的,在人民群众的眼中,三十年前绝不是现在这样!  
    
    “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落幕了,污蔑造谣在继续、赞歌谄媚也在继续,夜正长、路也正长,让我们牢记魏老“继续革命、永不投降”的嘱托,为了我们心中那个“三十年前”的世界,为了继承“三十年前”革命者未竟的对人民民主制度的追求,为了求得劳工大众的真正解放,继续努力继续前进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