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沈步摇:要接班人还是要义和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5日 转载)
    
    2008年的压轴之作,我本来以为是南京的周局长,谁料出现一个更雷人的小学生集体诗朗诵,且涉及的命题远比周局长的香烟问题重大。这段视频看过后,我觉得教授幼童诵读中国古代诗词,是一件颇为急切的大事。盖因《2009中国加油》这首“诗歌 ”,不论其立意还是辞藻,都无法表现出汉语诗歌之美。
     (博讯 boxun.com)

    尤为重要的是,它以片面、激愤、似通非通的语言,将作者狭隘、扭曲的价值取向强加于小学生。这与破坏童贞的区别并不大。本来年底搞一些年度总结,是大人们应付差使的事情,没必要把孩子们拉扯进来,这个年龄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天真无邪地憧憬“穿新衣放花炮”的新年。至于“不改旗、不易帜、不回头”这种口号,大人们喊喊就是了。
    
    在孩子们的启蒙时代,世界往往被描述成一个理想化的地球村。“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的横幅,就挂在这个国家最巨大的广场上,“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样的世界是美好的,单纯的,没有印巴问题,没有朝鲜核危机,没有流血,也没有硝烟。后来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其实不是这个样子,远非小孩子过家家时那种“好人、坏人”的二元对立区分。
    
    世界万般复杂,孩提时代很难理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告诉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常识。常识是一种客观描述,不带主观色彩,比如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地球是圆的。告诉他们外部世界的基本样貌是什么。在孩子们价值观念形成的年龄阶段,要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就好比“抓周”,孩子喜欢什么东西自然会主动去抓。
    
    现在的情况是,孩子们面前只有一种东西,不抓也得抓。大人的手还会伸过来帮孩子抓,完全不理会孩子们还处于价值养成阶段。扭曲的语言烙印,会伴随他们很久,强行灌输价值观念或是干扰这种常识学习,最后吃亏的就是大人。回到常识,其实就是还给他们一个真实的世界,而非让他们长年在摄影棚中与道具为邻。
    
    这首让西方闻风丧胆的“诗歌”,就是这样的例子。“瘦瘦的欧罗巴,挡不住天朝的金戈铁马”,与义和团“扶清灭洋”的口号已经相去不远。果然是“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王鞭”,要真的去解放那些还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四分之三么?《天津一月记》载,“(拳民)闲游市中,见有售洋货者,或紧衣窄袖者,或物仿洋式,或上有洋字者,皆毁物杀人,见洋字洋式而不怒者,惟洋钱而已。”
    
    义和团之前,洋务派的大员们还说“师夷长技以制夷”,为的是“中体西用”。那时候汉阳铁厂造出的钢炮,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中国产品,现在满大街楞是找不出一辆挂中国logo的轿车。这种荒谬体现在,反西方反了这么久,回过头来,我们的一切都与西方密切相关,而且这种关联还在不断深化。都把WINDOWS格了用算盘,那还怎么崛起?
    
    我们刚刚自豪地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单凭这句话,就说明普世梦想毫无疑问地存在。比如,不要干扰孩子的天真无邪,就是中外同理。再举一个例子,中国和西方同时认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这也是西方人教给我们的普世梦想。
    
    100多年前,李鸿章说,天朝像一个四处漏雨的窝棚,他也只能缝缝补补,打几个补丁修补一下 BUG,但重做系统是不可能的。后来义和团进京,引发八国联军干涉,李鸿章从广东回京收拾残局,对义和团越帮越忙的行为颇为愤怒,史传说他临终前“双目犹炯炯不瞑”。义和团盲目排外、扶清灭洋的思维,极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现代史。
    
    毛泽东有诗云,百年魔怪舞翩韆,说的就是长期以来盘踞在中国的一些不良意识形态让人民多灾多难。现在,希望一些过于惊诧的概念不要从儿童做起,因为社会主义事业,需要的是接班人而不是义和团。依照这所学校的年终班会,只能按需制造出一批又一批拳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沈步摇:香烟固化的等级社会
  • 沈步摇:党校教育不应全民买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