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简光洲:奶站老板下跪能否救赎三鹿的罪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4日 转载)
    
    12月30日,石家庄市中院关于三鹿奶粉事件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相关责任人,奶站老板耿金平、耿金珠兄弟被控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被告人耿金平当庭下跪,对受害儿童以及家庭表示忏悔。耿金平称自己“糊里糊涂”地犯了罪,并请求法庭宽大处理。
     (博讯 boxun.com)

    自三鹿奶粉案件开庭以来,这是以田文华、王玉良等为首的相关责任人中,第一次有人以如此特别的方式为自己的“罪行”悔改。
    
    虽然最终是否有罪仍需等法院作最后裁定,但耿金平的这一跪是问题奶粉事件中,第一个良心发现的涉嫌造假者,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作出心灵上的认罪与忏悔。
    
    虽然耿金平这一跪来得太晚了,甚至也不能代表其他嫌犯的真实意愿,但是这一跪让我们看到三鹿问题奶粉事件中,那些相关责任人一直高昂的头颅终于略微的放低。
    
    我不知道耿金平是否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忏悔,也不知道30万受害婴儿家长们的愤怒此刻是否稍微可以得到一点安慰。
    
    但毫无疑问的是,耿金平的这一跪,并不能救赎三鹿的罪与恶!
    
    几个月以来,受害者投诉不断,三鹿为何可以视若无睹?为什么8月初检测出了三聚氰胺,仍可以秘而不宣?为什么三鹿集团领导可以自立标准,把三聚氰胺含量高的原奶掺入酸奶中继续生产销售?
    
    我也对法院能否最终确定田文华等“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保持高度的怀疑。我此前在河北采访时了解到,三鹿集团领导人中的王玉良作为管技术的副总曾经跳楼自杀未遂,此次也在受审人的行列。
    
    如果此次我们的法律不能对相关的责任人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我们就无法期望未来的中国食品安全会得到有力的保障,四鹿五鹿事件仍会发生。
    
    在三鹿问题奶粉事件发生之后,相关企业的道歉并不真诚,更未见其拿出足够的负责任的行动与善意。因此,我相信,耿金平的这一跪,仍只是个别人良心的偶然发现,并不代表相关企业及责任人(包括一部分政府官员)的深刻自省,更谈不上法律上的认罪。
    
    无证企业非法生产导致的诸多矿难、免检企业生产出来的问题奶粉,在这三十年里,我们见过太多金钱、利润与人民生命的博弈。在个别人的眼里,利润重于泰山、生命轻如鸿毛。
    
    不要期望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那些暴富者会突然良心发现,暴利驱使下资本的噬血本性不可能会在这个阶段主动消失。
    
    民意不可违,民心有向背。因此,我们真心地希望,这次法律能不受人为干扰,真正地祭起那高悬的剑,斩断那伸向婴儿的魔爪,切断那阻碍这个社会前进的黑手,砸碎那些让人民伤心的黑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早曝光三鹿的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