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3日 转载)
    
    来源:独立评论
     施化/由中国大陆303名体制内外的知名人士联名发出的《零八宪章》,10天以后,已经征集到超过6000人的签名。不过,6000人对于7000万中共党员,对于13亿中国人口,还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用数字来取胜的想法,在专制的国家机器面前不灵。 (博讯 boxun.com)

    
    对专制唯一起作用的是人心,人心的向背决定专制政权的存亡。胡锦涛先生也告诫党内,政权不是一成不变,这取决于民心。历史上有一个“道路以目”的故事。周厉王时,由于残暴统治,民怨沸腾。有人当面指责周厉王,邵公也说民不堪命。周厉王大怒,派卫巫去监视那些说他坏话的人,发现就立即杀头。后来百姓慑于暴政的威力,在路上相见不敢交谈,只敢交换眼色(道路以目),国内各项矛盾加速尖锐。公元前841年,发生了国人暴动,人民包围了王宫,袭击厉王,他仓皇而逃,死于他乡。
    
    一般来说,专制政权用来争取人心的办法很原始,无非是收买,欺骗和恫吓。看来似乎武装镇压更有用,但镇压也只能用来恫吓,不可能把一块土地上的居民全杀光。到了收买不生效,欺骗被揭穿,恫吓也无人怕的时候,人心的向背决定统治权的轮替。
    
    现在的中国正是财富快速聚敛,不满加剧,人们想言而不能言的时候。20年来,虽然善良的中国老百姓,一次又一次给中共机会,希望他一改过去的恶名,回头是岸,但百姓们一直没有等到想要的东西:幸福,只有口头承诺。在这个背景下,一个不同于中共宪法纲领的《零八宪章》出现了。
    
    《零八宪章》不是宪法,只是一个基本政治主张。但是可以作为制定或修改宪法的依据。政治主张人人都有,比如有人主张共产党立即下台,有人主张杀光贪官。也有人主张共产党再执政100年,把反共的人都关进监狱。但是这些作为纲领都过于简陋,不适合当宪法依据。只有一种充分考虑各种不同人的利益,可以把敌对立场调和起来的纲领,才有可能派生出一部宪法。宪法一定要降福于国家境内的每一个人,一个都不能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坚持一部分人领导某些阶级对另一部分人实行专政,这不叫宪法,叫斗争宣言。
    
    尽管《零八宪章》是一份不可执行的文告,还是引起极大的恐惧和反对。仅仅是几页白纸黑字的建议,有必要那么恐慌吗?是的。恐惧的应该不是这个宪章的建议内容,而是很多人读了宪章以后的思考觉醒。觉醒的人心才是一个强大政权最害怕,最难对付的东西。
    
    要了解中国人的人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倒不是因为中国人口多,而是因为政府不鼓励任何可以了解民意的调查。中国没有权威的民意调查机构。新闻媒体本身不独立,偶尔的问卷并不反映民心民意。至于外国人进行的问卷调查,准确度就更难讲了。人家不了解咱们的国情。如果问题敏感一点,被调查的谁敢实话实说?不过有个办法能了解《零八宪章》的有哪些人支持,只要简单分类一下,到底有哪些人害怕和反对,把他们排除掉,就可以知道谁支持。
    
    当然,把反对的排除掉,不一定都是支持的,也许还有不表态的。但是反对的人为什么那么惊慌失措地严密封锁,布下天罗地网来清除影响呢?至少从这个事实可以推断,他们内心知道,多数人一旦读了《宪章》,将会支持。正因为预计支持的人太多,将对他们不利,所以要严密封锁。如果预计反对宪章的多,对他有利,又害怕什么?要是有人打算证明我的说法错误,不用反驳,把封锁解除就知道了。谅他们不敢。
    
    反对宪章的首推中共当局。宪章签名者之一余杰向德国之声记者说:“第一批签名者中,据我所知,已经有多位受到各种不同形式的骚扰。有的被禁止出境,有的被正式传讯,有一些被正式约谈,包括我自 己在内。” 用大陆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搜索零八宪章一词,尽管有一万多个词条,但凡是服务器在大陆境内的,一律是页面错误或找不到标题。有人说中国老百姓反应冷淡,可是连一个字也见不到,冷淡从何说起?
    
    其次反对宪章的是毛派。国内毛派网站“乌有之乡”有一篇题为“揭批《零八宪章》,反对颜色革命”的文章,不过偏偏不附上被揭批文件的哪怕一个字。文章说:“在《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前夕,内地300多位作家、律师、学者等各界人士,签署《08宪章》,提出修改宪法、立法民主、司法独立等19 项建议。这是配合美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战略、打响了颜色革命的枪声。”作者可能连帝国主义的定义也搞不懂,随便就把立法民主和司法独立同帝国主义联系起来。这种概念混乱的自言自语,大概只得到糊涂者的支持。
    
    第三种反对力量来自海外民运的少数。坦白地说,我不认为宪章是海外民运的产品。有一些老资格的民运大佬,是看不上宪章的“为共产党好”的。他们自己拿不出纲领,就说葡萄是酸的。有一个“老实承认到现在俺也没细读”,“ 就扫了一眼”的民运人士说:“(宪章)不外是跟共产党要自由民主人权”,言下之意,宪章不反共,所以不作数。至于为什么我认为是少数,因为主要有影响的民运领袖们,都公开表示了支持。
    
    第四种反对力量,顺理成章,应该是中国大陆的贪官和黑社会。中国的官僚利益集团,经过30多年发展,现在已形成气候。这个集团不仅控制了中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富,还左右着中南海的政令。有些最高领导人决心查处的腐败案件,一个都无法查到底。被抛出来的替罪羊除外。那个最基本的官员财产申报规章制度,这么多年了也通不过。官方《中国日报》援引一位公安部官员的话说,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无恶不作,威胁着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而腐败官员为这些为犯罪团伙提供庇护。我以为,无论是腐败官员或是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都不会欢迎主张权力制衡和民主监督的《零八宪章》,这断他们的财路。
    
    把反对的人排除,还剩哪些人呢?这就是超过十几亿想成为公民的中国人。这些人中间,有共产党人,有民主党派,也有无党派人士。他们或者是国家公务员,或者是专业人士,如工商界人士,科技教育界人士,法律界人士,还有更多的是工人,农民,城镇居民。如果有人怀疑:你确定有这么多人支持《零八宪章》吗?我倾向于确定。这个信心来自于北京当局,因为他那么确定:不能让所有的人知道,知道了就要支持,而不是反对。从这一点判断,超过百人之九十的中国人将支持《零八宪章》,如果他们看到的话。 (格丘山)
    
    
     有人说,《零八宪章》没什么用,那是与虎谋皮。但我看到的是,即便只是与它商量一下,老虎也已经坐不住了。北京当局以最快的速度,最无法服人的理由逮捕了《宪章》起草人刘晓波,好像掐住刘的脖子,《宪章》就会被他吞回去似的。这说明,与虎谋皮也会对虎产生作用。到底有什么作用呢?现在就来分析一下。
    
    《零八宪章》问世不到一周,就激起了世界范围的反响。许多国家的本地报纸,发布了新闻,注意到中国的这一历史性事件,更关心刘晓波的被捕。海外中文互联网,展开唇枪舌剑的各方交锋。哥伦比亚大学中国论坛集会讨论《宪章》,世界各地新闻媒体连同《人民日报》均有参加。中国国内虽然严密封锁,不让《宪章》的一个字漏进去,但是挡不住网民的好奇。网民们的强烈愿望是,在大批判的同时,找一份原文来看看。
    
    《宪章》的第一个作用,是把虚拟分散的许多有益的思想,凝聚和固化为一个可以操作的平台。《宪章》不会在十年或二十年前出现,那是因为中国大陆的思想启蒙还没有成熟,前半个世纪的惯性思维还在继续。中国人真正地开始认识民主,是在89以后。刘晓波,胡平等人都是先驱者。
    
    不要小看这个平台,有一个平台和没有平台大不一样,平台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过去不同观点的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争论,仅仅是对空放箭,谁也碰不到谁。现在的不同观点交会,都自然而然落在《零八宪章》这个靶心上。这些碰撞产生的火花,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能量。
    
    在《宪章》出现以前,各种分散的,孤立的,企图自为中心的变革方案,不下千百种。即使是最大的异议团体内部,也不停地为方案争论,互相把对方驳斥得一无可取,空耗了大量人财物力。自从《宪章》出现以后,很明显地看到,有很多人已经准备在这个基础上求同存异了。一些民主先行者开始现身,有针对性地和民众对话,而不像过去那样隐居。至少到目前为止,《宪章》是一个反对派的共识,也是反对派的主流。
    
    北京当局最害怕的,并不是《宪章》提出的务虚方案,而是这个方案的无形凝聚力。自《宪章》问世,现政权的各个击破的设想,或将成为泡影。抓捕刘晓波,显示出北京政权的手足无措。到目前为止,有关部门还不敢大规模抓捕人。这很矛盾,如果只抓一个人,如何显示威吓力?303个签名都是公开的真名实姓,抓起来易如反掌。他要考虑,如果抓第一批签名的 303个,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抓不抓?即便3600个都抓,新出来的36000个抓不抓?很简单的道理,抓一个,就扩大几倍影响,抓得越多,影响越大。越来越多的人想知道究竟。如果影响到数千万失业的回乡农民工,中国的监狱就不够用了。
    
    《宪章》的第二个作用,是启动了温和的一群。人群当中,有激进的,有保守的,还有顽固的。然而,到最后关键时刻真正产生作用的,是中间阶层。为什么?他们人数最多,主张最折衷,为不同的人所接受。刘晓波一定不是激进分子,要不然早被消声了。尽管有主张一夜变天的人看不上刘晓波的婆婆妈妈,但是对刘有好感的在知识界占多数。
    
    《宪章》出台的时机,是中国社会大动荡的前夜。当中国的经济衰退冲击到农民工的时候,当局还不算紧张。毕竟农民工苦惯了,回到家乡只要还有一口吃的就能对付。但是当衰退冲击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和都市的就业市场,真正麻烦就来了。城市中产阶级曾是北京政权的坚定支持者。89以后,当局用无形的赎买政策,笼络了城市中产阶级。所谓的繁荣盛世,主要是靠城市支撑的。那么他们也会不满吗?哪怕再穷,日子也比农民好过呀。
    
    有一个原理,人的痛苦指数不仅仅是根据某种过低物质标准,更是根据和过去的对比来确定的。农民虽然穷,但是只要比过去稍好一点,就不痛苦。城市的中产阶级就不同。他们现在已经富了,生活标准如果降低倒退,哪怕银行还有几十万,照样不满。当拥有的第一栋楼房开始贬值,当子女在大学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当的全部财产被股票套牢,他们就开始对现行政治表示怀疑,就要开始考虑另外的出路。一位资深房地产业者说:“那些城里人的抗议,也许才是政府最为担心的,银行职员,医生,教授,这些人有影响力。 ”
    
    也许我夸大了危机。但中国靠出口带动的经济结构,本身是脆弱的。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表示,1929年的美国也处于类似处境。“20年代的美国有庞大的贸易盈余,而且拥有当时历史上最庞大的储备。美国避开了全球金融危机了吗?没有。它是最遭殃的国家。从这个意义上看,恰似今天的中国。”一旦时局发生动荡,过去认为“谈论或者参与政治毫无意义”中间阶层,将开始新的思考。这时候,《宪章》将像雪里送炭一样,进入他们的选择范围。
    
    虽然有人希望《宪章》有越来越多的真实签名,企图给当局造成压力,我认为还是顺其自然为好,没有必要特别地去造势。人的认识,应当主动自觉地出现,才有真正的力量。靠一时的鼓动,热起来快,冷起来也快。对当局当然要有压力,这个压力必须适度。适度的意思是,压迫他向某一个方向走,而不要压迫他反跳。当然,对于有智慧的人,这些都是废话。
    
    总之,《宪章》的作用还是启蒙,更广泛更深入的启蒙。估计在短期之内,《宪章》的设想不会进入实质的行动,这也好。只要人们看到一个和过去全然不同的东西,开始换一种方向进行思考,《宪章》的作用也就起到了。瓜熟蒂落,改变一个旧时代,需要充足的准备时间。不过,是准备,不是等待。 (格丘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阮杰随想:新年话刘晓波、《零八宪章》暨献海外民运
  • 鲁扬:《零八宪章》不是一场“阴谋计划”!
  • 中共对《零八宪章》的态度表明中共是谎言暴力集团/雅钰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现实意义 /马萧
  • 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零八宪章:公民十年
  • 刘逸明:《零八宪章》照出了左翼知识分子的无耻嘴脸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零八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胡平(图)
  • 丁乙/《零八宪章》所遭遇到的网络封锁(补充)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 简评《零八宪章》
  • 法国张健 ,我对零八宪章的看法
  • 零八宪章世界语版本/郑存柱
  • 《零八宪章》——不是内容问题,而是什么人提的问题(图)
  • 零八宪章(民间修订版•征求意见稿)
  • 零八宪章:让我们对民主多点信心/杨逢时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鲁南:“粉红色”也属“红色”——驳《零八政见》,兼为《零八宪章》一辩
  • 《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贤斌、陈卫被传唤
  • 刘霞刚刚见到刘晓波,传闻高层对《零八宪章》定性
  • 《零八宪章》正式标识发布(图)
  • 维权网:中共认为“《零八宪章》联邦制的条款性质很严重”
  • 张宪:面对《零八宪章》的勇气与谦卑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 《零八宪章》只是最温和的诉求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七)
  • 中国零八宪章签署人谈论当局施压
  • 《零八宪章》第九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616人)
  • 中国当局严封《零八宪章》,GOOGLE充当当局封网工具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六)
  • 蔡楚:零八宪章的签名人张祖桦被警方带走(图)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五)
  • 零八宪章与七七宪章的对比
  • 《零八宪章》签名风波,开始在成都发酵!
  • 因涉及《零八宪章》,冉云飞牛博网博客被关
  • 刘正有:为《零八宪章》坐牢感到自豪(图)
  • 余杰因参与签署《零八宪章》被国保查问和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