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哈马斯和亨廷顿的文明冲突/曹長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2日 转载)
    
    
     以“文明冲突论”而闻名的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也译杭廷顿),在圣诞节前一天去世。两天后,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军事冲突爆发。这场至今持续的危机,似乎在佐证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因以色列人多信奉犹太教,哈马斯所在的巴勒斯坦,是信伊斯兰的穆斯林世界。 (博讯 boxun.com)

    
    巴以冲突是个老话题,在过去半个世纪,这种区域冲突从未间断。但是如果用它来证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并不具说服力。因为同是穆斯林国家,土耳其早在1952年就加入了西方军事集团“北约”,并在朝鲜战争中和美军协同作战,抗击金日成的共产军队。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国家是印尼,有两亿穆斯林,但近年也走向民主,也没和西方发生军事冲突。在十亿人口的印度,有一亿三千万穆斯林,不仅没有与西方冲突,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只从这几个例子也起码可以看出,巴以冲突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宗教和文化,而是民主和专制这两种价值的冲突。
    
    在伊拉克被美军解放进行民主选举之前,以色列一直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从1948年建国至今,以色列已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31届政府,今天的艾胡德•奧爾默特是第12位总理(奧爾默特和中国还有点关系,他祖父是中国的犹太侨民,父亲在哈尔滨长大,说流利中文,22岁时移居以色列。奧爾默特曾去哈尔滨给祖父扫墓,据说可以听懂中文)。
    
    由于有民选制度,以色列的政府就必须听从民意,无论是左翼、右翼执政,还是中间派上台,都是选票决定。在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各种政策都可以被自由地辩论,所以多数选民形成的政策倾向(投票)自然最接近现实,迫使政府的对外政策朝向理性、务实;否则下次选举就得下台。
    
    正由于以色列是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所以成为中东最自由、最富有的国家。虽然土地之少(不到二万平方公里)在全球只占第151位,但生产总值却排世界第44位;人均收入二万六美元(2006年),排世界第28名。
    
    反观巴勒斯坦,不仅没有民主,经济更非常落后。在中国最疯狂的文革时代,当权者还提出抓革命促生产。而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们,从来不用促生产,因为有伊朗(以前还有萨达姆的伊拉克)等阿拉伯国家提供资金和援助,他们只管抓革命,对抗以色列。中国人印象很深的巴解领导人阿拉法特,一直独掌大权35年,一直到死;掌权长度超过毛泽东、斯大林、波尔布特等(古巴的卡斯特罗掌权最长,到2009年,就掌权50年!)而且阿拉法特曾进行过20多年像今天宾拉登那种恐怖主义活动,虽后来放弃,但像他手下的“烈士旅”(这名字就令人恐怖),还有哈马斯,都是著名的恐怖组织。哈马斯的头子曾公开说,“犹太人比其他任何民族都更爱惜生命”。于是他们就抓住这个“致命弱点”,用杀害以色列平民来实现他们的政治目标。
    
    专制本身,就是阻扰一切人类进步的恶魔,而有意杀害平民的恐怖主义手段,更是对人类最基本的文明的挑战。今天,巴以冲突的根本症结就在这里!
    
    但每当有巴以冲突时,那些阿拉伯专制国家,还有某些西方左派媒体,更有中共喉舌等,就异口同声谴责以色列,说它以强凌弱,造成大量难民,不让巴勒斯坦建国。但这些指控都不符合历史事实:
    
    第一,关于建国和难民。早在1947年联合国就通过决议,同意巴勒斯坦分治建国,但它自己没有建立;反而在以色列建国的第二天就同埃及、约旦、叙利亚等五个阿拉伯国家,一起进攻以色列,要把这个刚成立的国家灭掉。结果阿拉伯联军被以色列打败,由此造成了几十万巴勒斯坦难民。如果追究这个责任,也是阿拉伯国家侵略在先,是他们自己的政策错误造成的。
    
    第二,关于以强凌弱。以色列和周边阿拉伯国家发生的几次战争,要么是因那些阿拉伯国家联手进攻以色列,要么是以色列先发制人,阻止他们明显的入侵企图。阿拉伯国家发动的这些战争,全部的目的,就是今天伊朗总统所宣称的,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他们就是不让以色列这个国家在中东存在,要把它赶进大海。以色列是联合国1947年通过决议同意成立的国家(美苏等33国赞成,13国反对,10国弃权),并在建国第二年就加入了联合国,为什么一个至今已有60年历史的联合国成员国,就不可以在这个地球上存在?
    
    美国一直不承认古巴共产政府,但美国绝不会不让古巴这个国家存在。近年美国打了两场战争,铲除了萨达姆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但美国却没有不允许这两个国家存在,反而投进大量人力财力保护这两个国家并促其发展。今天,哈马斯、阿拉法特的传人们,还有伊斯兰世界的毛拉们,就是不让以色列这个国家在地球上存在,就凭这一条,这场冲突的是非就一目了然。
    
    而且以色列只有728万人(2008年),而阿拉伯国家有一亿多。不能因为每次战争阿拉伯国家都被打败,就说它是弱者。更不应用强者、弱者来划分对错。举例说,大家都在电视上看过警察追击罪犯的现场直播,警察的车是一流的,武器也高级,而被追击的罪犯,往往开着破车、拿着二手货的枪。难道你就因为警察是强者,就同情、甚至支持那个的被追击的所谓“弱者”吗?有人会说,你这样比喻,不是等于把那些阿拉伯国家说成是罪犯了吗?没错。那些对内实行政教合一的专制统治,对外还要剥夺以色列人的地球生存权,并使用人类有史以来最卑劣、最残忍的自杀炸弹方式,有意杀害平民,炸超市,炸公共汽車,甚至炸婚礼,炸教堂,炸校园,炸老人療養院,主导这些恶行的国家不是罪犯又是什么?!
    
    以色列最常被指责的,是霸占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在阿拉伯国家进攻以色列的战争中,以色列确实乘胜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约旦河附近等一些土地。但在埃及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并保证和平相处之后,以色列就把西奈半岛还给了埃及,后来约旦承认了以色列,双方土地问题也同样得到解决。对于巴勒斯坦人也是这样,早在几年前,以色列军队就撤出了加沙地带,把巴勒斯坦交给阿拉法特的巴解来管理。但哈马斯们却把加沙等地,变成了恐怖袭击以色列的基地。以色列在西岸地区花巨资修筑了681公里的围墙,防止哈马斯越境袭击,但哈马斯却在围墙底下挖地道,还是进入以色列滥杀无辜。只要人多的地方,他们就用自杀炸弹去炸。他們不僅不珍惜別人的生命,也不看重自己的命。这次巴以冲突,起因就是哈马斯向以色列居民区发射火箭弹,以色列忍无可忍,必须反击。这和2006年以色列对黎巴嫩的轰炸是一样的,当时也是因为恐怖组织真主党越境杀害以色列人。
    
    所以,连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也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中东要想有永久和平,阿拉伯国家必须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但只要巴勒斯坦没有民主,没有新闻和言论自由,继续目前这种利用宗教煽动民族主义狂热、继续哈马斯的恐怖主义,那么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国家就不会承认以色列的存在。所以说,根本的问题,还是民主和专制的冲突问题。而不是亨廷顿所说的“文明的冲突”。文化会有冲突,但文明没有冲突。那种有意杀害平民的恐怖主义不是文明,那种女人不如一头骆驼值钱的价值观不是文明,那种毛拉们一手遮天的政教合一统治不是文明。
    
    近年常在半岛电视等跟毛拉们辩论的来自阿拉伯的杰出女性苏尔丹(Wafa Sultan)提出一个远高於亨廷顿的观念,她说,“文明之间没有冲突,只有竞争。”“我们目睹的这场在全球范围的冲突,不是宗教的冲突,或文明的冲突。它是两种相互对立的东西、两个时代的冲突;它是那种属於中世纪的心理和21世纪的思维之间的冲突;它是先进和落後的冲突;文明和原始的冲突;理性和野蛮的冲突;它是自由和压迫的冲突;是民主和专制的冲突……”
    
    2008年12月31日于美国(转自《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