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志越:有了政权,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0日 转载)
    
     1999年,以中国石油国家工商局注册为标志,当代中国全面跨越社会主义公有制,完成了解构社会主义公有制转而具有官僚与资本相勾结性质的私有制形态的历史蜕变,使得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之上的早期社会主义工业化制度体系出现强烈的崩溃态势——当代中国私有化,在摆脱了公有制度的束缚之后,迅速制造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既得利益官僚体,既得利益官僚体通过权力寻租或变更社会财产的分配制度无情地盘剥其他阶级的劳动与财产,使得个人、家族及其不法利益团体获得超额利润。其长期的经济、政治行为正在危害国家的根本利益——是中国现代化最主要的敌人。
     (博讯 boxun.com)

    
      一、解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战略企图
    
    
      既得利益官僚群体在攫取巨大人民财产之后,为保证不法所得的合法性,提出制度化的变革——成为既得利益群体的历史诉求。所谓制度化变革就是全面废黜中国社会的财产分配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同时,要求建立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领域。具体战略步骤表现为:
      其一、解构早期社会主义工业制度体系:1980年代,微观经济领域废黜党委领导下的厂长分工负责制、废黜鞍纲宪法和石油工业岗位责任制、厂长责任制个人集权凌驾于党委会与职工代表大会之上——党内民主制度遭到损毁,企业内部经营承包制导致人民财产被不法利益群体所攫取,社会主义公有制遭到历史性的重大挫折。为私有化而废黜中共党内及其微观经济领域的基本民主制度是1978年以后的重大战略失误。
      其二、全面废黜社会主义公有制:1990年代,发生国有大中型企业股份制改造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系列重大历史转变,究其实质:是既得利益官僚体持续围绕生产资料公有制所引发的具有官僚与资本相勾结性质的“私有化革命”;国营大中型企业的效益提高,可通过微观经济领域的工艺制度、工作制度、民主制度的建设以及生产指数的提高而加以实现;不必通过变更财产的占有与分配制度(也就是所有制形式)而实现其效益之提高。至1999年,石油、石化、钢铁、煤炭、电力等当代中国最优良产业纷纷私有化。
      其三、利益集团要求构建适应官僚与资本相勾结的上层建筑领域:新世纪初,既得利益官僚体挟政治、经济的丰硕成果,轮起宪政大棒向执政党与中央政府发难,标志性的事件——①《物权法》草案的公然出台,企图将官僚与资本相勾结而攫取的巨大人民财产合法化;②受美国金融垄断资本集团控制的中国核心产业的中油股份独立董事之一的吴敬涟要求中央政府放弃工业管制。③2005年,中国经济学人再次掀起反对政府管制的波澜。
    
    
      三个战略层层递进,理性非凡;然三个战略都违反了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其中:第一个战略是瓦解早期社会主义工业化时代构建的微观经济领域的基本工业制度与民主制度的战略,实现了微观经济领域的个人集权,为攫取国家与人民财产提供了制度上的根本保证;第二个战略是权钱相交易、内外相勾结进而实现全面废黜社会主义的财产分配制度、全面构建官僚与资本相勾结的财产分配制度的战略,为中国社会全面跨越社会主义公有制底线提供了政策支持与制度保障;第三个战略是企图将非法所得合法化同时要求中央政府放弃行政管制权的战略,是既得利益官僚体急切企望通过《物权法》维护非法所得进而实现改造中国社会基本性质的战略;此战略行动本身表明前两个战略的实施及其后果——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造成当代中国重大战略挫折的行为。
    
    
      二、为何举国关注《物权法》?
    
    
      2006年,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于北京举行。举国关注的物权法草案进行第六次审议。在我国,一部法律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一般就会表决通过。但是,物权法却在争议中进入四年来的第六次审议。这是全国人大立法史上第一部进入六审的法律草案,也是审议次数最多的法律草案。
    
    
      马克思在《资本论》引用兰盖在《民法论,或社会的基本原理》中说:“法的精神就是所有权。”就是说:所有权是所有制在法律上的表现,是物权的核心和基础。近代中国的宪政问题实质上是争夺财产权的问题,不仅决定中国的前途与命运,也决定中共的前途与命运。
    
    
      中共一大《中国q 纲领》提出:“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一直到大规模工业化中共对中华民族从来没有改变的庄严承诺,由此演化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德基础——即追求国家与人民的财产权进而赢得中国人民的解放。
    
    
      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近世各国所谓民权制度,往往为资产阶级所专有,适成压迫民众之工具。若以国民党之民权主义,则为一般贫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这是一九二四年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庄严声明。十六年来,国民党违背了这个声明,以致造成今天国难深重的局面。这是国民党极大的错误,我们希望它在抗日的洗礼中改正这个错误。”毛泽东指出:在中国建立这样的共和国,它在政治上必须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上也必须是新民主主义的。大银行、大工业、大商业,归这个共和国的国家所有。接着他强调:“中国的经济,一定要走‘节制资本’和‘平均地权’的路,不能使‘ 少数人所得而私’,决不能让少数资本家少数地主‘操纵国民生计’,绝不能建立欧美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也决不是旧的半封建社会。谁要是敢于违反这个方向,它就一定达不到目的,他自己要碰破头的。这就是革命的中国、抗日的中国应该建立和必然要建立的内部经济关系。这样的经济,就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所以说,中国革命的核心内容就是如何构建公平正义的财产分配制度的问题。毛泽东直接点明若背离有关财产权的基本政治承诺将导致的后果。
    
    
      新世纪,企盼世袭的荣光将当代中共党内一些人坚决维护特权生活的主张企图蔓延成全党的统一历史行动、企图阴谋将执政党悲剧形式地推向民众道德背离的境地。既得利益官僚体及其代言人认为:既然已经废黜社会主义公有制,则当代中国应通过篡改宪政而将利益集团的非法所得合法化。吴敬涟《中国改革论坛》高调宣称:“确立宪法的至高无上权威,划定政府的权限范围,防止政府滥用权力和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施行宪政,实现权力制衡,不允许有任何不受约束的权力主体存在。保证司法的公正性和独立性,建立透明的法律框架,让公众广泛参与”。——《物权法》漫长激烈的辩论过程中,个性张扬的吴敬涟泄露了《物权法》的真实历史动机。
    
    
      吴敬涟应该没有忘记自己作为独立董事的中油股份是如何无条件接受美国《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安然公司因财务丑闻而轰然倒闭,美国《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出台,欧亚各国明确反对,以德国为首的欧盟明确反对,英国贸工部表示,英国会计公司监管权归属英国而不属于美国。欧洲监管机构称该法案超越了美国司法管辖权。日本注册会计师协会会长奥山章雄指责美国: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凌驾于《日本证券交易法》和《注册会计师法》之上,明显违背国际规定,并侵犯日本主权。
    
    
      英国、日本尚能极力反对《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维护本国主权不受侵犯;然而,中油股份公司无条件全面接受,声称: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海外上市的大型跨国公司,有义务接受上市地的证券监管制度的约束,须遵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有关上市公司建立内部控制制度的规定。
    
    
      中油股份的图谋:欲借美国之力抗衡其母公司中油集团对自身的监管,内外呼应加速中石油私有化。2004年3月,中油股份公司正式启动满足美国《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中油股份内控体系”。力求在公司各个层次、管理的各个方面、经营活动的全过程满足美国法律对中石油的各项要求。中油股份海外上市,本意是筹资、吸纳国际游资,现却要遵守连欧盟各国及其与美国关系极其密切的英国、日本都难以接受的美国国内法律,即:毫无条件接受美国的监管控制——中石油命脉将操纵在美国金融垄断资本集团与石油垄断资本集团之手。
    
    
      所以,吴敬涟的讲话具有深刻的国际工业垄断资本集团与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的重新殖民化中国的战略背景,是当代中国私有化发展到新的历史阶段的必然结果,是政权与既得利益集团谁来主导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激烈斗争的具体表现。作为中石油的独立董事,吴敬链不认为自己是权贵、不认为中油股份的既得利益官僚体是权贵、更不认为以美国高盛财团为首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集团和其他国家的工业垄断资本集团是权贵;吴敬链的“权贵”特指中央政府及其行政管制权。
    
    
      吴敬链利用中央政府将石油工业的全民财产权收归国家所有、后由中央政府将其出卖的历史错误,高举“行政腐败、权利制衡”的重锤企图将中央政府的行政管制权一并敲掉——为官僚与资本相勾结的、具有买办性质的大型经济集团创造无政府的法律保障。“施行宪政,实现权力制衡,不允许有任何不受约束的权力主体存在”是吴敬涟保卫当代中国新生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政治宣言。 
    
    
    
     吴敬涟的战略目标:在完成中国石油、石化行业所有权的战略重组目标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央政府的行政管制权,用法权压行政权、用所有权钳制管制权——用经济基础来最终决定当代中国的上层建筑的历史走向。吴敬涟战略不给对手留有余地——这是由于他的手段极端原始、凶悍,更容易被人识破,于是,吴敬涟以进攻代替防御,以速度换时空。
    
    
      于是,2005年中国经济学人再次掀起反对政府管制的波澜;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晓晔撰文《行政垄断贻害无穷》谬称:石化工业、有色金属工业和船舶制造业,因政府授权个别企业独家生产和经营,形成独家企业垄断行业的局面。从而缺乏改善经营管理、降低生产和经营成本、提高资源利用效益的主动性,而且因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活动受国家的严格控制,没有产销自主权,难以保证市场的供应。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撰文《反垄断是一个宪政问题》,直言不讳:中国反垄断制度建设是宪政问题。关键在于要求一个无私的和规模最小化的公共服务型政府。除了政府必须最大限度退出竞争性的私人产品领域,为非政府组织提供最大限度的活动空间外,还必须给予公民平等参与政治生活的自由,并在国家机构间建立起相互制衡的机制。在目前宪政体制下,提倡反垄断就是一句空话。余晖的错误观点说明:反垄断的前提条件是废黜先行宪政——间接说明1990年代的所谓国营大中型企业的股份制改造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重大战略实施是违反先行宪法的。
    
    
      强调指出:石油工业、石化工业、有色金属工业和船舶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是当代中国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庄严政治承诺之下由全国人民节衣缩食建立起来的较为完备的民族工业体系,财产权为全民所有或者国家所有;下放管制权总要交给具体的实体,这个实体是谁?是国际垄断资本集团?还是既得利益官僚体?是中国人民还是官僚买办阶级?
    
    
      造就一个中产阶级,左右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发展方向—— 是既得利益官僚体长达26年的战略企图。王晓晔先生是否能够为中国社会造就一个中产阶级来实现余晖先生提出的“一个无私的和规模最小化的公共服务型政府” 并最终完成有关当代中国的官僚与资本相勾结的社会政治、经济之构建进而完成市场的供应?
    
    
      三、国家总体战略失误导致既得利益集团的宪政政变之企图
    
    
      新世纪,既得利益官僚体敢于冒最大的政治风险,企图发动宪政政变,强迫中央政府放弃政府管制。如此嚣张——盖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之奥妙。
    
    
      “入关”过程中,高盛方案“整顿了”中国石油石化工业,将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拆分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海外上市的中油股份公司——工业化以来最优良产业链条被无情拆分,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账面总资产仅4000亿人民币海外缩水上市。石油工业在漫长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以油气生产为主线、跨地区、跨行业、相互依存的产业链条;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中国石油工业发展模式造就了中国国民经济以石油、石化、机械行业为中心的跨越式发展,并形成了巨大的城市群落。石油、石化行业对其所属相关产业链来说,犹如兄长,大家庭的关爱造就了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水、电、通讯、石油机械、医疗卫生、房地产业开发、农工商联合体、商业等跨越式发展,造就了辉煌的工业时代。此工业时代自1960年石油大会战开始一直延续到1999年的石油石化工业所谓战略结构性调整而结束。
    
    
      ——拆分了中国石油也就拆分了中国工业化进程最有生命力的产业链。
      强调说明:松辽盆地、塔里木盆地、准葛尔盆地是中国石油工业二十一世纪重点勘探且必将获得重大油气发现的地区。以大庆油田为例:已探明地质储量140多亿吨,动用地质储量48亿吨,开采46年,采收率约50%。1960年代以来,大庆共发现油田25个、气田10个,生产原油18亿多吨。截止2003年,连续实现年产油气当量5000万吨以上28年高产稳产;累计生产原油17.74亿吨,天然气796.42亿立方米;出口原油3.65亿吨,创汇509亿美元;上缴各种资金5364亿元,同时承担原油差价4190亿元。45年当中,大庆油田共为国家上缴各种资金并承担原油差价超过1万亿元。如此优良的产业为何出卖于海外?中国石油海外上市,则将未来中国的巨大石油利润出卖了。
    
    
      今天,大庆油田、辽河油田、大港油田、新疆油田等优良国有企业,成为受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监管的中油股份旗下的油气生产基地。具有中共经济基础之美誉的石油工业日益摆脱中央政府的控制,成为异化膨胀的经济怪兽,形成事故频发、利润外流、油荒持续、腐败盛行的历史剧面。 
    
     2003年,中国石油川东钻探公司12·23特大井喷事故; 
    
     2005年,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爆炸,引发生态灾难;
    
     2003年,沃伦·巴菲特在中油股份的投资中,账面赢利超过26亿港币。
    
     2005年,中石油持续奉行高红利政策,将每股盈利的45%用作派发股息——石油利润严重外流。中石油表示:中石油的主要业务及盈利均来自内地,无意改变派息政策。凡此种种,是中央政府的管制的结果?还是中央政府放弃管制的结果?
      中央政府机构中革除工业部门,石油部、化工部、机械部等工业部委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被无情废黜,工业垂直管理体系分崩离析;代之以财政监管,国家发改委是宏观经济部委,并不具备实际监管大型企业集团的专业能力。如此,何来当代中国有关石油、石化和机械行业的政府管制?放弃对国有工业的计划性与行业性的领导,必然导致工业全局性的失衡。
      所以,昔日具有中共经济基础之美誉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最优良产业链条的核心部分已经沦落为被国际垄断资本集团所掌控的经济附庸,由是,中央政府面临着被沦落为“叫花子政府”之可能。目前,中共及其中央政府为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大义,应大力进行执政党内的纪律整肃:其一、何种力量推行违反《中国q 章程》的特权贵族化?且企图推翻中共《一大党纲》以来在财产权问题上对中华民族的庄严历史承诺而将执政党置于民众道德背离的窘境?其二、何种力量在中央政府内推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宪政政变且高举宪政之利剑、锋芒指向中央政府的行政管制权?其三、何种力量在微观经济领域与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相勾结,实际废黜中央政府的管制?且造成弥漫至今的矿难、油荒?
      本节结语  历史的经验值得关注,《5·18讲话》言犹在耳: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生产关系固然是基础,但是要靠夺取政权来改变,靠夺取政权来巩固、发展。否则,是经济主义,是叫化子主义,是乞求恩赐。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政治,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变成了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空想主义。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志越:就私有化之“人性”答林深处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