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邵满根:我被中共恶警在违法执法后,又被非法拘禁了45天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被中共恶警在违法执法后,又被非法拘禁了45天

正义卫士

    我叫邵满根,男,现年51岁,身份证号:310109195803240453,原居住在上海市虹口区塘沽路572弄44号,属虹口区104号地块,人称黄金地段。2002年11月虹口区政府按上海市房屋土地局,沪建城68号文件,并与信虹房地产开发商签订了“零”土地出让合同,按此协议及规定的文件内容,是鼓励居民回搬的,当我们要求回搬时却遭到了非法强迁。我们的党和政府一再强调依法动拆迁,我们党和政府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的政府是法制的政府,责任的政府,服务的政府,事实上说的与做的根本是两回事,于是害得我们不断走访中央政府有关各部门,反映本地区本地块违法动拆迁的事实。
    在党中央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坚决纠正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时任上海市副书记的刘云耕,他在2005年9月14日的讲话中,特别指出:“一个小区的拆迁,由小部分群众要求回搬是有道理的,我们不应以法院判决为由拒绝群众的合理要求,要做好弥补工作”。但事实证明在现有的体制下,个别窃取党和政府权利贪污分子以党的名义,以政府的名义与房地产开发商在权钱交易下同谋,公然侵吞国家的土地和人民的财产,上海市土地管理局原领导人殷国元之流就是最好的佐证。
    2008年7月27日,下午途经“中南海”时,却遭北京警方无理将我劝阻,由专车送到府右街派出所,查实身份,办登记后,晚上7:30分晚饭都不提供,我们就被送到在马家楼的“访民集中营”,在集中营继续登记、填表后,工作人员通知我们:“知道了,等着吧”就算是完事了。直至深夜22:30时有位自称“接”访的姓李来到马家楼“集中营”告诉我们明天有上海市市委领导坐飞机来北京接见你们,并解决你们的问题。现在各自去找旅馆住宿,打我手机告诉你住宿的地方,明天一早派车来接你们。第二天(7月28日)上午11点正,李先生派车来接我们时说先到饭店吃饭,我们上车后车直开到北京永定门右边的陶然亭酒店,已是中午12点钟,给我吃了碗面条,直到下午4点多连领导的影子都没见,却把我押上丰田面包车直送到北京火车站外右边停车场处,还不让下车,要上厕所就得在劫访人员允许后,并在劫访人员看押的情况下,才能离开上厕所,直至晚上6:30时,劫访人员徒步押送近60名上访人员进北京车站上火车。在最后一节车厢内前后有四名警察把守,大家都没有晚饭吃,每位信访人只能领取两只馒头—包榨菜、一瓶矿泉水,就是不让上访人进餐车就餐,次日29日上午8时许,火车到达上海站,上海警方又用关囚犯的车把近60名上访人,一起押送至上海市普陀区府村路500号上海市救助站。至上午9时许,虹口区公安局乍浦派出所来了两位刑侦警察和两名社保,将我押送至乍浦派出所直到第二天(30日)上午10时许,约24小时都被无理的非法的关押在地下室内。当二位刑侦警察询问我时,我发现了事实上因为笔录与陈述不符,我拒绝签字并要求以现场的录音、录像为证。7月30日上午10时许,二名刑侦警察无奈地给了我一张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称:“因你于2008年?月27日在北京市中南海府右街附近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行为……,决定行政拘留5日”。问题是连北京警方都没有现场证据认定我有违法行为,却被上海警方在没有任何证据下认定是违法的,而且这种执法违法的普遍现象,已经被随意性地运用到每一个上访人的头上!
    2008年8月4日,我解除了限制人身自由后,并没有让我马上回家,即由虹口区政府乍浦街道6名自称:城管员人员(其中3名是“二劳”释放人员)再密秘将我押送到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盛家埭,名为上海四季百果园的农家乐度假村。并规定不许与外界联系,每天有三次,每次只有五到十分钟的户外活动,俗称为“放风”(比监狱放风时间还短)进饭厅吃饭时前后都有城管员押送。晚上睡觉时窗口一名城管员把守,房门一名城管员把守,厕所门有一名城管员把守,房间内没有可移动的物品,我只能用一次性软性物品,过着如此这般的失去自由的非常人的生活,一直延续到9月17日下午二时许,街道用车将我送到上海中山北路同心路,这才算是把我释放了。
    如果从2008年8月4日,解除限制人生自由后算起到9月17日,我被有关方面非法拘禁,过着非常人生活长达45天。这种限制人生自由可称为:“非人生活的45天”!
    然后,我被六名城管员非法地看管着,而发自内心的忧虑却是“我们这种国家今后怎么办”?上访是中央明文允许的国务院已有具体规定的权利,对于依法上访的合理诉求,不予解决反而给予非法拘禁上访人员,那么,现在社会的公器被中共北京“亲爱的党”使用不算、还被地方性权贵帮派们的党用、更被基层有职有权的小党票们私用,我们对此有法不依的社会,滥用违法手段来构陷依法上访人的“人民”政府实在看不懂!现在轮到我吃了冤枉官司下,又被违法之下继续侵权而倍增恶感之极了!
    
    
    控诉人:邵满根
    日期:2008年12月23日
    联系方法:13002169934 _(博讯记者:涤尘居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虹口三冤民陈宗来、邵满根、吴斐伟致十七大公开信/ 上访北京遭毒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