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社科院宜聘用范跑跑当研究员/航亿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9日 转载)
    
    范美忠在教育行政部门的压力下,失去了四川那份教习职务。然而,北京一教育机构又将他录用,并且专门“讲解人文素质”。谁知此消息一经传出,社会上一些倒范声音顿起。该教育机构的一些学生甚至在家长的愤怒中以退学要挟学校。看来,如果倒范情绪再度集结号起来,恐怖小范同志不得不再失去教习之职。
     (博讯 boxun.com)

    说真的,时下闹得这探别扭,范老师难免不继续成为他人发泄的靶子。郭跳跳们总得跳起来,不肯给人家一点活路。这便是所谓的道德。其实,范美忠有一个更合适的工作岗位,这要看有关方面如何理性判断。如果我是社科院的头头脑脑,那就一定会礼聘范美忠,并绝对地加以重要。最佳安排是成立一个人类自利性研究所,让他当所长。
    
    中国及亚非拉等地,是人的自利性不断膨胀的地带。譬如做官的,不少人已经收入非常丰厚,生活比草民滋润百倍。但其中的贪官却很难魇足,总是贪了还要贪。又譬如中国现在做好事越来越难了。你好心搀扶了一个老太太,人家反诬你把她推倒在地,赔钱吧。再譬如你去医院看病,有的病十分严重,医院却非要你交了钱才肯收治;另一厢,又有相当之数的病人,在治好病后逃之夭夭,目的是为了逃掉医药费。再再譬如,中国亿万富豪增长很快,但社会公益捐助却少之有少,有的房地产大鳄,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捐助。
    
    范美忠对人的自利性颇有心得。事实上他是一个很有思想深度的人。“人都会死的,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因为人类尚无法证明死亡以后的差别,那么在今生最好的办法就是规定人在尊严与权利上一律的平等。”“只有跳出世俗的框子,从超验的视角出发,才能意识到人是独立自为的个体,是向上帝负责而不是向他人负责,才不那么功利狭隘。只有在人之外设定一个超越的他者,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权利才能确定起来。”这些话录自范美忠多年前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按“主流”价值观判断,是十分错误的。但他在思考的过程中,发现社会深层次的一些东西。
    
    范美忠崇尚私利,那是源于自己对社会的思考。人本来就是自私的动物。高尚的人,不过懂得让“利”而已,但在其核心价值,仍然是自利的。有些人“牺牲”、“奉献”,说到底也是为了换取别的东西。范跑跑的对立门面是郭跳跳。相比较而言,郭跳跳更自私。人的自私性就是表现在不能宽容他人。郭跳跳打着道德的旗号,自我神化,自以为自己有多正确,容不得别的声音,并且脾气暴躁,个人修养远远不到家。郭跳跳这种人,经常的状态是蛮不讲理。他这种道德居士,无非是拿着道德的大棒随意砍杀而已。道德成为毁灭的武器,又有何道德可言?
    
    在汶川大地震中,像范美忠那样扔下学生逃跑的教师据称有相当的数量。惟一的区别是范美忠敢说,别人却保持沉默。有人说,坏就坏在范美忠偏偏要说出来。在中国,做阴德事,就是不能说。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就有人想方设计把真相隐瞒。就因为范美忠把自己的烂事说了,他才让一些人倍觉可恨。坏事、恶事,可以做而不可以说,这是哪门子的道德?
    
    中国人应该感谢范美忠。他第一次通过近乎行为艺术的方式,把国人的自利性暴露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经过“范跑跑”事件,国人忽然发现,自私是必然的面对的社会难题。
    
    社科院不一定是好地方,但确实比较适合范美忠。一因为他有学识,可对人类的自私性进行认真的研究。二因为他有胆色,敢做就敢说。三因为他有学识,北大学过历史,又喜欢哲学思考。
    
    就范美忠而言,或者就全体过于自私的国人来说,最核心的地方是找到私利的边界。私利的可爱之处,是社会必须形成真正通行的规则,私利也只有尊重规则,才能令个人利益最大化。高度的私利,最后反而可能利他。相反,过分强调无私,让个体失去自我,最后是由于失去而产生索取的冲动,反又十分利己了。国外官员,下台后一般不再有什么福利。我们离岗官员,却总是追忆过去的贡献,心里不平衡。为的是要保留住曾经的特权或为了过去的付出而索取。
    
    实话实说,范美忠不太宜于在一线当教习,尤其教育对象是青少年的时候。不是他没有道德,而是他的思考走在他人的前面。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很难领会到范美忠的一些人生与社会的思考。一些孩子家长对范老师有诫心,从这个角度看又可以理解。范美忠最好到比较纯粹的研究机构去。能被社科院聘用最好。再不济,也可像曾被“双开”的邱晓华一样,捞个中海油高级研究员当当。他进行专业研究,或许真能帮助国人找到自私的最后边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最重要的是理顺土地利益背后的复杂关系/航亿苇
  • 一个行业的休克疗法可得深化改革的金钥匙/航亿苇
  • 毒奶粉事件以及民粹主义式误国/航亿苇
  • 航亿苇:从泰式“民主”反思民主
  • 让学校成放心地方在于治本/航亿苇
  • “不给国家添麻烦”的思维误区/航亿苇
  • 航亿苇 :打工者的日子越来越难熬
  • 航亿苇:刁民论是对官民矛盾最好的注解
  • 四川汶川大地震与中国智慧的选择/航亿苇
  • 航亿苇:中国的博士99%都是假的!
  • 航亿苇/毛泽东的秘书为何多劫难?
  • 航亿苇/“毛泽东时代无腐败”是中国最大的社会谣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