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杨建利是不是被流氓当局关傻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纵览中国》里,在《博迅》里,都读到了杨建利先生就《零八宪章》的高论:《实名签署〈零八宪章〉的意义》,感到十分地惊讶,尽管本人没有杨先生那么有正气似乎并不勇敢签署自己的实名,但用化名一直是鄙人的习惯,因为我也看到,国内需要更多的无名英雄去开拓民主基业,不再被邪恶的流氓当局所完全控制。再说,中国的民主运动不是我们一相情愿的思想就能达到的,或因我们所肩负的责任不只是公开在网络世界里忽悠就能圆满地结束。 (博讯 boxun.com)

    作为民族英雄的杨建利,过去由同仁的影响,认为他是一个大智慧的民运领袖级的人物,所以敬重自不必再言。况且,与杨先生神交虽然不久,也想就中国政治问题、民主发展战略问题请教一二,但是,与先生用信件交流总是有去无回,也就不在意与其有什么深层次的探讨了。再说,人家也许对一个没有多少名望的人不愿意浪费时间也可以理解,加上我没有必要用实名与之交流,也就更没有理由与光明磊落的杨建利先生交流了。
    《零八宪章》出台后,我们的民族英雄之一的刘晓波先生却被流氓当局抓捕,因为他已经公然提出了如何实现民主制度,那与独裁的流氓制度是格格不入的,也自然受到流氓的无情打击。而且,作为文弱书生的刘晓波先生,一时屈服了邪恶的刑法也就很难避免,毕竟,好日子多了,享受了人生的美满,要想象真正的信仰者即使死也不会屈服的前人们,对于有点“狡诈”心的人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仅是勇敢没有策略地对抗,与事并没有多少补益。所以我便赞成我们的被捕同仁有这份“狡诈”能耐,因为不“狡诈”,只是顽抗,只是死猪不怕烫地接受现实,未免更得不偿失。
    今天,提醒大家,或提醒在本土活动的民主信仰者,如果仅仅的是为了自己,或是欲用《零八宪章》就想达到我们的民主高度,这未免太看好了流氓的顽固与反动本能了,或者说太低看了流氓的邪恶本质。一向,本人在民主政治策略里,就经常提醒大家,如果没有真正的极限智能较量,要想用我们通常做法而获取更多的民主利益,机会微乎其微。
    当我看到杨建利推崇实名签署支持《零八宪章》,而小看化名的功效,就觉得杨建利先生未免太迂腐。杨先生这样说:“也许有人担心用实名签署会为当局的迫害提供方便,但是我认为实名签署的意义是其它方式不能代替的。《零八宪章》最深层的意义不仅是为亟需的政治变局破题,更是启动公民意识的广泛觉醒和心灵解放。正因为面临被迫害的风险,每一个签名人在签下自己名字前都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内心抉择,而从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一种前所未有的道德勇气破茧而出,签名人也就抛弃了以往的假面具成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真正公民,完成了战胜恐惧的关键一次心灵解放”。
    可以说,真正受过流氓当局迫害的民主信仰者,他们确实并不害怕签署自己的实名,并感到支持《零八宪章》是自己的骄傲,这些原本被流氓独裁当局打入黑名单的人们,采用实名签署的确起到光明磊落的作用,也能看到他们的坚决反对独裁政权的决心。但是,这些人,每次的公开活动,都会遭到流氓当局的恐吓,甚至是传唤,甚至是抓捕。何况,这样的同仁公开地做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都做过,今天,我们也能做得,因为这样的温和诉求所得到坏的影响毕竟不大。
    但是,如果让那些后起的民主信仰者也同他们一样公开自己的身份,其必然的后果还是被北京流氓当局的爪牙打入黑名单,一旦出现政治问题,流氓特务们自然会在黑名单里按图索骥,自然受害的不是引导者,而是那些欲在国内有所作为的同仁。中国的民主运动,之所以不出现质的变化,就是因为我们民主信仰者完全在黑帮势力的特务爪牙控制在股肱之间,使我们的人一旦有点大的行动,就很难不被压住,或被抓捕。
    杨先生还认为:“不用实名签署,《零八宪章》运动的信誉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不能以足够严肃的态度取信于人,不能给当权者以真实的压力。一个真实的姓名,将因其真实的担当,超过无法验证的一群人。即使一开始敢于用签署实名的人不多,但由于一个个鲜明的数字清楚地立在那里,它也会在专制社会的幕墙上凿开无数个小洞,成为无法熄灭的一处处民主的火苗。相反,不用实名签署,可能将为阴谋政治和传统政治恶习提供空间,虚报人数,用假名而逃脱政治责任都成为政治运作的选项。假如中国的政治场合的所有行为都用真实的姓名进行,都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政治责任连在一起,不再‘白天是人,晚上是鬼’,也不要动不动就是‘集体负责’(假名的一种),中国的政治将不会那样肮脏和残酷。”
    杨先生尽管有他高风亮节的好心情,但他的短视我认为坐了几年流氓当局的大牢,脑子确实已变傻了,他明明知道,流氓是没有道德标准的,在维护流氓独裁政权的时候,从没有符合人类生存自然法则的底牌展示给世人,他们所采用的一切招数,都是不人道的,没有人性的。难道,作为中国人,在反抗独裁者、掠夺者、强奸犯,还有必要用文雅和道德决斗吗?或者是光有勇气真的就能战胜邪恶的对手?
    真名地做,真的能出现火苗而能产生熊熊大火吗?事实上,先生的勇敢不如说是教导中国异议者继续象他般地赤膊上阵,面对杀戮者,用自己的死亡或做大狱给邪恶者制造更多的罪孽,给民主事业和自己的亲人制造更多的悲剧。我们谁也不愿意做鬼,都愿意堂堂正正地做人,我们哪一个信仰者不是堂堂正正的做事呢?哪一个又不是受害者?或给国家,给自己的家人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呢?也可以说,真正的信仰者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他个人,他应该属于这个国家,这个民主大家庭,才符合发展民主事业的实际。而那种完全认为自己的牺牲是光荣而不知道更大程度地避免牺牲未免太爱给自己,给国家民主事业制造悲剧。
    原本,对《圣经》是很崇敬的,就是因为让我也去爱我的敌人,或者是用尚有温度的胸膛去面对敌人冰冷的刺刀我才基本不再读《圣经》了,我也不喜欢那种对邪恶者露出真快乐的佛学理念,因为这是纵容邪恶者更加无所顾忌地残害更多的弱者,使流氓们的大嚼还能持续,于是我就自然质疑,难道自然的法则就该牺牲弱者而能允许这样的流氓继续肆无忌惮吗?因为我们人类完全可以避免更多的杀戮一样可以生存。
    我是崇尚未来的人,对神是崇敬的,尽管我不固定信仰神上,但我决不会做亵渎神明的蠢事,因为神的有无凭我这样的智慧和见解是研究不透的,而对研究不了的问题,我干么要凭着自己这点能度去蔑视呢?但是,我们中神,许多把邪恶者也当成可以解救的群体,这未免太有些东郭救狼了吧?再不就是农夫暖蛇的故事回放,我坚决的不支持,虽然是国家制度出了问题,不只是人的事。
    邪恶盛行的年代,理性的弱者就是要磨砺自己的角,熬硬自己的骨,不仅磨砺自己的角,而且时刻地、机敏地用自己的角去对付强暴过我们后又欲制我们死地的杀戮者,使他们面对我们的反抗有所顾忌,然后再用我们群体的智慧来对付杀戮者再好不过。至于敞开自己,任由杀戮,任由强奸,那不该是我们民主信仰者的智慧群体。
    对付流氓政府,我总是认为,在今天,或明天,光有非暴力,不合作,和平威权或低下的请愿是不行的,特别是自以为十分强大的北京流氓政府,他们还在乎我们的温和反议吗?要是在乎,他们还今天般地这么嚣张、这么无耻吗?而我们到了今天,还不知道如何地反抗,不知道提醒国内民主信仰者,藏住自己的身形,做好搏击的准备,从各个角落里背后出击,枉称民运大佬,还不如一个没名声在外的林之虎聪明、理性。
    而公开与当局决斗的同仁,要么被关押,要么被收买,要么被吓住,并不能从根本上使邪恶者缩手,特别是胡锦涛执局以来,对人民的反抗之镇压,从来就没手软过?而况,他们动用的武警次数比江泽民时期都多,我们还沉迷在温和抗争上,不是迂腐是什么?一向被我们蔑视的毛泽东最清楚,面对杀戮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想得到民主政权,没有武力解除杀戮者的武装,怎么能使他们与我们妥协?我们有没有妥协的机会?这还要争论吗?
    眼下,我们的民运同仁,在国内,几乎都是公开地努力着,认为只要不怕就能推动民主进程,还有人认为只有都上街,就能动摇流氓独裁的根基。若是这样真能,鄙人就没必要多费口舌,也会自觉地随同大家一道与北京流氓独裁集团斗争,而这样的事,我们过去不是没有做过,什么结果还要陈述吗?事实上,我们从来就没有大胜过,原因,我们每次活动,都被监控住了,就我们这点力量,怎能应对得了流氓的杀戮与震慑呢?
    任何时候,对手不按规律出牌,我们就没有必要奢想他们有点人道心,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信誉,没有人性,所做的事,比任何人都卑鄙。与卑鄙的人,还讲什么光明磊落,不是显示自己的愚蠢是什么呢?直到今天,我们的对手,始终都在暗地窃喜,除此以外,我们就不可能战胜邪恶的对手,使他们服输认乖。
    与中共的挟持者决斗,一对一的形式,尽管他们已武装到了牙齿,可他们从来就不,这个时候,他们本身就没有光明磊落过,也从不会因为我们弱小就不展开刺刀,甚至他们对我们的人格侮辱也是空前绝后的。我们尚身陷囹圄的勇士们,哪个不受过流氓司法或鬼魅魍魉折磨与侮辱着呢?这个时候,我们还给杀戮者、强奸犯文质彬彬,这不是自找羞辱吗?
    而作为杨建利先生,是不是因为坐牢坐傻了后,才有此愚蠢的鼓动呢?要是这样,那对我们的民主运动有利不如有害地令我们民运系统更得不偿失地暗淡失色。这一点,我们是该反省下,才能不至于损失更大。好在伍凡搞得临时政府已提醒国内同仁,不要再用真名签署,以防备都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是啊,我们国内许多同仁没有必要暴露而被跟踪,被控制,才能做更多有利于民主的事。
    
    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应该请达赖喇嘛直接投资国内民运进程
  • 阿衍:民主信仰者能否具有曾国藩的搏击胸怀?
  • 阿衍:非常时期,资历多少钱一斤?
  • 阿衍:从绞杀杨佳到杀害台谍嫌犯伍维汉看开去
  • 阿衍:国人尚不到用命的时候
  • 阿衍:且别小看“公共情人”李薇
  • 传递奥巴马一点全球战略大智慧的信息/阿衍
  • 阿衍:民运组合大会在洛杉矶召开
  • 阿衍:被强奸了真谛的诺贝尔奖不值得我们关注
  •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 阿衍:欲亲胡的马英九给中国能带来什么?我们该怎么应对?
  • 阿衍:战胜胡帮办邪恶的奇门盾法(图)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阿衍:答《位卑未敢忘真言》的作者
  • 阿衍:抓捕孑木又是北京流氓帮办丧心病狂的大暴露
  • 阿衍:开启民主运动的金钥匙
  • 阿衍:国内的民运开拓者能不能发展起来
  • 阿衍:看内外需要的通道
  • 阿衍:流氓最恐惧的也是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