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回应王希哲文:“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杜智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3日 来稿)
     杜智富 回应王希哲文:“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

    本文应王希哲之请对王文:“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提出自己的看法。

     首先本人对王文的主旨理解如下:王文提出一个观点即:对一个地方的归属争执,是不能用该地方内在政治机制来解决的,比如全民公投,因为争执发生在不同的政治实体之间,而目前国际间这一类的争执,多是用强权政治来解决的。 (博讯 boxun.com)

    以上对王文的理解,要是不对,责在本人,以下的分析也就没有意义了。

    王文里对一块地方的所有权常用一个词汇:即“领土主权”,本人认为把全文里“领土主权”一词改用“土地所有权”,那么这篇文章就比较清楚明白了,同时建议大家用主权这个词汇时,用其狭义的定义,即主权[SOVEREIGNTY]在王权时代是国王的意志,即朕即主权,在民主时代,主权就是全民的意志[THE GENERAL WILL OF THE PEOPLE 卢梭语][请参阅本人另一篇文章:“比较卢梭、洛克、霍布斯的社会契约论,与其现代意义”],而对一块土地的所有权,不用王文的“领土主权”, 直接用“土地所有权”避开了与主权定义的混肴, 因为对土地提出所有权是一种主张[CLAIM],这个主张[CLAIM]虽然也是全民的意志,可是它毕竟是两个政治实体之间的不同主张[CLAIM],不管这个主张多么的有理有据,它还是有待双方来解决,不象在政治实体之内,全民意志比较没有争议,但也不是绝对的,近年常有主权非绝对之说。

    另外对土地所有的归属应该与财物的归属看法有所区别,卢梭认为有占有之物[POSSESSION],有法有之物[PROPERTY],前者就是用实力占有,合法与否不在考虑之中,后者是法律保障之下的财产,洛克提出一块荒芜之地不叫[PROPERTY],当一块地有了人们辛勤的耕耘和管理才能叫合法的财产[PROPERTY]。

    对一个钱包,是我的。丢掉了被你检起,这钱包的归属还是我的,但是土地不同,你可以主张这快土地原来是你的,这个主张要没有争议也就没有后话了,有争议,这个争议不但要解决,更为复杂的是这块地上有了当地人们几百年的劳动,这笔帐不但不能不算,算起来比土地本身的价值要大多了,而且有几千万的人生活在上面,他们的意愿不能被简单财物归属的逻辑所取代。

    问题是对土地所有权的争议,不是单方面主张可以解决,不管一方有多强的理据,另一方由于关系到几千万人的生活,不可能轻易放弃,而在国际间并没有必须遵守的国际法可以解决这种争端,国际间也没有民主机制,让各国一起来投个票,所以所有这一类的争执,要么僵持不下[如南沙],要么实际占领[如钓鱼台],要么由强权说了算。

    但是反过来看,争执的一方也不能说我的全民投过票了,认为这块地的归属解决了,就是我们的,因为此时的全民意志是内在的意志,它不能强制争执的另一政治实体,除非此地的全民意志能转化为军事行动,强制对方接受实力原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希哲说的:“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是正确的。

    目前的情况是台海双方对台湾归属争持不下,这个地区更大的强权美国说了,双方都不得硬来,于是按照强权解决这类问题的惯例,暂时这个问题也就会相持不下下去,这个情形有它合理之处,因为两千万人口的归属不能像一件物品一样拿去,比较好的解决,总得要两千万人原意,目前解决不了,和平相处一段时间是合理的安排。

    往下发展的趋势,一个可能是台湾的经济越来越与中国的市场捆绑,台湾要完全自外于中国比较被动,另一个可能是中国真的开明了,推动类似欧盟式的共同体,台湾既是共同体的一份子,也还保留一定的自主性,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是中国乱了,自顾不暇,无能阻挡台湾独立了,三种可能以第一和第三种比较可能性要大一些。

    总的来说,王希哲说的台湾内部的民主投票不能解决台湾归属问题是对的,但是台湾归属问题也不能说成是一件财物,中国主张是它的,那怕拿出多么多的历史证据,就没有争议了,中国必须要争取到台湾人民的意愿。

    ==========================================================================

    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

    王希哲

    民主,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这么简单的道理,自由派们就永远装着闹不明白。

    一个人马路上捡了钱包,他能拿回家举行全家“公投”,以“合法的民主程序”决定这个钱包的“独立”,也就是归他家所有么?不行。警察会找他,法院会找他,为什么?无他,他家的“民主”对这个钱包的主权所属无效。

    一群房客住惯了那房子,它能举办房客公投,以“合法的民主程序”决定这个房子的“独立”,也就是归他们房客所有么?

    chinatown 的住民,世代住在chinatown ,他们能够以“主权在民”,“住民自决”的口号,举办住民公投,以“合法的民主程序”决定chinatown 的“独立”,也就是chinatown 主权归他们住民所有么?都不行!为什么?道理这么简单:他们“民主”了他们无权民主的东西。他们的这种“民主”,实质已经构成了对他人合法民主的侵犯,成为了对他人既有主权的片面剥夺。

    民主,各派学说汗牛充栋,卢梭哈贝马斯......,古典的,时兴的,他们永远论述的是某个特定人民群体对他们早已既定的主权,不应该少数特权者把持而应由全体人民行使。他们从来不会去论述本来就对特定对象没有主权的人民能不能对他人的既定主权实行“民主”。

    德国的主权民主由德国全体人民决定而不由法国人民决定,哪怕某些法国人生活在德国土地上;法国的主权民主由法国全体人民决定而不由德国人民决定,哪怕某些德国人生活在法国土地上;这本来是不言而喻的,根本不必去论述的。但恰是这个不言而喻不必论述的领域,中国自由派们为了台独的利益,竟故意地把它搅得一塌糊涂。

    中国的既定主权,为全中国人民所有。共产党特权集团将其实际垄断为一党所有,中国人民就要向它争民主,就像共产党当年向国民党争民主一样,这是民主运动。

    同理,中国各省的既定主权为全中国人民所有,不可以为各省各地方人民片面所有。台湾省人民要将其片面垄断为“本省人”所有,独立出去,这就同样侵犯了全中国人民的主权,全中国人民就要向“台湾人”争民主。反台独也是中国的民主运动。坚守在台湾的蓝军反台独,代表了全中国人民的利益,维护着全中国人民对台湾的主权,它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极其重要部分。

    如果某些“台湾人”声称自己“从来不是中国人”,甚至是日本人,那么,他们就是侨居在中国台湾省的外国人;他们就自己解除了自己对台湾的任何主权,就像居住在德国的法国人对德国没有主权,居住在法国的德国人对法国没有主权,或者说,像世代居住在chinatown 的唐人对美国的这块土地没有任何主权一样。如果他们要片面“住民自决”,侵吞中国人民对台湾的主权,“回归日本”或“美属”,他们就已经不是少数中国人对多数中国人的侵权,而是“外族”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占,中国人民就必须敦促中国政府出兵解放台湾,收复领土。

    领土主权与统治权是截然两回事。近现代民主理论,讲来讲去,讲的是统治权的问题,讲的是特定主权领土上的一部分人,要对另一部分人民进行统治,必须要经过这些人民的同意,这样,特定领土上的主权,就由这特定群体的全体人民所掌握,这就是“主权在民”。这种“主权在民”实质不过是“政权在民”,也就是既定主权体现为政权后的归属在民,而不是主权本身的来源可以“在民”。主权,特别是领土主权的历史来源,从来与民主无关。任何民主不能,也无权解决领土主权的归属。密特朗对台独分子说,“主权不是投票可以解决的”。

    原始领土主权哪里来?答曰:特定人民群体的先祖血汗开发和暴力征战来!是他们将他们开拓的国家疆域的主权作为遗产,遗留给了子孙!然后,他们的子孙才能够去争:“这个主权究竟在君,还是在民?”世界进入近代,从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开始划了时代,才有了世界既得利益大国对各国国家主权边界的国际承认和保障体系。一战后是凡尔赛体系,二战后,是美苏中英雅尔塔体系。我们说“台湾自古属于中国”,有人说“不是”。根本不必辩论,自不自“古”,战后雅尔塔体系确认台湾主权属于中国,台湾就属于中国,无需罗嗦。因此,台湾领土主权属于中国的法律来源不是“民主”决定的,也不能由“民主”决定的,不必经过“台湾人民同意”的(虽然事实那时的台湾人民是同意的),而是美苏中英盟国对日战争胜利决定的。战后,任何对“台湾主权属于中国”的挑战,无论它是战争威胁挑战,还是“民主自决”“住民自决”漂亮口号的挑战,都是对雅尔塔保障体系(体现为联合国)的挑战,都是对世界和平的挑战!都是一种企图重新划分战后大国确定的国家主权疆域的再战的冒险。

    不错,依据现代民主的原则,应该是“选票里面出政权”不应该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对的,但主权来源不同。今天的世界,国家领土的主权(例如美国立国本身和后来对原墨西哥的西部南部各州主权)还是从枪杆子出来的,或枪杆子为后盾出来的,再由大国统治的国际体系承认或保障的。任何改变的企图,没有大国的承认,都是不合法的,无论你是否实际拥有所谓“土地、 政权、 人民”,再加“选举”诸要素。你唠叨拥有这些,不能证明你拥有主权,只能证明你在主权国家中的非法割据,等待主权中央政府军的解放罢了。总之,“选票里面出政权,枪杆子里面出主权”,两者来源不同,这是不能由自由派们去混淆的。

    有人以苏联东欧的变动,来证明雅尔塔战后体系也是可以改变的。当然可以改变,大国同意就行。那时的苏联(俄国)掌握在戈尔巴/ 叶利钦手里。若掌握在今天的普京手里,你看它还能不能变?不是绝对不能台独,而是不能片面台独,不能“2千3百万台湾人民决定”台独,必须经过中国的同意,经过13亿全中国人民的同意。不要拿“大陆不民主”说事,不民主你就与大陆人民一起争取民主,分割中国人民主权自己拿走,是不允许的。主权不可以片面改变,美国今天对台海两岸的立场,就是这个立场,也就是战后雅尔塔体系立场。日本对中国声明:“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并且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的立场。”可见其权威。

    把政权与领土主权的来源区别弄清了,就可以轻易地揭穿陈水扁台独主义者与为他们张目,捧场,叫好的大陆自由派们对两者蓄意的混淆了。他们的最高王牌理论,无非是惺惺作态:“台湾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否则违背了“主权在民”的原则。不对!“主权在民”,作为中国人民一部分的台湾人民,与大陆人民正在进行的斗争一样,当然有权决定自己未来的政权,但是无权决定台湾土地主权的归属。台湾领土主权早有既定的主人 ----全中国人民!“民主”没有无限的神通。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永远不能够民主它不能民主的东西。而国家领土主权,是不接受任何片面“民主”的,除非打一场胜利的独立战争后,得到大国的承认。

    2007年5月18日美西海湾 _(博讯记者:杜智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智富:评谢选骏《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