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卢麒元:改革三十年,道统废弃 法统残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2日 转载)
    
    体统畸形,唯余血统 国人麻木。
     (博讯 boxun.com)

    
      国人并不真正理解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含义。奥巴马当选总统的那一天,笔者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个名字:遇罗克。
      当代中国人,在追名逐利的燥热之中,早已经忘却了遇罗克。遇罗克是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思考者,他曾经用生命挑战根深蒂固的血统 论。遇罗克终于失败了。遇罗克的理想,至今仍然是中国人的一个梦。然而,并不有趣的是,在中国崛起的赞美声中,美国人在血统问题上跨 越了历史性的一步。
      遇罗克是伟大的。他超越了世俗功利,具有某种神的品质。他看到了人类的最大不公,那就是隐藏在血液和骨髓里的血统论!
      国人幼稚。
      民主和市场从来就不是文明的根本要义。许许多多信奉民主和市场的国家,人民依旧活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来自血统的不幸,在大多数 国家,正是以民主和市场的方式延续着。给你不做奴隶的权力,并不代表你不再是奴隶。
      在大多数国家,血统仍然具有决定性意义。
      遗憾的是,这一问题在中国依旧严重。我们表面上,废除了帝制,实现了共和。然而,废除帝制,不等于就会得到共和。中国由军阀而到 门阀。一阀就是一百年。尤其是门阀。中国人将系于准血统的门阀制,发扬光大,又玩了将近一百年。
      遇罗克如果活着,当大为惊讶。“老子英雄儿好汉”,那种简单血统论已经得到了系统进化。中国进入了广义血统论的新时代。中国人完 美演绎了门阀政治。这就是包装得近乎完美的准血统政治。
      中国近百年来的思想家在遇罗克面前毫无颜色。中国近六十年的思想家在遇罗克面前形同玩偶。
      我们为什麽如此看重血统?道统呢?法统呢?体统呢?
      日本人最喜欢门阀政治。政治权利被门阀私有化了。日本在政治上长期处于晦暗的门阀争斗之中。但是,日本不同于中国。日本有道通、 法统、体统,三统具在,且居于主导地位。血统政治嬉戏于三统之内。虽然不堪,但无碍大局。
      中国不然。道统废弃,法统残破,体统畸形,唯余血统。中国人从不避忌血统,中国人将之称为“关系”。此“关系”二字前面,虽然没有血缘二字,但终究逃不脱亲缘的实质内涵。说到底,就是准血统的距离。准血统决定了很多人一生的命运。距离是可以用交易缩短的,距离本身已经具有了资本的力量。于是,准血统论在现代中国成为隐形的社会意识形态基础。
      血统论的关键是非劳动占有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血统论比资本主义更原始、更落后、更肮脏、更可怕,是不折不扣的封建主义。它与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风马牛不相及。
      准血统论在中国变着法子流行绝非偶然。的确有人,很多的人,他们不接受劳动创造价值的理念,他们甚至也不接受资本创造价值的理念。他们要借由某种关系占有价值。这种结党营私的门阀政治,正好满足了他们的欲望。只要是条件许可,门阀政治就象高传染病毒一般,迅速扩张到中国的每一寸肌体。并且,一经传染,挥之不去。
      门阀政治必然带来特殊利益集团,他们必然形成新型的食利者阶级。这种变态的社会结构,必然破坏社会发展的效率,必然破坏社会总体 的和谐,必然破坏民族国家的总体实力。它与人类文明的基本准则是背道而驰的。
      中国是一个革命不彻底的国家。中山先生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革命不彻底的标志就是没有建立具有现代意义的道统、法统和体统。这三统未能系统建立,为血统留下了发展空间。同时。脆弱的三统,根本无法制衡“七十二变”的准血统。准血统在现代中文时髦的包装下,俨然一统天下。
      不要天天扯闲淡了。不要妄谈什麽主义了。无大义,万法皆虚妄。当人民辛勤劳动,努力创造价值,而被残酷剥夺的时候,一切言辞都是 苍白的。
      人民质朴,爱其家,乐其土。美女移民,必是君子不可托付。环顾中国,还有多少可托付之君子?当年,二月党人流放西伯利亚,有贵族 少女毅然同行。有所寄托,自然会以身相许,何曾计较名利?莫非要改写《诗经》,依恋“硕鼠”不成?
      大治者,不求私利,遗千古治世。
      治世必存三统:人民敬神而重道;国家有法而公正;三才有序而一体。
      二十一世纪仍封建之中国,必先废血统,而重建道统、法统、血统。
      用三统换一统如何?
      国人小气。
      我们在最需要总结的时候,杀了觉者遇罗克。剩下的时间里,就不停地学习和总结美丽的废话。百余年间,只有一个人写出一点东西,他 的名字叫张春桥,谈的还只是资产阶级法权。泱泱大国,熙熙攘攘,竟然终于无法绕出一个利字。
      大国崛起,必先有大治。
      2008年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中国人用奥运会展现了有形的力量。美国人用奥巴马展现了无形的力量。中国和美国同样震撼了世界。但是,美国人无疑给予世界更为强烈的震撼。美国人在血统问题上的进化,使他们在道统、法统、体统的优势得到了强化。这给盛世中国,带来极为强大的道德压力。中国人需要在同样的问题上做出自己的回答。
      我们的确需要深刻的思考了。我们应该扎扎实实做点什麽了。
      我们不能花俏地徘徊在细枝末节上了。
      我们要用和平的方式,三统换一统。留给子孙一个文明的国度。让所有国人有尊严地生活。
      总结三十年,太短了。总揽三千年如何?开万世基业又如何?
      来吧,三统换一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卢麒元向十七大荐文:伤于财政 毁于金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