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娜:新疆哈萨克族妇女卖身卖房救丈夫(乌鲁木齐铁路局奎屯车务段职工)(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2日 转载)
    
    安娜
    
      2008年12月22日
    
    
安娜:新疆哈萨克族妇女卖身卖房救丈夫(乌鲁木齐铁路局奎屯车务段职工)

    
    我愿意卖身卖房救丈夫!请帮帮我!
    
      
      我愿意卖身救我的丈夫,只要能付给我12万块钱,我愿意和你签卖身协议。如果您能帮到我,请您联系我。
      
      我叫安娜,是新疆哈萨克族人,今年30岁,我的丈夫是汉族人,叫周恒革,是乌鲁木齐铁路局奎屯车务段职工,收入还可以,我是家属,没有工作,自从结婚后,一直四处打工,我们虽然过的不富裕,但很满足,快乐,因为我老公很疼爱我,自从嫁给他后,我的汉语说的越来越好了,也接识到很多汉族朋友。
      
      可是我们平静的生活在2008年3月止住了:2008年,我丈夫在奎屯车务段宋圣宫车站上班,2月份,他出现了呕吐现象,刚吃下饭就会把饭都吐出来,我劝他赶快请假去医院检查一下,3月28号,我陪他去奎屯铁路医院看病,下午我去拿化验单,医生对我说我丈夫得了肝炎,转氨梅升高,劝说我们去奎屯州医院检查血。后来我们在州医院的肝科治病,打针吃药,差不多有20多天,但没有什么效果,他还是吐。丈夫单位上一位姓丁的段长说,以前单位上一个工人得了他一样的病,后来去乌鲁木齐一家医院吃中药吃好了。
      
      丈夫回来对我说了,我特别高兴,找到那个医生,开始吃中药治疗,这期间,我们不多的积蓄都用在吃药上,可是一直吃到7月底,我们花掉两万多块钱,病情仍没有好转。7月30日,我丈夫从宋圣宫车站回到奎屯市,到奎屯州医院又查了血,医生古丽娜尔告诉我们,说这次的化验结果比3月份,病情加重了,让我们去乌鲁木齐医学院去做更好的检查。
      
      8月11号,我们到乌鲁木齐新疆医学院去检查,结果是阳性,丙肝病毒中度复制106次方,医生说必须用干扰素治疗,没有吃的药。刚开始打一种叫安福隆的针,打了三针后,我丈夫身体受不了,他说,就像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放在火上烤了一样,后来又用了别一种长效干扰素针,打一针就1300块钱,7天打一针,要连打48针,不能间断,能控制病情,这个针很贵,但他打后没前面那么痛苦。
      
      这之后,我们就把希望放在这个针上,回到奎屯后,我们一直坚持打这个针,丈夫也住进州医院治疗。每天治病花的钱就像用火烧的一样,一眨眼钱就没了,我丈夫的身体也在病情的折磨下,几个月的时间瘦了十几公斤,我心很痛,在丈夫面前,我总是装做很快乐,让他安心治疗,背着他,我到处借钱,生活变得越来越难。
      
      11月,医生给我算了笔账,(如图),我们还需要11万多的费用,交不上钱,就没办法继续治病。11万,这个数字把我吓坏了,我打工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几百块,我不敢把11万告诉丈夫,怕他知道后就不肯治病了。
      
      11日13日,我去丈夫的单位找领导、奎屯车务段段长胡占明,希望单位能帮帮我,给我家借些钱,我对胡段长说了我老公的情况,我说,我求求你了,救下我老公吧。大病医疗报销的后,我们再还单位,等到我老公病好后上班,欠单位的钱每个月从工资里扣除,我自己也去打工,一齐把钱还上……
      
      让我伤心的是,胡段很肯定的告诉我,不行。我把乌鲁木齐铁路局给职工发的《职工大病医疗互助保障》会员证拿给他看,这个会员证的第一页写着铁道部党组“三不让”的承诺:
      不让一名职工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不让一名职工子女上不起学;不让一名职工看不起病。
      我说,我们家的现在的情况就是看不起病呀,难道单位不管吗?
      他说,每个职工都有医疗保险,自己掏钱看完病后,再拿单据来报销。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去借来11万,这钱太大了。
      胡段长不耐烦的对我说:“自己去想办法。找娘家借、婆家借、朋友借、把房子卖了,把你自己卖了!”他还说,那个《职工大病医疗互助保障》会员证就是一张废纸。
      
      我又气又急的,我哭了,我太失望了,不敢相信这样冰冰的话是从一个领导嘴里说出来的。从奎屯车务段出来后,我不敢回医院见丈夫,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说。
      
      我又找了一圈,借钱,但是一分钱也没借到。从3月份到现在,我太累了,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不如死了算了,一路哭着,跑到奎屯市黄金大厦10楼,站在那里,从那跳下去,死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这时候,手机响了,问我晚上去不去卸甜菜?我立刻说去。
      
      我觉得自己真傻,怎么想着死了呢?如果我死了,我丈夫怎么办?我真是太自私了。想想他对我的好,我怎么能在他生病的时候逃避呢?
      擦干泪,我回到医院,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晚上一点,他又开始吐了,我赶紧把送到医院,连打了三大瓶吊水,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瘦弱的身体,我发誓,一下要凑到11万块钱给丈夫看病。
      
      奎屯车务段虽然不能借钱给我,但那个段长提醒了我,他说“找娘家借、婆家借、朋友借、把房子卖了,把你自己卖了!”我父母远在阿尔泰,而且母亲前段时间生病才做完手术;我的婆家情况更不好,能借钱的亲戚我都跑遍了,现在,我只有卖房子卖自己了。
      
      为了救我丈夫,我愿意把我们家的房子卖掉——
      为了救我丈夫,我愿意把自己卖掉——
      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在这里向好心人求助,我可以给您打工,做我能够做到的事情。
      
      
      
      只要给我12万,我愿意卖身。
      1、为您工作,直到把12万还清。只要不是坏事,是正当的工作,我都愿意去做。除了会说我本族的哈语外,我还会说汉族话,我上过汉语学校,能听读写汉语,可以为您做哈汉翻译。
      
      2、只要您需要,我愿意捐出我身体内的任何器官。我有心脏病,但身体其他方面都很健康。
      
      3、您提出其它可以做为代价的事我都愿意做。我在奎屯做过搬运工,我很有力气,能干很多男人做的力气活,我还会焊工。
      
      我的房子也急于出售,在火车站西区居安园。
      我没有骗人,我是认真的。所有的钱不用给我,直接给我丈夫治病的医院都行的。
      
      求求您们帮帮哈丽娅吧。
      
      联系我请打电话138 9955 4855,无论是买我的房子还是买我,我都愿意,只求能凑到钱治好我丈夫的病。
      
       2008年12月22日
       走投无路的安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沙叶新:谁杀了黛安娜?
  • 这绿岛像一只船/安娜
  • 安娜:多力坤•艾沙和东土独立运动(图)
  • 解析张英(摘自路易编著《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和实践》)/安娜
  • 维吾尔文化礼赞--天马榴花自西来/安娜
  • 安娜:置疑茉莉的“求偶猎艳去酒吧”
  • 安娜:情锁玛利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