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2日 转载)
    
    又到春节临近农民工讨薪艰难季节,每到这个季节全国各地政府部门,虽然都出台了严查和打击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老赖”单位和个人,并公布了举报电话,但这些措施却起不到多大作用,农民在向“老赖”当代“周扒皮”们,追讨自己“血汗钱”时,被拖欠“老赖”们不但不给,反而殴打向其讨要自己“血汗钱”的农民工兄弟。
     (博讯 boxun.com)

    新安晚报》12月18日报道:“不给钱,还打人。”17日上午,十几个农民工来到合肥建设装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讨说法。农民工们说,老板欠了他们的工资,他们试图讨要,却被老板以请吃饭为由,设局毒打。天理何在?法律何在?人性和良心又何在?难道说国家和政府部门,真的对这些长期靠吸农民工兄弟们“血汗钱”的当代“周扒皮”---企业老板和包工头们,束手无策了吗?
    
    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严格要求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为什么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一到地方就变了味呢?变成了一纸空文?以前不久笔者采访的农民工投诉郑州巩义市某企业建筑工地包工头久拖农民工工资不给为例,笔者在前往该工地调查中,农民工们纷纷告诉笔者,他们所承包的木工和支模工程,本来在9月初就完成了,工程完工后,他们在向老板讨要工程款时,这个老赖不但以种种理由和借口不肯结账,还找来当地一帮地痞流氓到工地威胁我们,让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工地。
    
    农民工们在看来自己追讨无望情况下,便投诉到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劳动监察部门工作人员到工地“调查”后,却告诉投诉农民工们说,由于他们手续不合法,不属于劳动监察部门所管范围,应该找法院和劳动仲裁部门……只到笔者曝光,农民工们才拿回被拖欠两个多月的“血汗钱”。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笔者常在施工工地农民工所居住的工棚采访时,让笔者见到的是一副让人心酸的场面,在大冷天里,农民工们睡的是四面透风的简易工棚,吃的冰冷的咸菜和凉馒头,盖的又薄、又破的棉被,农民工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而拖欠农民工“血汗钱 ”的黑心老板、包工头们,过的又是什么日子?是一个天地之别的日子。这些当代“周扒皮”、吸血鬼们,出门有轿车,过的是整天花天酒地的生活。
    
    城市里又脏又重的活是谁干的?是我们农民工兄弟。城市建设谁是真正功臣?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农民工兄弟。作为城市建设的功臣,为什么得不到公平待遇呢?在年关即将来临之时,为了确保我们农民工兄弟权益,不受那些没人性和良心的黑心老赖们侵害,盼我们政府部门,在加大打击和给那些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老赖”们绳之以法的同时,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多为农民工兄弟们分担解忧,让他们讨薪不再难,和选择爬高跳楼等极端行为。
    
    同时,也盼望我们新闻媒体加大对那些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老赖”们的曝光力度,发挥新闻舆论监督作用。笔者最后也奉劝农民工兄弟们,在向“老赖”们追讨自己“血汗钱”时,千万不要选择爬高跳楼、跳塔等极端不理智行为,在保护自己生命安全无危险情况下,选择找政府和新闻媒体理性讨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贤德:盼官员过一个干干净净的节
  • 农民工在城市里生存很无奈/吴贤德
  • 再谈“救救我,我是张书记!”/吴贤德
  • 我为交通肇事女市长说几句公道话/吴贤德
  • 固始县委书记方波接待日侧记/吴贤德
  • 河南固始农民工王纪学在有毒企业打工7年,体内铅中毒超标335倍/吴贤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