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元林:杨继绳先生为中国竖起一座《墓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6日 转载)
     周四,接到朋友转来的一个通知,说是周六(12月13日)北京民族饭店对面的三味书屋有一个讲座,主讲人是杨继绳先生,主题是 "六十年代大饥荒"。对于那场大饥荒,历史教科书上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我虽是之后生人,但我的父兄是那场灾难的亲历者,我岳父的二叔也是那个年代饿死的,我不至一次听过他们讲述当年的凄惨景象。也看到过一些报道,包括博友仝小改、于向真的博文。我想,以中国之大,东方不亮西方亮,南方受灾有北方,怎么可能连续三年遭灾?怎么可能饿死那么多人?把灾难的成因推给老天爷,显然不是实事求是。但一直没有正史冰释我的疑问。就连那场灾难到底导致多少人死亡,有说数百万,有说数千万,莫衷一是。这段历史对我来说,一直是云山雾水。
    
       对杨先生我并不熟悉,只在《炎黄春秋》杂志上,读过他的文章。讲座通知上有他的简介—— (博讯 boxun.com)

    
      杨继绳,高级记者、教授,1940年生,湖北省浠水县人,中共党员,196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68年进入新华社工作, 2001年退休,仍坚持写作。出版的学术著作有:《技术商品与技术市场》、《技术贸易学》、《社会奥秘之门》、《邓小平时代》(上、下)、《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等。2008年又出版了《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现居北京,任《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
    
      我同时看到了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先生推介《墓碑》一书的文章。文章说,作者从1990年代初就投入精力做研究,走了中国十几个省,采访了上百位当事人,收集了上千万字的原始资料,成书至少花了15年的时间。"它是我20年来所读到的那么多研究‘大跃进’的著述(既包括中文也包括英文)中,最全面、最实证、有最多第一手资料和最多细节的一部杰作。尽管20年来,我一直关注这方面的资料,但这部书依然让我吃惊——有些细节我都看不下去,时常要放下来,喘一口气,因为里面的内容太沉重了。"
    
      我提前20分钟到了三味书屋,位于二楼的讲座厅已经座无虚席,博友黄燕、章文也先后到了。讲座于下午三点开始。杨先生身材不高,朴质一如农民,一口浓重的湖北家乡口音。他用了一个小时,概括介绍了一下他的主要研究成果,即大饥荒死亡人数(3600万)的由来及其成因。接着便开始与听众进行交流。举手提问的人很多,大多是年轻人,气氛热烈而有序。我因故五点钟离开时,讨论还在进行中。出门时,我看到门外的过道里,也站满了人。
    
     很想买到杨先生的这部书,奈何它目前只能在香港出版,北京的书店没有销售。今晚,我在网上搜到了他为这部书写的前言——《永久的墓碑》,将近两万字的文章,一口气读下来,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先生追忆他的父亲饿死的经历,让我不忍卒读;对于灾难成因的透视,鞭辟入理,震聋发聩。观一叶而知秋,丁学良先生的推介并非溢美,《墓碑》是值得尊敬的,杨继绳先生是值得尊敬的!
    
      今年去世的台湾著名作家柏杨有个座右铭:"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实话。"这是屈原、司马迁以降数千年来中国文人最为宝贵的传统,也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的重要精神支柱。当了35年新华社记者的杨先生,无疑是这个精神的传承者。为什么把书起名为《墓碑》?他讲了四层含义,一是为他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一座"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一座"碑";三是为造成这场大饥荒的制度立一座"碑";第四,当这本书写到一半时,他检查患有重病,发誓必须在死前把书完成,给自己立了一个"碑"——所幸那个重病是一场虚惊。讲座上,当有人问他是否考虑到写这本书的政治风险时,杨先生轻松回答:如果是因为贪污而坐牢,那是不光彩的;如果因为说真话、写历史而坐牢,我和我的家人都不会感到不光彩!
    
      我就说这些,更详细的报道请看章文博客。最后,一是希望您能顺利打开下面的两条链接;二是希望您能看看它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继绳:阶层和谐是社会和谐的根本
  • 杨继绳:曝光毛年代性酷刑 为3600万饿殍立碑/曾慧燕
  • 通渭问题——大跃进五十周年祭/杨继绳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来源/杨继绳
  • 从趋权到趋利,为什么中国学界总是趋炎附势?/杨继绳
  • 集体世袭和不公平交易/杨继绳
  • 杨继绳:毛泽东时代的社会结构
  • 《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领袖可能受制于权势阶层
  • 《炎黄春秋》总编辑杨继绳:警惕权力市场经济
  • 中國權力市場經濟的困境/杨继绳
  • 杨继绳:权力面前记者要讲真话
  • 杨继绳:左派开倒车沒出路
  • 杨继绳香港演讲政治改革
  • 新华社退休记者杨继绳也投诉著作被禁
  • 杨继绳:一本书的辛酸故事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