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需要米瑟斯式的“社会主义批评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6日 转载)
     路德维希-冯-米瑟斯(Ludwig von Mises,又译米塞斯),二十世纪最杰出的思想家之一。1881出生于奥地利,1973年在美国逝世。米瑟斯作为二十世纪一位重要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尽管学术成果丰厚,然而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和尊重。他早年发表的论著《货币理论及货币流通理论》在学术上达到的巅峰至今无人超越。该书首次提出经济周期理论的基本特征,在理论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可直到1974年,米瑟斯逝世一周年后,他当年的学生哈耶克因在发展米瑟斯--哈耶克经济周期理论而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米瑟斯才引起世界关注。
    
     米瑟斯一生著述颇丰,内容广泛,但主要是研究社会主义问题。本文主要关注的主题是,米瑟斯作为社会主义的批评家,虽遭遇坎坷,但却依然保持着学者的尊严与学术独立的精神。他尽管学术成果卓著,但作为学者的职业生涯却受倍冷落和歧视,甚至在他离开奥地利前一段时间里,不得不一边从事一些与科学研究无关的职业维持生计,一边从事研究著述。 (博讯 boxun.com)

    
    上个世纪初,欧洲自由主义运动陷入危机。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与法西斯主义崛起,人们纷纷转向信奉社会主义或追随法西斯主义。1940年米瑟斯流亡美国,当时社会主义思潮已泛滥全球,美国的知识界精英和欧洲一样,大部人具有浓厚反资本主义倾向。在如此气候之下,米瑟斯却始终坚决捍卫私有制和自由经济制度,反对国家主义,证明社会主义必然走向虚脱。米瑟斯始终保持思想学术独立,坚决拒绝向所有与他理论和观点不同的人作出妥协和让步。
    
    因此,他常常受到主流学术界特别是大学的排斥而难谋一职。在当时任何一个来自欧洲的三流的马克思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的门徒”,都可以在美国找到一个体面的科研位置。米瑟斯身为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理论家,美国的各所大学和知识界却对他表示出一种毫不修饰的无情和冷漠。然而,即使米瑟斯的个人生活跌入低谷,住在贫民窟似的最简陋的房子里,依靠自已的积蓄维持生活,也绝不向所谓的“新经济学”作出妥协和让步,依然保持着知识分子的勇气和意力,不断著书立说,批评在当时经济学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凯恩思主义,抨击马克思主义学说是极权主义或专制主义学说。直到1945年,米瑟斯才应邀到纽约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至退休,可米瑟斯执教的大学并不付他的薪水,只是由一家私人基金会支付,从中可以看出纽约大学并不十分重视米瑟斯。
    
    尽管如此,1949年米瑟斯发表长篇巨著《人类行为》。这部自由主义精典著作问世之时,《新闻周刊》有评论写道:“ 《人类行为》是一部有史以来最不妥协、最旗帜鲜明的捍卫资本主义的著作。如果有一本书能够阻止国家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和专制主义在过去的年代里造成的意识形态泛滥成灾的状况的话,那么,《人类行为》就是一本这样的书。”然而这部精典巨作在当时却遭到了美国大学里占重要地位的信奉凯恩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者的激烈和无情的批判。但米瑟斯并没退却,五十年代他再次发表著作《理论与历史学——关于社会产义与经济发展的解释》,系统地、猛烈地批判马克思主义和历史主义。
    
    二十世纪末,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土崩瓦解,米瑟斯关于社会主义问题的观点得到了确证。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米瑟斯就提出社会主义制度下可不能进行经济核算论断,社会主义经济会走向混乱,很快会出现不可制止的普遍贫困化现象,论证了社会主义不可实行性。在见风使舵的机会主义学者纷纷倒向当时盛行的社会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或凯恩斯主义,或法西斯主义时,米瑟斯做一个纯粹且坚定的自由主义者而毫不动摇,历史证明了他的伟大、睿智和远见卓识。
    
    米瑟斯为世人树立了一个学术独立的典范。米瑟斯作为一个独立学者的品格和操守尤其值得如今的中国专家和学者学习。当下,中国很多专家学者纷纷成为权力的附庸,只为权势阶层服务,只向金钱利益靠拢。从当年论证“亩产万斤粮”的伪学术、伪科学,到如今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先进性的“马屁理论”,无不说明近六十年来,中国很多所谓的知识精英,不仅丧失作为专家学者的独立和批判精神,而且自甘堕落,昧着良心向权力献媚讨好,为权力摇旗呐喊。
    
    近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一则网上流传甚广的帖子:“我是一个县级市的基层官员。贵州瓮安、云南孟连事件后,大家骂我们不为人民服务,只为领导服务。这是实情。国家法律规定,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予的。但问题在于,现在权力是掌握在领导手中,人民给不了我们权力。我们的一切,从升迁到工资都掌握在上级领导手中,不由得我们不为上级领导服务。得罪了百姓,他们顶多骂我们几句,得罪了上级领导,我们的前程就没有了。”
    
    其实这位县官的议论并不新鲜,他虽然绝口没提“体制”二字,但触及的却是民主体制的核心和实质。中国政治之所以出现上述种种弊端,明显是体制不民主所致,这早已成为公论,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可是记者在采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白智立和中央党校政法部副教授刘素华时,他们都王顾左右而言他,不敢触及 “民主政体”的敏感字眼。白智立更是违心的替主公表白:问题并非出在行政体制上,而是人大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督作用……
    
    中国的前途在民主政体改革,中国所有问题都集中于体制弊端。在困顿和压力面前,中国需要自由独立的学说,中国更需要米瑟斯这样有风骨的专家学者。
    --原载:《自由圣火》,2008-12-14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10074.asp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