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地流转,喜忧参半/章立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胡锦涛总书记今年9月30日发表“小岗谈话”,预热即将出台的土地流转政策,可谓一石激起千冲浪,内外反应强烈。部分自由派学人欣喜推测,这将是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开始;而某些左派人士悲愤莫名,以为此举撬动了公有制的基石。我一向关注农村问题,但对这两种观点都不敢苟同。国庆期间我参加一次经济形势的座谈会,有朋友对即将出台的政策期许甚高,认为胡总书记任内若落实了这件大事,至少可换来20年稳定,而在中国土地问题上有所建树的政治人物,无不名垂青史。
        (博讯 boxun.com)

      这位朋友的观点也许不无道理,但我更关注政策的可操作性,心中喜忧参半。中国历代王朝的更迭史,其实也是土地制度的变迁史。国民党之所以失败,与未能及时实现“平均地权”的承诺有直接关系;而共产党得天下,很大程度上在于满足了农民对土地的要求。自1949年迄今,土地与资本一直是影响中国经济结构及走向的两大变数。
      
      从分田土改起,从个体耕作到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土地权利在8年间经历了一系列激变,与之同步的则是“对资改造”。土地、资本所有制度的激变,都是在“过渡时期总路线”旗号下进行的。变更生产关系的目的是要解放生产力。将土地从个人私有变为“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从理论上可以形成规模经济,便于机械化耕作和兴修水利,提高农业产值。脱离实际必然事与愿违,“一大二公”的结果是“规模不经济”,人民公社制度成了生产力的桎梏,但最高领导人死要面子,不仅造成惨烈的三年大饥荒,更使中国农民长期在贫困中挣扎,“共同富裕”成了画饼。
      
      人民公社化折腾了二十年后,才以“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方式,使农村有了三十年的休养生息。三十年间,中国民营经济重新复活并迅速成长,于今已在国民经济中占了较大比重;相形之下,同样是过渡时期总路线“改造对象”的农村经济,发展则显得相对滞后。
      
      土地只是一种资源,不具备资本那样的流动性,也难于创造和再生。在公有制不变的前提下,半个多世纪前农民短暂拥有的土地所有权,并没有回归,捏在手里的,只是一纸长期承包经营合同。从“一大二公”的“规模不经济”,重新轮回到小农经济,仍未形成合理的“规模经济”。对长期进城务工的农民而言,承包的土地已逐渐“鸡肋化”,食之无味,弃之担心;对不发达地区的农民而言,土地仍是唯一的命根子,而效用止于维持温饱。“规模”与“经济”的矛盾,仍在悖论的怪圈中挣扎。
      
      农村土地资源,是改革开放迄今的最后一块处女地。所谓“集体所有”,在法律上至今仍是个模糊概念,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膨胀的资本早就开始蚕食农村土地这块主权不明的大蛋糕。。土地买卖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源,在开发商、政府和乡镇干部组成的利益共同体面前,农民是最容易宰割的弱势群体。规范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相当于增加了宰割的难度,客观上有利于保护农民权益,而要确保这一政策的实施,亟需配套的法律法规和制度化管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当局与中央博弈多年,堪称经验老到,自然不会拱手让利;而土地流转政策的出台,也有利于资本出手兼并土地或变相开发,从9月30日迄今的一个多月间,各种以“土地流转”名义出现的土政策及开发、置换、拍卖等纷纷抢滩,新的“圈地运动”暗潮汹涌,而国土资源部的相关政策,要到年底前才出台。
      
      城市化是现代化必须经历的发展阶段,对社会弱势群体而言,无论身在农村还是城市,都将是一个残酷的进程。拆迁征地中的悲剧,是形成诸多群体事件及上访大军的起源。目前中国城市的发展速度,尚不足以接纳上亿农村人口的永久定居,候鸟式的人口流动,造成了年复一年的春运奇观;今秋世界金融危机的来袭,又令出口产业面临寒冬,民工返乡潮提前出现,中国经济正处于动荡之中,前景尚未明朗。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城市化进程,正在改变着原有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瞻望未来的生活,是永久背井离乡?还是重归热土?新生代的农民,终将艰难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作出抉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于建嵘:警惕强制农民进行土地流转的行为
  • 江苏变了味的土地流转/王才亮
  • 何清涟:土地承包权流转的收益究竟有多大?
  • 老泥头““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将输送千千万万、浩浩荡荡的革命军!
  • 农地“流转”,惠农还是土地侵权的尚方宝剑?/杨宽兴
  • 土地兼并与土地流转/tricia1976
  • 左大培:要害在于土地所有权的“流转”
  • 土地流转或成大批农民流浪/陈如意
  • 苏杜: “土地流转”争论能“到此为止”吗?
  • 胡显达: 土地流转改革的三大疑虑
  • 土地“流转”绝不像“包产到户”那样简单/曹友琴
  • 当前土地流转“改革”的要害在哪里/周同
  • 中国的土地流转:农民开“股田公司”?
  • 李新月:流转土地抵押必先做好农民保障
  • 陈维健: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 流转土地,更要流转官/朱子云
  • 土地流转权应配合乡镇民主改革/张志峰
  • 流转土地,不如流转官,抓紧惩贪肃吏
  • 为不能为:央校教授为“土地流转”做“社会主义包装” /苏杜 
  • 北京发生农民反对土地流转堵路行动
  • 重庆土地流转实验被中央叫停
  • 王集体外出打工房产被村干部“流转”/视频
  • 湖南签署最大农地流转项目 (图)
  • 土地流转需慎重,防止失地农民变流民
  • 土地流转,中国新一轮腐败的开始?
  • 湖南农民盼落实新土地流转政策
  • 中国颁农村土改新政,允土地自由流转和从严征用(图)
  • RFA:全会公报未提流转,凸现高层争论分歧
  • RFA:全会公报未提流转,凸现高层争论分歧
  • 土地一流转,农民一下就可以增加许多收入
  • 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拟推进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
  •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 胡锦涛定调新“土改”:允许流转土地经营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