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涛:中国劳动者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劳动合同法颁布后,在全国引起轰动,成为媒体热点,劳动者曾欢欣鼓舞,大有劳动者的春天将要来临之势。然而在现实中的落实被大打折扣,甚至形同废纸,博达网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注册号:110108010541677,注册地址: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号院8号楼C2201)不仅以种种借口故意拖延拒不签订劳动合同和缴纳社会保险、拖欠工资并无故辞退劳动者,而且一旦劳动者进行维权,企业会进行恶意反诉,提出天价赔偿,让劳动者不敢维权。难道真的对这些公然挑战中国劳动法,无法无天的企业,就真的没人能制裁他吗?
     (博讯 boxun.com)

     谁在帮助企业为难劳动者
    
     本人(郭涛)自2008年4月7在“博达网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任职,公司法人张耀球以种种借口故意拖延签订劳动合同和缴纳社会保险。企业不仅不签订合同、不交纳社会保险, 反而于2008年7月20日,无故将我辞退。截止到2008年7月22日,公司拖欠本人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共计七万余元。跟企业协商未果后,2008年7月24日已向海淀区劳动仲裁争议委员会提交《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仲裁委员会相关人员涉嫌偏袒企业,先是提出让我撤诉到别处申诉,接着就是以证据材料只找到一份为由,让我重新提交一份证据材料,到9月2日下午开庭时又突然变换仲裁员。企业在举证期限内(8月27日)未提交相关证据,对于企业逾期提交的证据我拒绝了质证,然而仲裁庭还是组织了质证。9月18日才通知我领取9月10日就出来的裁决书。裁决要求企业支付4月7日至7月22日期间的双倍工资,共计8000余元(还不到本人实际工资的1/5),海淀区仲裁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明显偏袒企业,本人对仲裁结果不满服,已委托律师上诉至海淀区人民法院。
    
     劳动执法部门积极履责是劳动者权益得以维护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和必要支撑。唯有执法部门积极作为,做劳动者维权的强大后盾,劳动者也才敢于挺直腰杆,为维护自身权益而抗争。海淀区劳动仲裁争议委员会不仅不能成为劳动者维权的强大后盾,还偏袒企业,为我们劳动者维权设置层层障碍。
    
     违法企业为何能无法无天?
    
     一、诉讼诚信严重缺失,滥用管辖权异议。
    在本人诉博达网拖欠工资一案中,在8月27日交换证据的时候企业方未提交相关证据,却提出管辖权异议,企业以一份虚假的办公场地租赁合同(企业的注册地和办公地均在北京市海淀区,企业却提供了在丰台区的办公场地租赁合同),提出管辖权异议,海淀仲裁委员会曾让我到丰台重新提交“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后因向海淀区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企业设立和年检等材料后,该案仍在海淀区审理。如再向丰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重新提交申请,仲裁审理工作至少将会拖延一月以上。企业在管辖权异议期临近结束时才提交申请,这就从一定程度上侧面折射出企业的主观目的。
    
     企业滥用管辖权异议产生的危害是十分明显的,不仅拖延审理周期,劳动者的权利难以及时得到保障,还人为增加法官工作量,加剧当前法院“案多人少”的严峻形势,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更在一定程度上损害法律权威和法院司法公信力。
    
     二、藐视仲裁活动,提供虚假证据材料。
    该企业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交相关证据,9月2日在仲裁庭上企业提交了“工资领用单”、“离职会签单”、“印章申请单”等几份伪证,本人工资14,000元左右(公司采取薪金保密制度,工资领用登记表中未体现薪金数额;工资以现金的形式发放,企业均未缴纳个人所得税。),而企业却在”工资领用单”备注栏的空白处填写上2500元,”离职会签单”原件上加上了一个月内办理交接手续和财务审计工作等虚假备注内容、在原有的印章申请单中添加签订劳动合同使用的虚假内容等。
    劳动仲裁过程中,对于公然藐视仲裁活动的公正性、庄严性的企业,我们也无可奈何。因为劳动仲裁中没有规定伪证的后果,也就是说,在劳动仲裁时,即使提交了伪证,仲裁机关没有法律依据可以对提交伪证者进行处罚。
    
     三、索要工资被反诉,企业索要20多万元天价赔偿。
    
     博达网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人“张耀球”不仅以种种借口故意拖延拒不签订劳动合同和缴纳社会保险、拖欠工资并无故将我辞退,本人于2008年7月24日申请劳动仲裁后,该企业本来理亏前提下,却还恶意反诉我,以未办理交接手续造成公司管理混乱等为由,提出20多万元的天价赔偿(京海劳仲字[2008]第6334,已裁决驳回企业的无理请求),想通过天价索赔吓唬我们这些劳动者,让劳动者不敢再继续维权。面对企业的无理缠诉,不仅给我的生活、工作和精神带来极大的损害,还必须承担大量时间和金钱的成本去应诉,单单是证据材料的收集和整理就近两个月,到目前为止,聘请律师和对证据材料进行公正等直接花费也已超过5000多元。
    
     劳动仲裁没有一种制衡机制,也给一些不法企业提供了恶意反诉劳动者的机会,不仅造成了国家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更给劳动者造成物质(时间、金钱)上的损失,有时还带来精神上的极大伤害。
    法律的缺陷也使得恶意诉讼的提起人有恃无恐。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法院即使不支持恶意诉讼者的恶意请求并判其败诉,依照“谁败诉谁承担诉讼费用”的原则,恶意诉讼者顶多也只是承担为数不多的诉讼费用而已。几条原则性的规定在纷繁复杂的恶意诉讼案件面前显得十分苍白。法律上的惩戒不力,是导致恶意诉讼者生存空间过大的又一重要原因。
    
     四、通过诉讼拖延时间,金蚕脱壳借以逃避责任。
    
     因不服海淀劳动争议委员的裁决(企业拖欠我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七万余元,裁决企业支付8000余元),我委托律师,于2008年10月25日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原定于10月27日交换证据,随后企业也提起了上诉,该企业以未准备齐全证据为由申请延期了,定于11月12日交换证据。这样不仅加大我们这些劳动者的维权成本,企业利用这段时间也会完成金蚕脱壳(或注销公司),以逃避责任,现在该企业已不再原办公地点(海淀区紫竹桥南豪柏大厦C1-902)办公,网站(vipboda.com)关于企业的联系方式也只留有客服QQ(157000672;654867462)和MSN([email protected])。
    
     即使是遇上故意通过法律诉讼来拖延时间的恶意诉讼行为,如果符合法律程序也难以阻止减少开庭审理的时间期限,这也显示出法律维权方面存在的不足和缺失之处。
     
     我们劳动者的权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受到保护?工资和经济补偿金等拖欠半年多了至今还一分未拿到,难道真的对这些公然挑战中国劳动法,无法无天的企业,就真的没人能制裁他吗?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没有公众和媒体的监督就没有公正,恳请媒体为我们劳动者伸张正义!(郭涛 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郭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涛:强烈呼吁中国房地产企业公布成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