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铃兰台:李锐的谎言比“亩产万斤”大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李锐讲过一段后来广为民运和党史著述引用的“故事”。“故事”的时间是1959年7月11日,庐山会议期间,李锐曾经向毛泽东发问:“主席您怎么也相信了亩产万斤呢?”主席回答说,一位科学家写文章说太阳能利用得好就能办到,所以就相信了(李锐著:《庐山会议实录》)。
     (博讯 boxun.com)

    这里的科学家指钱学森先生。钱先生在1958年6月16日的《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的短文,指出:“土地所给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我们:还远得很!”
    
    李锐的“故事”一问一答,老来秀显得得意非凡 —— 毛泽东多把他当个人物看待呀!这姑且不论。本文告诉读者,李锐这段所谓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谎言。
    
    毛泽东相不相信钱学森的话,相不相信有“亩产万斤”,就好比询问邓小平“您怎么也相信央视在打假广告呢?”这样的设问不仅不可能,即便有过,也毫无研究的价值。然而,对于民运分子、对于极右派和部分党史工作者来说,这意义似乎很不同寻常。要问如何证明李锐是在造假,方法很简单,可以查中共中央档案局里到底有没有当时的谈话记录,如没有,就去查当时有没有第三者在场。而从李锐书中的叙述看出,这些都是不存在的,就是说,既无谈话记录,又无第三者在场,换句话说,李锐编造的这个故事,不过是一段死无对证的“二人谈”罢了。
    
    这段死无对证的“二人谈”,一般的帖文不算,还是被若干大部头的党史和国史著作奉为宝贝,用作重磅“证据”。这就怪了,一无谈话记录,二无他人在场,是典型的“孤证”;而孤证可以入史吗?竟就入了,可见那些作者的目的,无非是要读者相信毛泽东本人“相信亩产万斤”。不过作者们也很苦,苦就苦在他们找不出其他任何的证据来,偏巧这个时候李锐的谎言出笼了。这个时候,什么“孤证可不可以入史”呀,什么“故事”炮制者李锐的人品和信用呀,全都一古脑抛到了脑后,以至于谬种流传,使不少读者上当受骗,这才产生出本文对于李锐证伪之必要。
    
    当然,泛泛地说李锐说谎,是不能使读者信服的;要证明李锐说谎,需要从逻辑和事实出发。这第一个逻辑,从媒体出现“亩产万斤”的报道开始、到1959年7月11日毛泽东找他谈话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到底毛泽东有没有过肯定、附和甚至宣传“亩产万斤”的言论和行为?如有过(一桩就成),那么李锐的“故事”就不能当成空穴来风,就可以说具备了一定的史料价值。反之如果没有,可以设想,面对一个从来没有过这类言论和行为的人,难道李锐可以无耻地凭空地发问“您怎么也相信了呢?”好比兜住邓小平发问:“您怎么也相信了水变油呢?”同样的滑稽和可笑。
    
    后面大量史实都证明,毛泽东从来也没有过这类的言论和行为,只需要使用上面的逻辑其实就已经证伪了。但我们还有更强的逻辑,即:在同一时期内,毛泽东是否有过批评、否定甚至直接阻止媒体宣传“亩产万斤”的记录呢?如有过,李锐就不可能没听说过,既然听说过,作为一个小小的兼职秘书,又怎么可能发问“主席您怎么也相信了亩产万斤呢?”就好比,假设邓小平一直批评和否定“水变油”,却被人质问“您怎么也相信了水变油呢?”岂非莫名其妙和找抽?
    
    近年来,随着大量权威史料在民间被发掘,民运和极右们以往编造出的大量谎言都已经不攻自破。例如,涉及“大跃进”,“我真不知道”网友写的《有关大跃进运动的几个问题(修改稿)》就是一篇史料翔实,实事求是,相当具有说服力的好文章。文中列举了大量史实,确凿无疑地证明了,毛泽东从来就不相信有什么“亩产万斤”。
    
    我们先摘录《有关大跃进运动的几个问题(修改稿)》的若干段落,来引证毛泽东非但不相信“亩产万斤”,更对这类的宣传采取了批评、否定和直接发话阻止宣传的态度。
    
    “1958年8月13日,毛泽东去天津新立村参观稻田。有关领导同志和社领导汇报说,亩产10万斤。他摇头撇嘴,表示不相信。他说;‘不可能的事。’他指着一位领导同志说:‘你没有种过地。这不是放卫星,这是放大炮。’有的同志为了证明亩产10万斤,让小孩往水稻上站。他摇头说‘娃娃,不要上去。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又说:‘吹牛,靠不住的,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许全兴;《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第138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以下简称《晚年》)”
    
    “在湖北省时,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讲有一块试验田水稻亩产上万斤,毛泽东摇头说:‘我不信’。外国朋友问他,亩产万斤粮的奇迹是怎样创造出来的?他一笑置之;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数字。(《晚年》第138~139页)”
    
    请读者注意,并非没有人提出过疑问,这位外国朋友就发问“亩产万斤粮的奇迹是怎样创造出来的?”“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数字”,这才是毛泽东对如此问题的真正的答复。
    
    在中共产党内,毛泽东是发现并在很早(从1958年11月初开始)就提出纠正“浮夸风”的第一人,遗憾的是,“尽管他反复讲不要务虚名而得实祸的道理,仍纠正不了高指标、浮夸风的盛行。1959年4月29日,毛泽东以他个人的名义,用党内通信的形式写信给省、地、县、社、队、小队六级干部。其中说: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包多少。……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册第237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