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印度民族问题与民族整合的厘定/熊坤新,严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近年来,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引起了世人的关注:在2005年世界GDP总量排名中,印度排名第10位((7198亿美元),比2000年前提了2位(4775亿美元),经济总量提高的幅度之大令人瞩目;《2006-200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显示,印度的竞争力排在第43位,领先中国11位。印度正在用自身的发展演绎着大国崛起的神话。然而,一个大国的崛起必须立足于本国的国情,实现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印度在崛起的过程中,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承认多民族共存的事实,审视本国的民族问题,并通过有效的民族整合来应对国内的民族问题。
     (博讯 boxun.com)

    
    一、印度的民族与民族问题
    
    
     民族是一种既客观存在又界定模糊的社会现象,加上学术传统、理论体系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国度差异,人们在民族与民族问题的界定、认知方面存在着分歧,这是正常的学术现象。人们一般认为,印度是一个多语言、多民族、多宗教的大国。在印度,民族事象与宗教信仰、文化差异等因素复合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复杂的民族问题。这些民族问题的存在影响着该国民族关系的发展,影响着国民之间的认同与亲和,进而影响到政局的稳定和国家的发展。
     (一)印度民族的特殊性和复杂性
     印度号称人种博物馆,在近五千年的时间里,伴随着世界性的民族迁移与融合,雅利安人、波斯人、大月氏人、既哒人相继进人南亚大陆达罗毗茶人的家园,不断搅动着南亚大陆的民族格局,逐步形成了当今印度社会的民族构成。林良光先生认为,在印度诸多民族中,“主要民族有印度斯坦族(兴都斯坦族)、泰卢固族、马拉地族、泰米尔族、孟加拉族、古吉拉特族、马拉雅拉姆族、卡纳达族、奥里雅族和锡克族。这些民族约占印度总人口的82%."此外,印度还有众多的部族。在亚洲,印度是部族人口最多的国家。1950年,被列人印度宪法的表列部族共212个。1956年,印度总统颁布的一项特别法令把414个部族列为表列部族。据统计,1951年印度全国的部族人口为2251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6.2500;1961年印度全国的部族人口为2988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 6.81%; ; 1971年印度全国的部族人口为3802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6. 94%。这些部族有自己的语言、宗教和文化,他们以血缘关系(血亲)为纽带,具有情感的认同,在政治、文化上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和纯洁性。有的资料显示,印度拥有几百个少数民族,他们的谋生方式可归纳为采集渔猎型、游牧型、刀耕火种农业型、固定耕作型、劳工型和民间艺人型。他们中的很多人由于历史上躲避战乱等原因移居到山区和森林地带,在生产生活方式及习俗惯例等方面具有明显的特质。
     印度的民族及民族问题颇为复杂,而且特殊、多样。印度学者夏玛(S. L. Sharma)认为,南亚的民族构成一直非常复杂,“为民族问题的研究提供了一个令人着迷的实验室”。印度民族及民族问题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印度民族构成的格局较为分散。
     从印度全国来讲,它几乎没有主体民族,但各个邦有自己的主体民族,有自己的主要语言。在印度,中央管辖的行政区域按当地语言划分,称语言邦。邦语言强化了地域文化和民族特征,但语言邦内还有少数民族语言,这使语言邦不断分化。地方党派往往利用地方语言大造声势,谋求政治利益,执政党在选票政治的压力下不得不选择妥协。1966年,锡克教阿卡利党首领法泰赫•辛格要求把旁遮普邦分成两个邦,否则就绝食抗议,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在锡克教徒的巨大压力下被迫同意以语言为基础,将旁遮普邦分为以锡克教为主的旁遮普邦和以印度教为主的哈里亚纳邦。与这种情况相似,2002年,恰蒂斯加尔、喜马偕尔和恰尔康得等三个邦先后从原来所属的邦中分立。历史、地理、语言、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原因致使印度民族融合、民族同化的程度较低,不同民族在人口数量方面虽然差异较大,却并没有形成在人口数量、发展程度上占明显优势的主体民族。加上民族数量和部族数量众多,居住相对集中而固定,便决定了印度民族构成格局力量分散的特点。
     第二,宗教对印度民族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
     2001年的《印度年鉴》记载,印度99. 7%以上的人口信仰宗教,其中印度教徒82. 410 0,穆斯林11. 67%,基督教徒2. 32%,锡克教徒1.9900,佛教徒0. 77%,耆那教徒0.41%,另有少部分人信仰袄教、犹太教等。其中锡克教、佛教、耆那教等与印度教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渊源关系。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和锡克教都起源于印度,佛教和耆那教13世纪前流行于印度,后衰落。目前耆那教仅在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有少量信徒,佛教则仅在东北部有少量流行,锡克教流行于旁遮普邦、哈里亚那邦和德里,伊斯兰教信徒居全国第二位,伊斯兰教主要流行于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以及阿萨姆、西孟加拉、喀拉拉和比哈尔等邦,基督教流行于那加兰邦和米佐拉姆中央直辖区。
     普遍而复杂的宗教信仰状况,一方面削弱了信奉不同宗教的同一民族的民族认同,另一方面有的宗教也弱化了民族成员的物质利益追求,进而弱化了民族意识,因为民族在本质上是一个利益群体。
     第三,各民族的民族过程差异明显。
     民族过程是指一个民族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过程。就民族的产生阶段来谈,民族分为潜在民族、自在民族和自觉民族三种状态。民族自觉(感知到本民族与他民族的不同)是一个民族产生的标志,而民族自觉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本民族与他民族的接触与交往,民族间交往的程度、深度与频率决定着民族自觉的程度。民族自觉还表现为对民族利益的感悟、对族性的认知和成熟民族意识的形成。古代印度基本上处于小国林立、各自为政的状态,虽然历经两次相对的统一,但都未能实现不同民族广泛而深人的接触与交往,很多民族仍处在潜在民族和自在民族的状态。印度历史上具有真正意义的统一是由英国人于19世纪后半叶完成的,这次统一是通过对印度社会结构上层的征服与改造完成的,同样没有引发广泛的民族交往与整合。
     综观印度历史发展大势,分分合合,合中有分,分中有合,分多于合。由于地缘上的分踞,旧有的社会结构与秩序未能被打破,故印度诸多民族尚处在民族过程的生成环节点,民族特征尚不完整和突出,民族意识也不甚强烈。
     第四,种姓制度深刻地影响着民族社会的结构。
     印度民族社会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尚存在着等级森严的种姓制度(梵语为瓦尔纳),而且印度的种姓制度由来已久,影响深刻。在雅利安人最早的宗教典籍《梨俱吠陀》中,就出现了四个最初的种姓,即婆罗门(僧侣)、刹帝利(贵族和武士)、吠舍(平民)、首陀罗(奴隶)四个等级。以后又演变为三大等级,即大体由原来的婆罗门、刹帝利和吠舍所组成的高级种姓,由原首陀罗组成的低等种姓,由一些没有种姓身份的“贱民”组成的第三等级。第三等级社会地位最低,即所谓“ 不可接触者”,为数近一亿人,约占全国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种姓制度实质是阶级压迫,造成了民族成员间的贫富差距。但从一定意义讲,这种阶级压迫排斥了民族压迫,强化了社会层位与秩序,没有引发民族成员对民族关系的关注,因而弱化了民族意识。
     只要民族存在,就会存在民族差异,存在民族差异就必然会产生民族问题。印度民族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也使得印度的民族问题颇具特点。
     (二)印度的民族问题及其特点
     现今的印度民族问题既有原有问题的延续,也有新问题的发生。综合来看,目前印度的民族问题主要表现为:
     第一,由来已久的地方民族主义依然存在。
     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印度有的地方民族主义者就要求按语言重新划分邦界,安得拉人、马拉提人等还曾上街游行,甚至造成流血冲突。1956年,印度中央政府同意了各地民族的要求,重新划分了邦界。但这一措施并未解决所有问题,地方要求独立的事端依旧时有发生: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泰米尔纳德的一些人公然打出独立的旗帜,20世纪80年代旁遮普锡克族极端分子要求建立卡利斯坦,桑塔尔人等也有类似要求。锡克人与中央政府的对抗还导致了英•甘地 1984年的被杀。历史上经历了血与火的地方民族主义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从现实来看,印度的行政区基本上是以语言划分的,不同的行政区往往就是不同民族的聚居区。地区利益和民族利益交织在一起,使得地方主义情绪长期得不到解决。地方经常与中央闹对立,中央的政令得不到贯彻执行。2001年九十月间,印度又分裂出三个新邦,其主要理由不是为了行政管理和社会进步,而是因为民族、语言、种姓、党争等问题。除了查漠、克什米尔地区以外,西北的旁遮普、东北的几个少数民族省份、南方的泰米尔纳德等地区,都存在着分裂隐患。
     第二,印度教民族主义日趋升温。
     产生于印度独立运动时期的印度教民族主义(Hindu Nationalism),近些年来在印度出现了新的发展势头。1992年,信奉这一主义的国民志愿服务团及其家族成员世界印度教徒大会和印度人民党操纵、鼓动起印度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印、回教派冲突—“阿约迪亚寺庙之争”,2002年,又引发了古吉拉特邦大规模的流血事件。除了寺庙之争,“团家族”成员还积极参与了一些争夺信徒、捣毁基督教堂等的事件。2001年,“全国自立协会”的志愿人员散发名为《我们为自己是印度人而骄傲》的宣传手册,将十个方面的世界发明和发现“占为己有”,协会的支持者说,包括阿约迪亚清真寺在内的许多清真寺都建立在属于古代印度教的建筑物之上,推倒这些清真寺也只是重新要回属于印度教的土地。2005年2月14日,近五十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在首都新德里公开焚毁情人节贺卡和画有情侣形象的海报,以此抗议西方的情人节对印度年轻一代的影响。2005年7月6日,五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袭击印度中部一座机场,抗议前一天阿约迪亚印度教神庙遭到冲击。可以说,由印度教民族主义引发的冲突是当今印度稳定的主要隐患。
     第三,民族宗教冲突复合交织。
     印度的民族矛盾与教派斗争密切相关,两者互为因果,又互为表现形式。印度的教派斗争表现得频繁而激烈,最主要的冲突表现是在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之间。一是因为1947年印巴分治的阴影并没有消除,印巴间敌对情绪严重;二是由于世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影响,造成印度教徒对国内穆斯林的不信任和戒备,穆斯林对印度教徒也满怀戒心。1992年因罗摩庙庙址问题而引起流血冲突后,每有风吹草动,都要引发冲突和骚乱。其次是印度教徒与锡克教徒之伺的矛盾和冲突。当年英•甘地处理旁遮普问题时采取强硬手段以及英•甘地随后的被刺杀是这一矛盾和冲突的主要原因。再次是印度教与基督教之间的矛盾。印度的基督教徒大多数是低种姓或少数民族,本来就受多数派的歧视,加上近年来西方物质文化的强劲攻势,使得一部分极端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分子对基督教恨之人骨,他们屡次在全国各地捣毁和破坏基督教堂,制造流血事件。此外,佛教和耆那教信徒也有压抑感,普遍对政府偏袒印度教不满。
     第四,部族冲突频繁爆发。
     由于传统习俗、宗教信仰、历史恩怨、外来挑唆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印度部族之间的冲突从未间断过,只是规模和程度不同而已。仅从本世纪以来的一系列冲突来看,部族矛盾并没有消减的趋势。印度最东北部的阿萨姆邦是一个种族众多的省份,当地各部落之间关系复杂,冲突不断,2005年10月17日,该邦发生两起部族冲突事件,造成37人死亡,60多人受伤。2003年5月6日,印度东北部的特利普拉邦发生两起部族分离分子袭击平民的事件,共有20人被打死。特利普拉邦在过去的20年间,就有一万余人死于部落和种族冲突。要求脱离曼尼普尔邦,与相邻的那加兰邦合并的那加族于2001年、2005年制造两次骚乱,并放火焚烧当地的建筑物。2003年11月29日,库基族武装分子对位于印度阿萨姆邦卡比昂隆地区的两座卡比人村庄发动了袭击,6名卡比族人被打死。印度的部族主要分布在边远地区,那里情况复杂,社会发展不平衡,社会治理能力相对较低,社会矛盾的消解方式往往以传统的“以暴制暴”为主,冲突的发生在所难免。
     此外,由贫富差距悬殊以及种姓制度压迫所引发的小范围的民族冲突也时有发生。
     综上所述,可以将印度民族问题所呈现出的特点概括为:印度教民族主义所引发的民族冲突广泛、频繁、强烈;由于宗教信仰人群的教派所属和民族族属之间的情况复杂而又相互交叉,便导致了民族与宗教冲突的复合交织,难以用民族群体关系的视角去分析与界定;地方民族主义表现出的是民族与国家之间的关系,部族冲突和小的民族群体之间发生的冲突表现出的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
     前面已经提到的造成印度民族与民族问题特殊而复杂的原因,归纳起来就是:宗教认同弱化了民族认同;重精神轻物质的价值取向淡化了民族利益意识;地缘关系强,民族交往少,降低了民族进程中的自觉程度;种姓制度固化了民族社会结构,阻碍了民族族性的发展。一句话,印度的民族发育程度和成熟程度较低,民族问题的独立性表征并不明显,常常以复合的形式表现于宗教冲突等,使民族和民族问题变得极为复杂而又特殊。可以断定,随着印度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一体化对印度各民族交往的促进,随着逐步被激活的物质利益对民族意识的激发,随着民主意识对民族生存与发展平等观念的强化,印度的民族和民族问题将会变得更为明晰而又重要,印度必须自身对业已存在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进行反思与厘定,采取更加有效的民族整合性措施。
    
    
    二、印度的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评介
    
    
     印度民族事象的复杂性和特殊性给印度的民族理论构建、民族构成界定等一系列问题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几乎没有同类情况可供参照,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套用,故印度学术界往往是采用多样化的思路来研究印度的民族、民族问题和民族构成。当然,也必须承认,在不同的国家,对学术的影响是来自多方面的。
     (一)印度民族构成界定的多样化思路
     按照不同的标准,印度的学者提出了不同的民族界定思路,欧门就将这些方式或思路分为七种:古老文明的统一体;混合文化;政治的统一体;几种宗教的统一体;特定文化社会的地理或领土上的统一体;一些语言的总括;大大小小民族的联合。欧门认为,前三种思路是印、巴分治前的观念,第四种思路是导致印、巴分治的根源,后三种思路是印、巴分治后的观念。前三种思路和第五种思路倾向于认为印度人是一个单一民族,可归为一类,第四、第六和第七种思路倾向于认为印度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可归为另一类。从以上的界定来看,有的思路是把民族看成为文明体、文化体或是宗教统一体,有的思路认为民族是政治统一体或是一定地域范围内的社会文化统一体,有的思路认为民族是“语族”的联合统一体。这些思路都存在共同的不足,那就是在本质上都没有把民族当作利益共同体来看待。这种对民族构成的界定,不可能为制定合理的民族政策服务。
     前三种思路和第五种思路倾向于认为印度人是单一民族,将印度视为单一民族国家。否认多民族共存于印度的观点和思路无疑是错误的。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看,印度文明是连贯和延续的,但印度的历史不是一个统一民族的历史,文化也不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印度文明是多元的,创造这一文明的民族也是多元的。认为印度人是单一民族是站不住脚的。
     第四、第六和第七种思路倾向于认为印度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承认印度多民族共存是正确的,但必须依据正确的标准进行民族的划分和界定,否则民族政策必然随之变调。宗教信仰不能成为划分民族的标准,只能是一种参照,尽管有时候这种参照很重要。因为印度教徒、穆斯林、其他宗教信徒在历史背景、种族、语言等方面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有的在地域上也不集中,因此,根据宗教信仰划分民族是不科学的。将语言作为印度民族划分的唯一标准也是不正确的。印度是语言的“博物馆 ”,有众多的语言存在,其中阿萨姆语、孟加拉语、古吉拉特语、卡纳达语、克什米尔语、马拉雅拉姆语、马拉地语、奥里亚语、旁遮普语、信德语、泰米尔语、泰卢固语、乌尔都语和梵语的使用人口较多,这14种语言成为一些邦的官方语言。许多印度学者将操同一语言的印度人称为“语族”,而事实上,操同一语言的印度人尽管在地域上相对集中,但他们分属于不同的种族和宗教,也缺乏相互的民族文化认同和心理认同,将语言作为界定民族构成的唯一标准也是乏力的。
     单一依据宗教或语言划分和界定民族,容易将民族理解为一个文化共同体,而否定民族作为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位一体”的利益共同体的实质。只有充分考虑印度民族事象的特点,并从印度民族的实际情况出发,按照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共同心理素质四个特征来综合界定印度的民族构成才是正确的思路,才会有助于制定正确的民族政策并付诸于实施。
     (二)印度民族政策评析
     印度现政府实行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政策,印度官方所称的“一个统一的民族”指的是一个统一的或单一的“印度民族”(India nation)。非常明显,在印度政府眼中,印度是一个“民族—国家”,只有一个民族,也只能有一个民族,这就是“印度民族”。也就是说,印度政府否定了诸多民族(主要是少数民族)存在的权利,硬性地将全体国民看做一个统一的、无差别的整体。这种逻辑的理论依据当是来源于西方的“民族—国家”理论。实际上,“民族—国家”理论在印度的运用是曲解印度民族关系及民族状况的,不符合印度的历史和现实。
     印度现实的民族政策源于印度人民党的“文化民族主义”。“文化民族主义”就是“探索维护和弘扬共同体民族文化道路的民族主义”。印度文化民族主义是在民族主义发展的基础上演变而来,主张发掘民族文化传统资源,唤起国民对本民族文化的自豪感和认同感,抵御外来文化,捍卫传统文化,认为只有靠复兴印度教传统文化才能实现民族振兴。
     印度人民党在1996年的竞选纲领中曾正式提出“文化民族主义”原则,如1996年的竞选纲领就再次强调说,“印度的文化民族主义的核心就是印度教特性 ”。也就是说,印度人民党既坚持了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基本点,又把它大而化之,淡化其教派色彩。坚持“印度教特性”,可以把原有的追随者团结在自己的周围,起到稳定内部的作用,同时还可以争取占印度人口绝大多数的印度教徒的支持;淡化教派色彩,有利于争取更多选民,包括其他宗教信徒的支持。其次,承认印度文化的多元性,承认其他宗教文化是印度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瓦杰帕伊在2001年的新年献词中指出:“除了罗摩,还有不少伟大人物和圣地是我们民族文化的象征。不管是阿季梅尔的王宫,还是德里尼扎姆丁•奥里亚的清真寺,也不管是阿姆利则的金庙,还是果阿的圣弗朗西斯教堂,都是我们多元融合的民族文化的骄傲象征。”印度人民党认为:“印度在本质上还是一个由印度教团体组成的国家。因而这个国家应该考虑印度教徒子民的价值观和理想并作出回应,就像西方国家对基督徒,穆斯林国家对伊斯兰教徒,以色列体现犹太人的价值观和渴望一样。”“价值在这里具有很强的宗教色彩,意味着只有印度教的价值才是医治印度政治弊病的灵丹妙药。”可见,印度文化民族主义是一种宗教文化民族主义。
     印度人民党凭借宗教文化民族主义,将“民族—国家”理论的基本逻辑“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颠倒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这种“实用”逻辑不是以民族的存在决定国家的存在,而是以国家的存在决定民族的存在或民族的多少,认为既然印度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那么所有的国民都应该属于一个民族,即“印度民族”。用本国较为普遍的宗教文化认同作为抹杀民族认同差异的手段,否认民族差别,人为“制造”国族,无疑是主观唯心主义的表现。
     印度政府从国家统一和国民凝聚力的角度,刻意淡化印度各民族的差异和民族的多样性,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但印度政府的民族政策不是为了民族的凝聚和融合,而是表现为一种纯粹的宗教征服和民族同化。因此,坚持印度只有一个民族或者将所有的印度人看做一个民族的观念,并不意味着所有国民都能获得平等的政治地位,也不意味%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