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腐败重镇华融总裁丁仲篪任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何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0日 转载)
    
    中国国务院宣布,任命丁仲篪为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丁仲篪为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总裁。
     (博讯 boxun.com)

    
    
    /------------------------------------------------\
    
    腐败重镇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
    
    何必
    
    
     “外资在中国不良资产市场淘到的第一桶金太容易了!”一位本土投资者话语里心情复杂。“当时赚钱确实比较容易”,另一位曾与外资长期合作的本土律师坦承,随着新进入者的加入,资产包价格也在发生变化,逐渐抬高的价格压缩了这个市场的平均利润,“现在拿包至少要比2001年时平均贵上一倍。” (2007年4月21日《中国经营报》)
    
     该报道后面还附加了些个内容----中国不良资产处置历程:1999年,四大商业银行(工、农、中、建)剥离出1.4万亿元不良资产,按账面价值,分别转移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华融、长城、东方、信达)。2004年5月,中行、建行第二次不良资产剥离,向信达、东方转移了约1970亿元损失类不良资产。 2004年6月,中行和建行第三次剥离不良资产2787亿元,均为可疑类贷款,最终信达以约31%的价格夺标。2004年11月,信达又将其中的1300 亿元资产转让给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2005年6月,工行在2460亿元损失类贷款交由华融处置后,将4590亿元可疑类贷款打成35个资产包,以竞拍方式转至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平均转让价格为资产面值的26.38%。长城拿到了17个资产包,占该次拍卖资产量的 56%。
    
     涉及到中国巨量的不良资产处置,这又是个波澜壮阔得让人死去活来的区域。在这个地界儿,任凭再有想象力的文学家所创造的盘根错节复杂曲折的情节和结局,在现实的中中国特色面前也不得不俯首帖耳承认小巫见大巫望尘莫及。
    
     去年1月17日出版《每日工业快讯》报道,随着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不断推进,近几年我国在处置不良金融资产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但目前我国不良资产处置缺乏严密的监管措施,一些不良资产处置引发较大争议,甚至出现系列违法违规案件。
    
     审计署2004年抽查了中国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所收购的金融不良资产5544亿元,共查出各类违规、管理不规范问题和案件线索金额 715.49亿元,占审计抽查金额的13%。这一惊人的结果,引发了业内人的思考:当前进行资产的处置,是否存在“形式主义”。目前推行的拍卖只是实现了形式上的公开、公平、公正,事实上不少人进行暗箱操作,低价收购国有资产。大量的不良资产虚假评估贬值、低价回购贬值,表面上是按章行事,实质上是一种“ 形式主义”。
    
     在资产剥离和处置过程中,存在较多问题,主要表现在“联手造假”、“内部交易”、“关联交易”、“随意评估”以及“假招标、假拍卖”等方面,审计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仅仅是冰山一角。专家建议,要针对不良资产数量大、问题多、处置难等特点,对症下药。最重要的是细化新出台的《不良金融资产处置尽职指引》,要从不良资产的接收、管理和处置三个环节加强“全程”监管:从接收环节来说,加强对剥离银行的监管,制止剥离中的徇私舞弊行为,杜绝“假剥离”的发生,对被剥离不良贷款的审批人和经办人进行严格的责任追究,绝不能“一剥了之”。
    
     就此编辑部点评道:金融不良资产定价的问题,据说在技术上很深奥专业,这为信息不对称创造了条件,也因此就会出现很多说不清楚的事情。自1999年成立以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以债权重组、债转股、出售、出租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的过程中,人们发现不良资产的价值评估受诸多外部因素的左右,似乎变成了“被随便打扮的姑娘”。这方面的原因很多,比如我国评估业目前尚无完整的评估标准和技术体系,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所进行的对不良资产处置的评估规程和具体办法也不完全统一,很容易被人为“钻空子”。其次,不良资产的价格发现机制也未建立起来,这主要是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停滞不前造成。再次,价值评估行业的职业道德建设、机构和职业人员的评价体系也还停留在初级阶段。此外,银行、地方政府、破产企业三方对处置不良资产的监督机制也还没有建立起来。
    
     这里所谓的国家审计署的内容,是审计署于去年3月29日发布公告,公布了华融、长城、东方和信达资产管理公司1999至2003年度资产负债损益审计结果。审计发现,四家资产管理公司违规和不规范不合理处置不良资产272.15亿元。主要表现在:一是评估、拍卖环节管理不严,走过场,有的甚至虚假操作,故意低价处置。二是一些资产管理公司借处置不良资产之机,为本单位或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审计结果表明,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收购违规剥离不良资产 169.18亿元。有的银行利用剥离之机,将以前年度经营损失转嫁给资产管理公司;还有的银行将隐藏严重违规经营问题和涉嫌违法犯罪案件线索的不良贷款剥离给资产管理公司。审计还发现,四家资产管理公司财务管理和会计核算方面的违规问题金额达26.56亿元。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不良资产的剥离、评估、拍卖、收购、处置等各个环节几乎无一不存在幕后交易。而如此广泛的黑幕,更是令人对各自的银行、股市以及实物财产的安全性表现出极大的担忧。
    
     与此同时,各地也争先恐后出台不良资产的处置方案。去年4月媒体透露,由东北振兴办牵头起草的关于“东北三省新设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报告目前正在各部委征求意见,待时机成熟后上报国务院。报告建议,由这家新公司全面接盘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东北的总额达1000多亿元的不良资产。新公司还将接手今后四大国有银行在东北新产生的不良贷款。一位接近东北振兴办的人士说:“其实这是一种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模式。新资产管理公司的定位类似于日本再生企业机构,运作模式完全商业化,以持有基金参股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企业效益上去后,再把股权卖掉收回资金。”
    
     胡星斗在他给我发来的“特权垄断利益集团:中国最大的祸害”一文中开宗明义:据钟伟等人的《中国金融总体风险评估报告》:2002年,中国工商银行的资产利润率为0.13%,农业银行为0.01%,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为0.14%,而花旗银行为1.5%,汇丰银行为1.77%。中国国有银行的利润率不及发达国家大银行的1/10~1/100。2002年,中国四大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5.37%,如果使用国际通行的“五级分类法”,不良贷款率估计在 35~40%。这还是在1998年财政向四大国有银行注资2700亿元,1999年通过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1.4万亿不良资产,2003年向银行注资 450亿美元之后。2000年,世界前20家大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是3.27%,花旗银行2.7%,汇丰银行3%,亚洲金融危机前东南亚国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在6%以内,也就是说,中国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是发达国家大银行的10倍以上。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化腾,何必跟弟兄们较真呢?/张刚
  • 徐林林:常州市长回应网民指责何必大动肝火
  • 新出台医改方案晦涩艰深那是故意为之的/何必
  • 周正龙案件审理一拖再拖的麻烦/何必
  • 劳动合同法就是个狗尾续貂的垃圾货色/何必
  • 四川地震怎么就没有追究什么孟学农式的主儿?/何必
  • 三鹿毒奶粉事件映衬咱休养生息的二屄中国/何必
  • 咱就别口口声声什么党内民主了吧/何必
  • 今天是杨佳上诉最後期限/何必
  • 朝鲜给咱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发展样板/何必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谢国忠的乌鸦嘴终于不幸言中/何必
  • 鸟巢和水立方分别被注男女内裤商标/何必
  • 杨佳案审理被锁定在程序正义层面上/何必
  • 何必:房地产把中国套牢后咱们何去何从?
  •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交恶或昭示新一轮冷战开启/何必
  • 奥运也别忘记为汶川地震遇难者进行百日祭奠/何必
  • 北京奥运会真的是异彩纷呈嗎?/何必
  • 被通货膨胀洗劫而无可奈何/何必
  • 地震后各式各样的表现与说辞/何必
  • 地震预报是不是可以之争正进入雷区/何必
  • 救灾募捐管理缺失折射中国慈善困境/何必
  • 可能的水患严重威胁抗震救灾及重建/何必
  • 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抑制得了么?/何必
  • 何必:望京事件将使新体制面临严峻挑战
  • 九江大桥事件的善后与乌七八糟的去年/何必
  • 咱不用带血的煤炭?/何必
  • 何必:对郎咸平 819合肥演讲内容的十大疑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