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要处理江泽民派的程维高了?/孙焕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转载)
    
    河北省的“腐败教父”程维高真哏。群众揭发了他那么多年未伤及他一根毫毛,揭发者却进了班房。可是,时候一到,说拿下他就呼啦啦大厦顷刻倾倒!所以说,程维高是一个很值得关注、思考、解剖、研究的人物。浪费了这个反面教材,将是件令人可惜甚至后悔的事情。
     思考研究程维高,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问题是: (博讯 boxun.com)

    程维高的事儿结了么?
    我问一个朋友。朋友笑话我:程维高的问题和处分都在报纸上公布了,怎么还提结不结的问题?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在说梦话?
    可我总觉得程维高的事儿有点儿玄乎。
    这至少有三个问题。
    一、程维高的事儿,是一种典型的链圈型。既有家族性,又有社会性。既然是链圈型,那就是说,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能是完整的。而在这个链圈中, 恰恰有一个关键的、重要的环节缺失了,这就是程家的“阳阳”即程维高之子程慕阳。在查清程慕阳是否有父子型犯罪事实之前,我们当然只能对程维高作无罪推定。但这只是“推定”而已,并不是“断定”,更不是“(审)判定”。如果我们将来有一天抓到程慕阳,如果那时查出了还有程氏父子的共同犯罪,你说,这程维高的事儿,到底是结了还是没结?
    二、程维高的原秘书李真,被判死刑了。李真也是程氏链圈中的一个环节——报纸上已经说,程维高对李真犯罪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面我们已经谈到,程氏链圈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是完整的。既然在这个链圈中已经缺少了程慕阳,那么,程慕阳——程维高——李真……就完整不起来。还是前面所谈,如果我们将来有一天抓到了程慕阳,如果那时查出了程氏链圈新的共同犯罪,可李真又“死无对证”了,那么,到了这种地步,程维高的事儿,恐怕也就成了个永远无法了结的“程维高之谜”了!
    三、在河北省,现在还活着一个郭光允。此人因举报程氏链圈而被程维高们打入劳教,惨不忍述。但他终于挺过来了,也真算个命大的。只要现行的中国《宪法》、《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之类不是些摆设,那么,郭光允完全有权利根据其中一些条文追究程维高的刑事责任。我相信,在磨难中成长起来的郭光允,用不着请律师,自己是完全有能力胜任这一诉讼的。现在,对程维高的处分,只是党纪和行政的范畴,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假如对程维高提起刑事诉讼,那么,党纪政纪能大于国法、对程维高的党政处分能替代国法对于程维高的判决而把程维高的事儿结了吗?
    中国有句俗话,曰“盖棺定论”。可是,经过历史和实践的检验,它并不是真理。例如,毛泽东的定论即《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是在他盖棺后许多年才作出的。我不知道程维高是否还活着。但可以肯定,他是不可能“盖棺”定论的——连毛泽东都做不到,程维高算老几?看来,程维高的事儿,只能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