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民主信仰者能否具有曾国藩的搏击胸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兼答徐文立先生的“心由自定,快乐不需要特别的原因!——徐文立送给你”
    
    随时领会人类智囊的用心与成长史,也是我每日的必修课,达从被迫走上了民主的路后,论实干也许我不是什么高手,但在正确思考民运进化过程和如何运用最最可行的办法上,鄙人已有鄙人的思想境界,这是自己的成长过程中磨练出来的,任何时期,没有任何人不有自己的具体路数就能更好地成长,我也是众人的一员。
    主动与中国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写信欲探讨如何民运与具体运作问题,也不止一次了,但得到他的回复不是他的大作就是言简意阂的不合作,而最主要的论点却是“心由自定,快乐不需要任何理由”地给我的十几字箴言令我感到民运事业的悲哀,因为在中国这个被邓帮分子破败的流氓鼎盛时期,使中华民族被强奸着、被剥夺着,被蹂躏羞辱着,我真的快乐不起来。现在我的心已经不是以我自己的意志转移的,我是因为国是而产生的与大家一道如何铲除邓帮匪徒的政治思想。达从我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从一个追求善、真、爱的人,或是一个用爱对待任何人的人变成了对于坏类就没有善和真和爱的心境了,因为这类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善、真、爱的好处。
    作为一个弱者,要想从根本上打败强奸自己的对手——北京流氓当局,虽然从战略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具体的战术上的确需要大家共同磋商,共同努力,才能多快好省地实现既定目标。况且,我们也看到了北京流氓当局的内部分化瓦解是相当地快速,但在我们的作用下,还没有到达最佳状态又是事实,我们大家需要更好的办法加速这个瓦解分化的进程。
    所以,由于民运大佬的实际影响,民运事业的需要,与他们探讨民运发展的具体章节也是我这种人愿意做的事。不过,中国的传统,论资排辈却又羁绊了不少大佬的行为思想,所谓的民运大佬,我觉得只不过是过去他们为我们的民运做了比别人多些、大些的贡献而已,但真正在今天或明天的贡献是否能最大还要商榷,还要看他们的能力如何。
    目前中国这个流氓肆虐的环境中,民运大佬不得不跑到国外去继续他们的本分,国外的追求全球民主自由的国家收容了他们,并给予一些仅仅够吃饭的钱让他们给他们的民主自由增色耳。事实上,这些民运大佬,几乎都成了叫花子,虽然表面上有点钱,穿着还相当不错,住的也可以,可对于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言,他们比真正的叫花子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我对曾国藩就没有多少好的看法,他是镇压农民运动起家的清朝鹰犬,可由于是同仁的建议,并送给了我一些有关于曾国藩方面的书,便就懒懒散散,读了些这方面的书,尽管对其人有不好的看法,但我也清楚,中国人和外国人都一样,皆是以自己为中心地思考、做事,曾国藩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但是,一个最伟大的人,他在思考国是问题时,决不会仅仅的只是为了自己而怎么活或怎么做,他懂得如何得进入人类最高的思想境界。也就是天地间的真理和气数。我们作为欲完全改变中国独裁流氓统治制度的人,思考的问题更没有必要停顿在自己的感受上,徐文立先生似乎没有做好这一点,因为我们都是些为中国的将来、正在肩负着沉重的十字架的人,我们应该没有多少好心情去感受自己的感官快乐,也不该有这样的时间。
    作为一个民主运动的带头人,以及民运战略的指导者,必须的要向中国圣人看齐,而不是欲做什么开国皇帝,去享受自己的快乐。我们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只有用最有用的时间给欲国家全面民主的国人如何创建更多的奋斗机会,使他们代我们展现出我们与流氓匪徒搏击的实际才华,而不是个人的我行我素。
    徐文立先生是我最尊敬的先生之一,但不会因为尊敬或他有个鲜亮的牌子就不给予必要的批评,同时我看到的外界的高来高去的民运大佬好象总是停顿在我怎么做地行为思想中,或者是如何的给自己贴金,这样做起来而不改进,明显不利于中国民运事业的蓬勃发展。有大智慧的人,他就应该把自己的视觉转移到如何的启动国内群体与邪恶势力展开暴力决斗的序幕上。
    在《中庸的智慧》书中,本书作者对曾国藩的介绍道:“曾国藩之所以成为所谓的‘圣相’,‘圣’就‘圣’在他是封建道学的理论家和实践家。曾国藩极力推崇程朱理学,并且深入研究,提出新的理论,认为做学问就是为了恢复人性,就是恢复天地间的‘理‘和’‘气’,使人这一正气的凝结物载以封建道德的灵魂”。
    读到这里,我想到了我们这些欲全面实现中国民主的人们,哪个不是欲恢复中华民族道德灵魂的人?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流氓当局害怕我们坐大而我们却又坐不大呢?那只是因为正气能使他们销声匿迹吗?还是我们在具体行使谋略上欠缺大的智慧呢?如果我们能用简单的行为迫使中国的流氓当局不再能肆无忌惮地为虎作伥,使他们要么进化,要么死亡,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研究、不屈采集的呢?我们的光荣就是在本土能够站在风口浪尖上带动更多的人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同时,我不希望我们坐等成果,我也本身就没有这种快乐,也不想有了成果后分什么一杯羹,只是想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点能活得有尊严的生活,而不是始终被迫躲避着被强奸的命运。因为在被强奸着的岁月里,我不仅自己不快乐,看到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华民族,我也快乐不起来。所以,我与任何人交流,就是为了在近时期如何铲除邪恶独裁势力谋略上,这与我个人的利害关系不大,因为我着眼的是祖国前途。
    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他的能耐不只是会生活,会快乐,会讨人喜欢上,他需要有敏锐的洞察,有超前的思想意识,能够拨开对手故意设置的雾障,使更多的异见者知道怎么做才能打败对手,使自己拥有更多的胜算;或给更多的人创造个更美好的时光,而不是投机取巧地仅仅的为个人谋取私利。
    目前,我们都想按照既定的目标走下去,但能否走好它的确是难之难也,因为我们的民运上层,至今还没有形成更准确的民运发展路数,甚至这种思想并不被大佬们感受到其中的正确,那么,我们不仅耽误了自己的政治行程,也直接影响了全民族的实际利益,使腐败分子加快了大量地侵吞或出卖国家资材和土地,而我们却无能为力。这样的耻辱,如果不被解除,难道我们就能快乐得起来吗?
    不敬处,还望徐先生海涵!
    
    2008年12月7日星期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非常时期,资历多少钱一斤?
  • 阿衍:从绞杀杨佳到杀害台谍嫌犯伍维汉看开去
  • 阿衍:国人尚不到用命的时候
  • 阿衍:且别小看“公共情人”李薇
  • 传递奥巴马一点全球战略大智慧的信息/阿衍
  • 阿衍:民运组合大会在洛杉矶召开
  • 阿衍:被强奸了真谛的诺贝尔奖不值得我们关注
  •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 阿衍:欲亲胡的马英九给中国能带来什么?我们该怎么应对?
  • 阿衍:战胜胡帮办邪恶的奇门盾法(图)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阿衍:答《位卑未敢忘真言》的作者
  • 阿衍:抓捕孑木又是北京流氓帮办丧心病狂的大暴露
  • 阿衍:开启民主运动的金钥匙
  • 阿衍:国内的民运开拓者能不能发展起来
  • 阿衍:看内外需要的通道
  • 阿衍:流氓最恐惧的也是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 阿衍:在鞭炮聲中的感慨
  • 阿衍: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攻转折需要的前提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