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建议整顿中宣部撤换部长,增加新闻出版局的权力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7日 转载)
     作者: 良心和正义 来自: 维权中国网
    
     在百度输入“假记者”显示386000条信息,输入“记者敲诈”显示256万条信息。在GOOGLE输入“假记者”显示160万条信息,输入“记者敲诈”显示106万条信息。这些基本都发生在中国。 (博讯 boxun.com)

    
    中国记协网站、中国记者网都有公布违规媒体和违规记者名单,特别在中国记协网站有曝光违规媒体和记者的栏目,后来没有多久就被撤掉,可能因为出事媒体和记者太多。中国记者网对媒体和记者违规等情况后来根本就没有更新,实在是太多,估计不敢更新。
    
    中国媒体这些年一直非常混乱,也可以说是黑暗,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事情是发生在2007年1月11日,《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记者兰成长采访黑煤矿被打死。兰成长的死亡彻底暴露了中国媒体的黑幕,该事件轰动了国际社会,胡锦涛等多位中国高层领导人签字做出批示。兰成长事件就是全国记者站的缩影,兰成长是一个没有工资的媒体从业人员,对外他是记者,兰成长不仅没有工资,还要完成记者站的经营任务,记者站还要完成报社的经营任务。
    
    最近发生在山西省霍宝干河煤矿的记者“封口费”事件,同样轰动中国、轰动世界。有关报道称,该事件涉及有据可查的媒体涉案人员60人。涉及人员和媒体名单如下:
    
    
    《现代消息导报》副主任张军利与广告业务员樊海斌以收取干河煤矿宣传费方式收受1.4万元。
    
    
    《山西画报》杂志社朔州记者站站长徐有收受1000元。
    
    
    《山西科技报》副总编张士凯收受1万元。
    
    
    《科学导报》记者牛建黎以其弟弟、该报广告业务员牛建雄名义收受1万元。
    
    
    中国教育电视台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合办的《安全现场》栏目的工作人员郭如松、段民峰以销售光盘形式收受1.92万元。
    
    
    山西广播电视总台公共频道《经济与法》栏目合作人员许朝霞等4人以山西广播电视总台公共频道记者名义收受5万元。
    
    
    《现代消费导报》广告业务员樊海斌与该报记者张军利以收取干河煤矿宣传费方式收受1.4万元。
    
    
    《绿色中国》杂志社驻山西办事处工作人员王凌飞以收取干河煤矿会员费方式收受1万元。
    
    
    《山西法制报》临汾发行站发行人员贾志庆以收取干河煤矿订报费方式收受2000元。
    
    
    《映象》杂志广告业务员马慧明收受3000元。
    
    
    《中国财富》杂志社山西办事处聘用人员薛俊亮收受1000元。
    
    
    《政府法制》杂志社通讯员薛光田收受500元。
    
    
    《法制日报》社山西记者站聘用人员李娟平与假记者刘小兵合伙以收矿方宣传资料费方式收受3.95万元。
    
    
    《企业维权与监管》(内部资料性出版物)聘用人员陶云收取矿方1.8万元所谓版面费。
    
     2006年繁峙县矿难也同样引发了多名媒体记者领取“封口费”。有关报道称,领取“封口费”的媒体记者达11人,分别涉及新华社驻山西分社鄯宝红、安小虎、王东平、谭旭,《山西经济日报》苏勇、《山西法制报》刘玉柱、白建芳、阎珍寿,《山西生活晨报》魏停、樊武杰、郭龙,《山西法制报》驻忻州记者站站长刘玉柱、白建芳、阎珍寿,《山西经济日报》苏勇,《山西生活晨报》魏停、樊武杰、郭龙。
    
    集体领取“封口费”不同于个别媒体单独作战,集体领取“封口费”是一人知道消息后,互相传递消息,共同领取“封口费”。单独作战是本媒体人员独立去搞创收。无论是集体领取“封口费”还是媒体人员独立作战搞创收,出事的实在太多,报社任务重,下面人员无工资,无社保……以下是中国媒体独立作战出事名单:
    
    
    《四川工人日报》社遂宁记者站原站长唐克林,唐克林以报道之名敲诈勒索采访对象、受贿、挪用公款和虚报注册资金,被四川省大英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
    
    《中华工商时报》2001年至2003年期间,孟怀虎以发表批评报道曝光相要挟,收取顾问费、广告费或者委托调解费用,向多家单位索要钱款共计人民币373万元,其中索要63万元人民币部分的行为得逞。
    
    《中国食品质量》报社四川记者站副站长汪启明。2006年1月3日,汪启明指使记者站聘用人员,将20头生猪拖到乐山市井研县城郊某猪场内注水后转运到井研食品公司销售,并将整个过程及井研食品公司外部环境拍摄成录像带。随后汪启明以“曝光”相要挟,对食品公司敲诈30万元,在仅获得2万元“差旅费”的情况下,汪启明将所谓《井研生猪注水触目惊心》一文传真给乐山市委、市政府,企图通过行政手段向企业施加压力。
      
    《中国工业报》社河南记者站常务副站长陈金良以河南省光山县建设局存在问题相要挟,向该单位索要现金2万元,涉嫌敲诈。
    
    
    《中国矿业报》山西记者站记者刘某,收受内蒙古常丰化工有限公司所送好处费9万元后事发。
    
    
    《经济日报》农村版原浙江记者站副站长卜军涉嫌诈骗被逮捕
    
     还有一些受到相关处分的媒体:法制日报、中国质量报、中国安全生产监督报等等太多太多。中央部、委、办、局、行业协会、民间团体、以及地方媒体基本都是以搞钱求生存为主,其中包括人民日报及子报、新华社有所收敛。
    
     中国媒体走到今天不是媒体的错,更不是媒体从业人员的错。 没有新闻自由,媒体没有财政拨款(很少媒体能享受到财政拨款,即使有也很紧张),媒体还要正常运转,有些媒体还要向上交钱,很多媒体从业人员没有任何保障,没有工资,没有社保。甚至一些报刊社记者身份都是向报社花钱买来的,特别是记者证更是要花钱买。这样的现象已经在中国持续好多年,一直没有得到纠正!原因何在?中宣部掌控下的中国媒体就腐烂成这样。中宣部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要改变中国媒体面貌,务必彻底整顿中宣部,扩大国家新闻出版局的权力,中宣部不得随意干涉媒体新闻报道。同时,建议务必对中宣部部长换人,对中宣部进行一次彻底的整顿。改革开放,解放思想,中宣部在改革吗?中宣部在解放思想吗?中宣部是一群什么人在掌控?
    
    “封口费”在中国早已不是新闻,中国媒体管制太死,已经没有新闻可言。某高级领导对人民网称,“希望人民网在报社编委会领导下认真总结经验,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坚持高格调、高品位、高质量,进一步办出权威、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努力在网上宣传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方面高出一筹,在引导网上舆论方面高出一筹,在服务广大网民方面高出一筹,更好地发挥网络宣传排头兵作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中宣部长刘云山同志的一封投诉信
  • 中國毒奶蔓延 中共中宣部遭批罪魁
  • 中宣部听胡锦涛的,忽视温家宝!
  • 中宣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2008忧思录
  • 昝爱宗:三联《读书》这束老花插在中宣部这堆牛粪上
  • 请问中宣部,你准备怎么管理我?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中宣部是人民快乐的障碍/陈子明
  • 王维洛:中宣部为什么不许评论质疑国家重大工程?
  • 陈子明:中宣部是人民快乐的障碍
  • 朱学渊评:“两个中宣部”后有“两个司令部”
  • 胡温反腐利用舆论监督,中宣部竟与胡温唱反调
  • 事实不重要,正确是关键——中宣部检视下的央视新闻
  • 从中宣部2007年宣传口径看中共当前走向
  • 陳政德:從中宣部2007 年宣传口径看中共當前走向
  • 作家不愿“唱共产党好”,中宣部急了:新闻管理军事化
  • 禁书坊间一册难求盗版书商雀跃 中国人民不怕中宣部也不怕新闻出版署了/朱红
  • 今日中国的巴士底狱中宣部
  • 焦国标:为中宣部谋划两条后路
  • 报导称中宣部将对媒体进行新打压/VOA
  • 《南都》易帅换走主管江艺平 中宣部黑名单整媒体拉开帷幕?
  • 中宣部整肃南方报系最新消息:江艺平被调离
  • 博讯独家:中宣部开始新一轮“严打”媒体
  • 中宣部已開展標榜「無比優越的中國制度」的全國運動/林和立
  • 中宣部教育部联合发文:高校思想政治教师实行准入制
  • 贪腐中宣部摊派2009年党报党刊、民怨沸腾
  • RFA:中宣部长高调重弹社会主义“无比优越性”
  • 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中国制度无比优越 宣传工作极端重要
  •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图)
  • 中宣部禁擅自报道三鹿事件
  • 中宣部默许"太子党"刊物黑吃喝(图)
  • 李鹏病重 中宣部开始起草讣告(图)
  • 李鹏病重,中宣部开始起草对外宣传讣告
  • 中宣部加紧奥运新闻管制:太严厉了
  • 中宣部8月上旬再发媒体禁令,对奥运期间报道提出新要求
  • 台湾队中国台北 出自中共中宣部
  • 中宣部学习资料:“美国民主”,百年弥天大谎
  • 党内刊物曝光:中宣部五点要求对突发性的敏感问题,要按照统一口径报道/上海维权
  •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