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剑中:杨佳之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5日 转载)
    
    作者:剑中
     (博讯 boxun.com)

    11月26日,杨佳惨遭中共杀害。哀莫大于心死,态度平静的杨佳,走得并不安宁。最初听到这个消息,一阵发自骨髓的寒意涌遍全身。面对无耻、蛮横、不受制约的国家机器,一盘散沙的个体是那么弱小和无助。杨佳母子孤苦、绝望的眼神似乎来自远古,从这个人权从未真正得到重视的国家的历史深处,逼视着苟活于世、麻木不仁的人们。相信不少人与我一样,对中共最后一点微弱的希望随之破灭。
    
    《三联生活周刊》笔名为“土摩托”的记者,对杨佳案的看法在大陆知识分子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杨佳案“暴露出来的中国警察的恶劣,中国司法制度的无耻,中国社会公平的缺失,中国新闻的不透明,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在这个关键的“但是”之后,土摩托进入了误区:
    
    “对于那些把杨佳视为英雄,叫他‘刀客’的人,我还是无法认同。我觉得这又是一起典型的‘扎堆正义’的事件。我承认,报复是一种很难控制的人类情绪,我甚至可以理解一个受冤屈的人直接报复压迫者,但我不能认同一个受冤屈的人反过来去报复那些无辜的人。以前的塔利班、索马里海盗,今天孟买袭击的组织者,和杨佳一样,都是这样的人。这些人,说轻了是‘程序不正义’,说重了,就是一群分不清好坏的自私自利的愚蠢家伙。我无法同情他们。”
    
    土摩托至少犯了两个错误:认为杨佳杀人,等于认同中共的非法判决;把中共非法审判的受害者杨佳等同于恐怖分子。
    
    “赤丸杀公吏,白刃报私仇。”视杨佳为英雄,尽管前提有误(认可了中共的非法判定),但这种感情很容易理解,在心理学上叫移情作用。在这个腐败横行、恶警遍地的社会,杨佳做了很多人想做而又没做的事情,抱持自然法,当体制完全失效,沦为骗人的把戏和陷阱之后,“伏尸二人,流血五步”的布衣之怒,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此人人之所同也。
    
    杨佳之死,死于中共的卑劣和凶残,但何尝不是因为正义的力量太过弱小,善良的人们太过懦弱,没有对暴政形成足够的压力?大多数人先入为主,认定杨佳杀了人,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都以袭警凶手命名杨佳。其实,杨佳只是一个嫌疑人,对他是杀人凶手的判定,证据不足、程序不公,完全是非法判决。不少人竟认为这一非法判决实现了杀人偿命的实质正义,仅仅是程序不公正而已!
    
    在法治社会,一个犯罪嫌疑人只有经过公正、公开的审判才可以被判决为罪犯,受到相应的惩处(即便如此,也难免出现冤假错案)。如果审判程序无公正可言,根本就谈不上有罪认定。
    
    杨佳走得不明不白。错漏百出、自相矛盾的判决书和证词,以及审判程序的严重不公,怎能让人相信杨佳7秒种之内捅杀了十几刀,杀死4个警察?5分钟之内,在屋内杀了4人,又从楼梯杀上21楼,共杀死6名受过训练的壮年警察,伤了4个?
    
    5分钟,仅仅5分钟!善良的人们想想吧,什么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大的范围杀死杀伤10名警察?别说人会本能反抗,让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特警,在5分钟之内捅杀捆绑起来的狗,先在屋内杀4条,然后杀上9楼、11楼,最后是21楼,不要求他全部杀死,只要他尽全力捅出几十刀,5分钟之内,他完成得了吗?
    
    即便是坐以待毙的捆绑起来的狗,如果多达10条,且分布在1楼、9楼、11楼、21楼,一个职业杀手也不可能在5分钟之内完成对它们的伤害。何况是有血有肉的人!何况证词和验伤报告表明伤者、死者进行过激烈的反抗!杨佳对律师和法庭,也从未承认自己杀过人。
    
    如果人是杨佳杀的,那就只有两个解释:杨佳是天神下凡,完成了地球人无法完成的任务;杨佳杀人的时间不止5分钟,所有的证言都是谎言。
    
    杨佳显然不是天神,那么,既然证言都是谎言,凭什么认定杨佳杀了人?
    
    中共甘冒天下之不韪,先是绑架杨佳的母亲、操弄精神鉴定,然后秘密审判,绝不仅仅是为了掩盖杨佳受过上海警方的殴打那么简单。中国警察殴打无辜者,时刻都在发生,比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还要平常、普通;即便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杨佳报复杀人也难免一死,也就是说,进行完全公正、公开的审理,只要杨佳确实是杀了人,从法律上认定他的犯罪事实并不困难。
    
    那么,中共何苦要偷偷摸摸,象是地下党搞暗杀一样谋杀杨佳,弄得鸡犬不宁、天怒人怨?答案只有一个:杨佳没有杀人。中共迅速杀害杨佳,就是为了嫁祸于杨佳,掩盖幕后惊人的事实,真正的杀人者很可能另有其人。
    
    那些擒拿杨佳的“英雄”,没有开庆功会、发奖金,也未接受媒体的采访;杀了6个警察,判决书里居然没有习惯用语“民愤极大”。中共一系列有别于习惯的处理方式,证明他们心中有鬼,因此才不顾一切代价,先杀替罪“杨”,以图时间冲淡人们的记忆。多少惊心动魄的大案不就这样“永远”地消失在历史的迷雾里了吗?
    
    杨佳妈妈说她就象《追捕》里的杜丘。被自杀、被精神病、被药物控制,向来是中共的拿手好戏。从49年就开始“裸奔”的中共,是一个毫无底线可言的邪恶政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出来的。
    
    现在一切公开的证据都无法证实杨佳杀了人,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正义可言。即便从杀人偿命的角度来说,在没有确凿证据认定杨佳杀了人之前,中共就公然谋杀杨佳,不过是杀人灭口、欲盖弥彰,再度证明中共的无耻和凶残。
    
    也许,有一天,中共再也无法只手遮天,或是当时在场的某个知情者良心发现,我们才能获得真相: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因此,在新的有力的证据出现之前,请不要再说杨佳是杀人者,他只是被中共怨杀的青年之一。让我们记住杨佳,记住2008年这个让中共的罪恶薄又增添了厚重一笔的无辜者。
    
    不妨套用美国波士顿的大屠杀纪念碑镌刻的马丁•尼默勒的不朽诗篇来表达对杨佳的纪念:
    
    起初中共迫害资本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资本家;接着他们迫害右派,我不是右派,我不说话;后来他们强制拆迁,我有房子住,我继续不说话;他们谋杀杨佳,我不是杨佳,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向我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發.此为修改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在哪里/剑中
  • 剑中:中共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
  • 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杨佳/剑中
  • 剑中:暴力反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 剑中:陇南暴动为哪般?
  • 剑中:林嘉祥错了-你们连屁都不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