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别忘了自由贸易的优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5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法国总统萨科齐最近宣称,“自由主义结束了”。或许没说错,但即使他说对了,我们就不必再探索问题了吗?试想,如果自由主义已走到了尽头,那么,什么可能取代它成为开放的世界社会的基础呢? (博讯 boxun.com)

    
    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值得记住,上一次大金融危机不仅导致了美国的新政,而且使世界陷入了一个黑暗的经济民族主义和经济帝国主义时代。自由贸易离完美很远,但是,其他的选择更糟。贸易保护主义对财富、民主和和平都是有害的。
    
    然而,新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是一个真正的威胁。奥巴马为了迎合在美国民众中膨胀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在其总统竞选期间扬言要单方面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今年7月,部分因为美国拒绝降低其农业补贴的原因,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失败了。
    
    世界正在滑向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的泥沼。如果政府能够介入援救危机中的银行,为什么就不能保护其处于危机中的商业或农民呢?
    
    我们需要一个贸易新政。现在,人们议论纷纷的话题是,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II”,以此重建全球金融体系,提升可持续性,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贸易援助”。但是,为了取得成效,任何促进贸易的新政都必须包括比一套新的国际机构更广泛的内容。这种新政需要进行从下到上的民主改革。
    
    事实上,这种改革要求植根于历史。我们已经习惯于认为自由贸易是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和穿着黑色西服的贸易谈判代表的专业问题,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在一个世纪之前,自由贸易是怎样被众多民主人士、激进分子、妇女运动人士以及甚至有组织劳工作为中心信条的。
    
    在那个年代,英国和现在的美国处于类似的境地:一个正处于相对衰落时期的超级大国,面临着新的竞争者和全球化的冲击。在19世纪晚期,所有的大国,除了英国,都提高了它们的贸易壁垒。
    
    英国的态度可以为今天所借鉴。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强调自由贸易模式的优越性,并指出议院说客和利益集团的势力,以此来解释为何自由贸易模式在实践中并不受欢迎。像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认为的那样,贸易扩张会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失败者,而这些人的抗议分散了对全球化好处的关注。
    
    这个观点是正确的,但它只说明了真相的一个方面,因为它忽略了在关键时刻,自由贸易是怎样获得众多胜利者的支持的。
    
    自由贸易主张曾是群众运动
    
    一个世纪之前,在全球化初期产生的危机中,在英国对自由贸易的要求激起了一个真正的群众运动。自由贸易不仅仅是一个受到银行家、商人或者年青的经济学者约翰·梅纳徳·凯恩斯等人珍视的理想,它动员了数百万人。对仍然没有公民权的妇女来说,自由贸易是一种公民权的替代:议会通过为便宜的进口商品打开大门,维护了她们作为消费者的利益。对许多民主人士来说,它是一种和平和社会正义的力量,将特殊利益群体的权力最小化,并教导公民有关公平和国际理解的内容。
    
    我们不应该将自由贸易的初期浪漫化传奇化。那时贫困并没有消失。许多英国人信奉“自由贸易帝国”。有些人煽动了英国-德国间的对抗情绪,讽刺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的德国是依靠马肉肠和狗肉生存的野蛮国家;后来当上英国首相的劳合·乔治(Lloyd George)告诉其听众,和德国海军比起来,他更害怕德国香肠。
    
    一个世纪前,自由贸易在英国打败了贸易保护主义的一个原因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迎合了人们的感情和身份需求,而不仅仅是他们对更多财富和廉价食品的合理兴趣。自由主义者和激进分子组织了移动表演,张贴彩色海报和进行政治娱乐。在城镇,商店橱窗的陈列图解了关税给普通消费者带来的负担。在农村,人们观看政治幻灯片到深夜。1910年,在海滨度假胜地参加自由贸易讨论会议的人数几乎达到了100万。你到海滩发现自己被拉进有关关税的讨论,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政治机构须加紧赶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20世纪20年代粉碎了所有对纯粹的自由贸易的天真幻想。和现在一样,消费者发现市场会让他们很无助,从而使人们呼吁对市场进行监管。国际主义者不得不接受一个简单的事实,贸易自己不能自动产生和平。经济全球化的步伐已经超过了政治的现状,从而导致了在石油和其他战略资源上新的紧张状态。政治机构需要加紧赶上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关贸总协定》建立了一个新秩序。在经济方面,它们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虽然非关税壁垒和优惠贸易协定数量在上升,但是,关税下降了。然而,在民主文化方面,《关贸总协定》也导致了贸易从平常政治中的进一步分离。这就是自由贸易在反全球化抗议面前如此没有招架之力的原因。
    
    好消息是,人们没有停止对贸易伦理的关注。相反,人们已经转向了诸如公平贸易和贸易公正这样的运动。公平地讲,在帕斯卡尔·拉米领导下的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努力和这样的团体进行接触了。然而,将更自由的贸易和公民权利以及全球团结再次联系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历史已经证实,这样做是既可能,也必要的。
    
    作者Frank Trentmann是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历史学教授,《自由贸易国家》一书的作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和新加坡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