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从绞杀杨佳到杀害台谍嫌犯伍维汉看开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1日 来稿)
    杨佳被杀害,是邪恶势力的本能,暂时,我们没有什么能力抗拒杨佳似的被杀,因为流氓独裁势力依然在中国可以横行无忌。那么,台谍嫌犯伍维汉先生被杀害,又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虽然杨佳到底是不是替罪羊或伍维汉是不是屈死鬼,我们却无法验证,只有流氓政府倒掉,我们的法庭起作用的时候也许能够澄清。
    伍维汉先生是否台谍也很难说清不算,因为流氓的统治下,死些屈死鬼也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不过从北京流氓当局的邪恶程度来看,他们确实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也是强弩之末的显现。在这里,我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在四面起火的前提下,不搞些杀鸡震猴的勾当是不可能的。理由是:在中国,强奸犯虽然有了强奸的对象,但不露出獠牙,民众再无能,可谁也不愿意敞开自己的一切被强奸,而强奸时露出獠牙甚至撕裂几个肉身的好处就是让被更多的被强奸者老老实实地配合着被强奸。
     可以说,北京流氓当局不怕我们在海外忽悠,哪怕是搞得十分红火他们也不介意,即使把他们的脸打肿了,这伙流氓,他们原本就是脸不是脸,屁股不是屁股地一样人模狗样地招摇过市,因为他们的意图就是刺激感官,使感官无比的快乐;或就是多盗窃或掠夺民脂民膏,来为自己的快感服务。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海外民主行动,他们虽然恶心致极,可不觉得有什么大碍,所以,在国内躁动有名的人都放行走出国门,随便海外忽悠,即使国内的著名民运人士,只要声大了,也会被推出国门,他们要的是既得利益,不是什么名声,也已没有什么信仰。曾经向天安门毛像投颜料的三位民族志士,一位先“暗渡陈仓”地到加拿大去了,随后两位就能在“栈道”上自由通行。
    骨子里,北京流氓当局很清楚,到了海外,这样的旗帜似的的人物就不能直接发挥历史作用。如今,杀戮者的流氓意图就是撑持一年是一年,反正掠夺够了,再逃亡海外做寓公,就能享乐余年了。说白了,这些流氓并不只是短视,而是没有过高的追求,他们做官就是寄生。
    以往,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任何民主活动我们都不积极参加,哪怕是被迫参加了也不热心。为此,同仁们蔑视我们,认为我们不是坚定的民主斗士。这一点,我们不争辩,因为我们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走法,用徐文立先生告戒我们同仁的话说:“心有自定”。这句话,我们虽然不觉得奇妙,但仔细想来确实有它的妙处。
    我们的基本思想是尽可能的回到国内去积极开展民主运动,能够使国内我们的人被我们说教下真正都走得更准确起来。眼前,我们没有建立什么党派,也不参加什么党,这到不是不想有自己的党,而是取观望态。不同的,这种观望是任何一个党能与北京流氓当局拍板较真我们都是他的旗下英雄,因为到国内去开展地下工作,所面临的是死亡或身陷囹圄的风险,这不是一句话就结束的事。再说,地藏佛心态的我们民运圈子里虽有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真正能打败邪恶势力、能用智慧与邪恶势力抗衡的人暂时却没有几位。
    我们欲回到国内去,与伍维汉先生不同的是,我们不是“窃取”情报,也不是利用自己的条件作些温和的抗争,却与杨佳有相同的心态: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们个说法。这个至理明言能告诫北京流氓当局的生命终生。当然,我们回到国内去,不是愿意做牺牲,但我们不否认有这样的可能性,就象晚清的民族英雄谭嗣同,即使洒血疆场又有什么关系?人嘛,怎么都是一生,苟且偷生也是一生,光明正大地活着还是一生。我们选择后者。
    在我们的圈子里,很多人把杨佳的行为崇拜,认为杨大侠是新时期最著名的人物,但我觉得任雪、胡文海、钱文昭哪个都是民族英雄,山寨国里的事,没有反杀戮,还不更显得中国人没有胆略了吗?事实上,历朝历代,中国这样的民族英雄已经不少了,如果没有这样的人,这个社会就不会更加败坏,就不会推动更多的武力时尚给邓家帮类的及时地送终。所以,我们选择了做民族英雄这条路并不是走于形式。我们得道的是如何的打败流氓集团,也不是哪一个人,或哪几个人的事。
    那么在中国,我们究竟能做些什么呢?利用一切可行的手段,具备一切可行的条件,来一场较大的民主革命。这种条件中,也有对我们民族十分不利的,当然,我们还是优先选择最有利的条件。比如,国内动乱大了,就难免受到侵略,难免有外人插手中国的事务。但我们没有必要否定外在的势力给我们提供相应的发展条件,好使我们具备势力最后战败我们的流氓对手。这是我们不想要也会有的事。
    慈禧历来被我们不齿,可她的“宁给洋人、不给家奴”之心态,我们看了也 有点理,我们的理是“宁做西方人、不做中国奴”,尽管我们并不愿意做西方人,不愿意自己的国家被四分五裂地掠夺,可邓家帮的山寨国存在一天,就说不定我们的国土就将一点点地被蚕食掉,我们的财富就会更多的被转移到国外去,试想,在今天,我们不愿意,能抗拒得了流氓群体这样做吗?我们的国家,被割去的还少吗?我们的财富,被转移的还少吗?
    如果我们拘泥在表面上的价值规律,或停顿在保家卫国的水平上,任由邓家帮巧取豪夺,我们能为维护国家主权,或维护利益做出多少有用的贡献呢?我们能遏止住流氓的流氓行为吗?我们的人民能否不再被强奸、不再被杀戮?
    所以,我在这里再次呼吁海外的志士仁人,用好你的条件,回到国内去,暂时上了邓帮黑名单的同仁,一时不能回,就给国内志士提供些粮草,提供可行的斗争策略吧。也是说,你完全可以用好你的基本条件,在国内扶植你的势力,暂时中国不怕党派众多,不怕内部纷争,只要能使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民主阵营中来,哪怕有点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是说,我们不再希望更多的杨佳似的民族英雄做这样的牺牲——仅仅宰杀几个喽罗,我认为太不值得。我们不能与几个喽罗叫劲,我们的主要对手应该是流氓利益集团的魁首;不希望伍维汉这样的先生被杀害,并能得到法律公正;希望他们能为我们的民主进化奉献出他们的力量和才华,并能唤醒更多的人为中国实现全面民主而能奋斗。
    
    
    2008年11月30日星期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忠欢:杨佳受过酷刑吗?
  • 俞忠欢:杨佳母亲有特权?
  • [改编] 诗歌:杨佳你在哪里/燕云
  • 杨佳事件引海内外质疑中国司法公证/RFA
  • 胡锦涛在秘密处决杨佳后的讲话 /韩雪飞
  • 马萧:关于王希哲先生《关于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杨佳死刑判决声明》的再声明
  •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 俞忠欢:杨佳走了,谁来治警?
  • 关于制作杨佳小挂像的建议/郑存柱
  • 杨佳没有供认杀人
  •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附带总共4656人签名最终版
  • 以杨佳弑警时的心情为被公开谋杀了的杨佳饯行/四大冤案得主
  • 杨佳将永远令中共政权及其刽子手们胆战心惊/沙公非
  • 为杨佳鸣冤送行/柳鲲鹏
  • 一封海外华人们给杨佳妈妈的信 / 韩雪飞等
  •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 祭奠杨佳!谨防更大的阴谋/尤利
  • 付小虹:杨佳受害于中共司法黑暗
  • 马萧:杨佳,您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您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 实拍:北京民众公开悼念杨佳,当局应该慎思(图)
  • 杨佳速死唤起公众同情
  • 杨佳遇害中共疯狂删贴、这是抢救下来大陆网友部分留言
  • 刀客已死,争议未平——民众要替杨佳继续“讨说法”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 中国政府迅速处死杨佳,在欧洲各界引起震动/RFA
  • 张清扬:杨佳案让知识分子群体发生分歧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图)
  • 杨佳父亲起诉二审辩护律师 法院因故暂未立案
  • 凡事讲究规则的好孩子——袭警刀客杨佳的青春档案 (图)
  • 一个穿越了红尘的传奇:大侠杨佳,天下无双 (图)
  • 四川公民为杨佳网上立碑(图)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维权网就杨佳被核准死刑发表声明
  • 网友怒骂中共当局“神速”杀死杨佳(图)
  •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图)
  • 杨佳最后一餐喝粥:神态正常被注射死亡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图)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