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燃油税角利: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在哪里?/古清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6日 转载)
    
    燃油税在世界130个国家通行
     (博讯 boxun.com)

    
    
    燃油税在世界上130个国家通行没有争议,在俺国就有巨大的争议,而且拖至十数年之久不得实行,内中的原因已经没有人不明白,不外乎道路交通相关部门各自争利。这些天来,代表各个集团利益的专家轮番上阵,作出不甚光彩的表演。俺在此不妨要问一句,那么,在俺国各方利益无法关照,那世界上130个国家是如何处理的?俺国的专家脑子偏瘫想不出办法,那就去人家的国家抄吧,抄也抄过来了,这方面还不涉及到专利权。
    
    在俺国,每涉及到一项制度改革,就会跳出一些专家来说事,最近的燃油税的讨论,大抵可以分出两大派系,一方面的专家是不希望改变现行的收费制度,俺国的高燃油价格居然比美国加征了30%燃油税的价格还高出50%,而美国的燃油税还包括了过路过桥费的。俺国在高油价,高过路过桥费,同时征收养路费的情况下,生产燃油的企业,仍然铆足了劲涨价。但是,从目前这种收费制度来看,它将收费体系分散,如果将油价和过路过桥费集合起来,势必形成一个直观的巨高的交通成本数字,那是惊人的,所以各个利益集团都采拖字诀,能多赚一天算一天,决不想改革。
    
    一派希望收费改制,但是心里念着高收税,提出征收30%至50%的燃油税,俺认为,要将燃油税征收到50%,那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就如广岛原子弹,是一种毁灭性打击。燃油税决不能超过30%,而且这个税率一定必须包括过路过桥费。不要以为世界各国高燃油税都是为环保,俺国的特色是凡涉及到能收钱的地方就讲环保,不能收到钱的地方,就不讲环保,俺国的水资源还有哪一处没有污染?但至今讲环保的专家们都是视而不见。说白了,都是一个钱字,能收到钱的地方环保就百般重视起来了。
    
    面对燃油税,俺国专家没有办法,但世界130个国家的办法,里面总有一个办法可以采用吧?
    
    
    
      为什么都是部门的利益,不见国家与人民的利益?
    
    
    
    俺觉得这么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是白搞了,俺从小就被老师和上级耳提面命地灌输爱国主义,如今看来,到了事情的关键,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就搁置到一边去了,呈现出来的都是各地方各部门的利益。各集团为了一己私利,什么稀奇古怪的收税和收费手段都使得出来。课征呼吸税是一个院士级的专家呼吁,然而,课征农民的砍伐税,却是有地方实施而曝光之于天下。
    
    掌管国家的政府,不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俺以为最终要实现的的利益,只有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其他的利益都是次要利益。过去俺们知道,说是燃油税不能实施,主要卡在交通部门的手上,他们有38万人在实施燃油税后会失业。但是,如果按现在的道路建设的趋势,收费站建设的趋势,保准将来会有380万人从事收费事业,那交通部门会说,380万人的饭碗啊,谁来解决啊?可是,在十几年前,公路收费站上以收费为饭碗的人没有38万之巨,当时为何拖而不决呢?
    
    俺认为,如今这种密集式的道路交通的收费站形式,是一种恶形式,将国家梁山化了,高速公路,一二三四级公路全部收费,一段县际公路都安有收费站,这些毒瘤般的收费站,只有痛宰人民的份,对国家毫无益处。但是,为什么每次讨论燃油税时,没有专家出来说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呢?
    
    
    
          在燃油税讨论时蹦出来的弱势群体
    
    
    
    这期间,忽然有专家提到弱群体了,农民的燃油(渔民还没有谈到)问题。貌似这些专家很有良知,然而拨拉一下他们的话语来看,仍然是为了阻止燃油税。俺国石油涨价与国际接轨,跌价与国际不接轨的高油价时代,为何没有见到他们出来谈弱势群体呢?做人不能太专家,俺国国民的判断力不是那么差,那世界上130个征燃油税的国家是如何处理弱势群体的?在这个方面,人家都探索了一个自己的办法,没见哪国农民活不下去,反而是还没有征收燃油税的俺国农民,过得不滋润。
    
    
    
         交通厅局长是一个高危位置
    
    
    
    近些年来,俺国的反贪腐运动中,中箭落马最多的是交通厅局长,以俺的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说哪个省份没有交通厅局长没有落马的。关于这个事实情况,俺以为中央政府和全国人大应该加重考虑了。总是让一些交通厅局长进驻监狱的制度,肯定不属于好制度,应该改革它。
    
    然而,就是这些交通厅局长大权在握把持着中国交通的命运。在俺国媒体欢呼中国道路建设之辉煌的时候,也须看到这个建设过程中的种种之弊端罢。
    
    
    
          税取原本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作为一个人民共和国,俺以为政府的税收制度,其基本原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现在的情况是,取之于民用之于交通,取之于民用之于石油,本来应该是国家的基本建设,向全民提供的公共产品,而将它作为一种提款机,总是不那么恰当。说实话,道路收费,即便没有燃油税,它也只应维持在收回成本,略有赢余。这个方面,完全可以通过公路流量测算,用不着打马虎眼。现在的情况是,收费还贷,贷了还贷。一条道路的使用寿命是20年,收费能收定到30年,前年曝光的广东的收费公路,规定超过百年,这是全世界的神奇创造。
    
    从今天的经济形势看,燃油税不可以超过30%,而且必须包括过路过桥费,否则,俺看不到这项改革的合理性。不改革不合理,把不合理的制度改革成更不合理,那就叫做瞎折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773位车主上书发改委 请求先降油价再征燃油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